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反逆白黑】no zuo no die(三)


没有小伙伴来找我一起玩感觉好寂寞QUQ



—————————————————————————






早晨九点三十分。

如果是往常,这个时候鲁鲁修应该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对着笔记本看起来貌似正在认真的工作之类,实际上他只是正在打打游戏或者浏览一下新闻,更无聊一点的话他会直接黑进医院里的监控系统,看看什么人又干了什么蠢事值得他吐槽乐呵一下。脑袋好使就是不一样,想黑谁就黑谁。

没办法,谁让他平时伪装的太正直有礼,有时候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吐槽欲只能对着电脑碎碎念。所以人家说医疗行业的人通常都有心理疾病这点是真的。

而现在,平日里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鲁鲁修医生手边摆着一杯青年给他倒的咖啡,面对电脑是真的在研究学术!

你以为他想吗?这是没办法逼的啊!一个小时前突然出现在他办公室里差点闪瞎他双眼的青年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背着双手站在他的背后,一双眼睛堪比放射室里的X光戳得他浑身难受。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家伙哪里来的那么多话?问问题也好套近乎也好他已经喋喋不休的说了一个小时了。

朱雀同学,你不累吗?你不渴吗?你这样站着我看着都替你感到辛苦啊。

“唔,朱雀你可以喝点水,熟悉一下办公室环境然后休息一下。这样站着很累的”
“没关系的,我读书的时候被罚站一早上都不累,而且在老师你来之前办公室我就已经转了好几遍!”
“这,这样啊......”

你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啊!!这是我的办公室好吗?!我!的!办!公!室!你一声不吭跑到我的办公室里坐着还不客气的转好几遍!知不知道什么叫隐私啊朱雀同学!就算办公室除了办公用物那也是隐私!

而且你不累我累啊!你这样盯着我我坐得很辛苦啊!坐久了腰好疼,疼疼疼,而且我很讨厌咖啡啊!

心中早已是万马奔腾的鲁鲁修默默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九点三十五分,才过去了五分钟。

啊,他感觉自己的胃好像更痛了一点。

另一边,蠢蠢不自知的朱雀同学还在“啊,鲁鲁修老师说话声音好温柔。啊,鲁鲁修老师看起来真是纤瘦的美男子。啊,鲁鲁修老师和其他人说的一样真是又好看又温柔又有礼貌”这种表面现象的不自知中沉迷。

朱雀同学,你怎么就学不会透过现象看本质呢。没看见你的代课老师已经一脸蛋疼的表情了么。

“老师你看起来似乎...不太舒服的样子?”

你总算发现了吗?鲁鲁修真是感到欣慰啊。

“我只是有点胃疼...”

只要你别再来给我添麻烦的话我相信马上就会好的。

“我觉得你需要吃点药。”
“其实这是老毛病了不管它一会儿就会好的。”
“讳疾忌医是不好的行为。老师。”

朱雀声音沉了下来听起来有点严肃。

想是这么想,但鲁鲁修诡异的发现胃痛不但没有好一点反而疼得更厉害了。一开始只是腹部中间有点抽动,现在已经是整个肚子都在一扭一扭的疼。不吃早餐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怎么偏偏就今天疼得这么厉害。

“好吧,那麻烦你在书柜中间的那个抽屉里帮我一下胃药可以吗。”

虽然心理医生只是个脑力活儿,可好歹也挂着医生两个字。一般常备的感冒药退烧药胃药什么的还是有的,除了这些还有镇定安眠药。像鲁鲁修这种柔弱体质不要多只用给他一拳就可以倒地不起,他实在不想在给病人看诊中途被一拳K.O然后抬出去。

“老师,其实我想说......”
“嗯?什么?”

朱雀把整个抽屉全部拉了出来。里面平时被码得整整齐齐的药物现在看起来一团乱七八糟,一看就是被人翻的。

而罪魁祸首正一脸傻笑的对着鲁鲁修。

“胃药是哪个?”
“就是那个白色包装盒。”

朱雀同学有点欲哭无泪。

“可是里面基本都是白色包装啊。”

等等——

他会这样问意味着——

“你不知道胃药的名字吗?”
“......是的......”

呵呵呵呵,好奇啊,鲁鲁修真的是很好奇啊!

“你...读书的时候都干嘛去了?”
“跑步...打球...偶尔会在武术道场里和人打打架......”

总而言之一句话,除了看书其他什么都干了。

人生为何如此艰难。鲁鲁修对别人伪装了好几年的和煦温柔礼貌的面具在面对朱雀同学不过短短的一个小时左右,“啪”的一声,从中间裂开了。

“朱雀同学我真是好奇你脑子里装了豆渣这样都可以顺利毕业。”

诶——?

被进行了语言上的人生攻击的朱雀同学脑子哐铛了一下。传闻中温柔礼貌的老师为什么变成了毒舌吐槽?是哪里出了问题啊啊啊!!


TBC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