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瓶邪】不忘(二)



晚上入了夜实在是太冷了。在这样冷得浸骨的天气里一个人在雪山上行进,吴邪觉得自己除了找死这个词,想到的还是找死。

于是也不管时间上是否还赶得上,径自找了个山洞再劈几根结满冰晶白雪的枝桠,火折子硬生生烤了小半个时辰才生起一小堆可怜得不行的小火苗。就这样,还被烟熏火燎了半天差点熏成个火场逃生。这下倒好,就连一向机灵的不行的马儿都嫌弃的调转脑袋宁可和冷风为伍也不愿和吴邪挨在一起,留给吴邪一个马屁股气得他拿着湿漉漉的树枝戳了又戳。

虽然这火小是小了点,可好歹也聊胜于无啊,居然这么嫌弃!

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卷缩着靠成一团上下眼睑止不住的上下打架,挣扎了半天还是抵不住睡意睡了过去。

嗯,只眯一会儿...就一小会儿......

想是这么想,可等吴邪醒过来之后几乎过了一个晚上。手脚四肢冷飕飕的僵硬的要命,骨头缝里好像灌满了冷风又麻又疼。昨晚上那堆可怜的小火苗早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只留下一堆黑炭烟灰,吴邪没被活活冻死除了身上穿的多裹着厚厚的披风之外还得多亏半夜机灵的马儿把他围了起来。不然在这样冷的雪山上估计就长睡不醒了。

山洞口已经露出些许微光,想来是天亮了。手脚活动着随便收拾收拾一番跨出山洞口时吴邪登时傻了眼。

昨夜下了一场暴风雪,山风再一刮,四下望去皆是白茫茫一片,如果说前一天还能勉强分个东西南北找条小路现在就真的是一望三不知。

有些气馁的盘坐在地上。

这下可到好了,还送什么宝刀啊,直接拔剑出来引颈自裁血洒昆仑还来的方便些,魂魄常驻昆仑,十年二十年总归是找得着方向。

刚自我打趣了下立刻想起临行前自家三叔那一脸语重心长的叮嘱。

“大侄子啊,别说是三叔吓唬你,昆仑山那冰山雪原的要真死了直接冻成个冰棍儿那还可以保你千年容颜不变尸身不腐,怕就怕你还热乎着那专吃死尸的秃鹫腐鸟就给你啄了个稀巴烂。啧啧啧,那画面想想就觉得惨啊......”

一开始亏得吴邪以为是自家三叔吓唬他没当回事儿,后来转念一想,自己自从进了昆仑山之后好像是见到不少秃鹫,还不依不饶的追着自己走了一路。得,比起被那些畜生啄烂了吃进肚子里引颈自裁什么的还是放边儿上等会再说吧。

总之还先得到高处去看看,有句话怎么说的,站得高看得远嘛。

深吸一口气,一口冷气着着实实的让他完全醒了神,脚下踩着小轻功沿着山洞外陡削的山壁便跃了上去,只在霜雪遍地之中留下几个一不留神就会漏掉的脚印。

这倒不是说吴邪功夫不到家,虽然有那么一点因素在里面,但其实大部分原因是给重的!

除了吴邪身上从不离身的轻剑重剑两把武器外,这次被三叔骗来送给纯阳宫掌门张启山的黑金古剑更是重的出奇,刚从三叔手里接过来的时候一口气没提上来硬是拿不起来。虽然是从藏剑山庄里打造出来的不过就连吴邪都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锻造的,长了这么大还就只见过这一把。这种好东西轻易就送人了有时候吴邪觉得自家门派还是挺败家的。

山顶一眺,还真让吴邪发现了点东西。倒也不是吴邪眼尖,实在是那一片氤氲鲜红在这一片苍茫之中打眼的要命。

吴邪不太确定那是不是血,但如果真要是血的话,估计该死的差不多都死了伤的离死也没多远了。

得,还是去看看吧。


待续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