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反逆白黑】no zuo no die(二)

在这之前,如果问起鲁鲁修什么叫做乌鸦嘴,他会一脸认真的用树上乌鸦的嘴这种正儿八经的答案回答你,在之后,你再问他什么叫做乌鸦嘴,他第一个会想到的是CC那张说话嘴炮不留地的嘴。

恭喜CC被激活新技能——乌鸦嘴。

当鲁鲁修赶在迟到前一分钟到达医院,然后众人都该干嘛干嘛去的时候他才慢条斯理的脱下黑外套,只穿着白色衬衣,然后套上到达他膝盖上面一点位置的白大褂。

本来就到的晚,吃早餐什么的基本别想了。

嗯,对。鲁鲁修是个医生。但是如果你把他想象成那种一把手术刀玩的贼溜的外科医生那就错了,像他这种手不能拿肩不能扛干那种经常手术台上一站就是一天的活儿可能最后被抬下来的不是病人,而是他了。

就拿有一次来说,抓小偷他第一个追出去,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结果连人家小护士都追过他了,所以说他只能干点心理医生这种只动脑子不废体力的活儿。其他的,想都别想。

然后,当整理好仪容的鲁鲁修医生推开属于自己的那间办公室的之后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他确定今天还没有病人预约看病,就算有也是经由护士安排之后通知他。更别说现在坐在他办公室里的这个青年和他一样穿着医生制服,左胸前挂着的工作证上写着实习两个字。

坐在他办公室里的....实习...也就是说......

“啊,您一定就是鲁鲁修医生吧。早上好,我是枢木朱雀,是分派在您这里学习的进修实习生。”

青年看见鲁鲁修进来站起身,褐色的短发随着他的动作发梢轻轻晃动着,唇角不做作的上扬,翡翠般的琉璃色眼瞳映衬着浓浓的笑意,早晨八点过的阳光温煦而不炙烈,清浅的映照在青年右边侧脸上打出轮廓分明的阴影。

这笑容...还真是灿烂的不行......

鲁鲁修是一个相当自我的人,喜欢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空间,安静,惬意。

而实习生则意味着数不清的问题,数不清的问题意味着吵闹,吵闹意味着麻烦。

鲁鲁修有预感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太轻松。

如果可以可能回到今天早上出门的那会的话,他敢保证他一定会在CC说出这种近似于诅咒一样的话之前用那块粘满奶酪的披萨饼塞住她的嘴。

啊...胃好像有点痛...

脸部肌肉略微抽搐了一下,随后靠在门框上右手捂住自己的胃。鲁鲁修肯定自己胃痛不是因为没吃早餐。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