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反逆白黑】no zuo no die(五)


其实关于带个学生这种事情,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件很麻烦的事,特别是当你遇到一个脑子不开窍蠢的要命的学生。但有时候又是件特别舒爽的事,同理,遇到的还是不开窍的蠢家伙。

就拿鲁鲁修来说。虽然脑子是比一般人好使但也有个缺点,当然说的不是他毒舌,而是他简直懒到无法想象。口渴了,看看杯子里没水宁可忍着也不愿意走两步去接水。东西掉了,就在他脚边如果不是他要用绝对连腰都不会弯一下。这也从侧面解释了为何鲁鲁修还不如一个小护士。

而医院把朱雀塞给鲁鲁修,除开有点蠢这一点,其他的简直是为鲁鲁修量身找的。

渴了,只用眼睛瞟一眼空杯子朱雀立马屁颠颠的跑去接水。每天早上都不用说,桌上必定会放着热腾腾的早餐。只要在医院一日三餐一周七天不带重复。养的鲁鲁修多年的胃病都老实了。有时候看诊之后累了还会狗腿的给鲁鲁修按摩捏肩。

这么一个堪比庸人的家伙去哪找?虽然蠢是蠢了点可好歹免费!

“鲁鲁修,一会儿修奈泽尔会来拜访你还不准备一下报告吗。”

躺在沙发上的鲁鲁修两手枕在脑后,脑袋搭在朱雀腿上眼眸半闭看起来相当悠闲,只见他两条长腿晃了晃然后屈起交叠。

“那个早秃的家伙来也不会有好事。”

早秃...

“人家修奈泽尔才二十七?还是二十八?你这么说人家听到会哭的噢。”
“如果连他都会哭的话我一定会鼓掌的。”

坐在鲁鲁修边上,正在给他按摩脑袋的朱雀叹口气。正准备说点什么门就被敲响了。于是抬起鲁鲁修的脑袋整理了一下白大褂准备去开门,还不忘叫鲁鲁修起来。

“快起来了。被人看到不好哦。”
“......朱雀你真是有够啰嗦......”

磨磨蹭蹭爬起来。还不等他坐好朱雀就打开了门。

修奈泽尔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朱雀彬彬有礼微笑着朝自己点头的模样。再扫了一眼看到的就是鲁鲁修头发乱七八糟从沙发上爬起来,脚步刻意顿了顿把跟在自己身后的基诺拦了一下,等鲁鲁修总算坐直了才走进门。

修奈泽尔名义上是鲁鲁修的上司,另一面和他也是表兄弟。今天打着看报告的名义过来其实他只是为了看看自己表弟是否还活着。

不怪他,实在是基诺说的有些吓人。

刚开始他还担心被派到鲁鲁修手下的学生会被鲁鲁修各种刁难羞辱。结果被基诺知道了之后说他杞人忧天。然后就说了一些这位叫枢木朱雀的同学的英雄事迹。

例如在街头见义勇为抓小偷结果追了人家五条街最后把小偷累趴在地上而他自己只是出了点汗,再例如和人打架只是轻轻一脚就把人踹飞出去断了两根肋骨。说得津津有味的基诺本来是想打消修奈泽尔为朱雀的担忧,结果阴差阳错修奈泽尔更加担心自己嘴上不饶人的表弟。

他实在不想表弟难得一次想起自己这个表哥却是因为被他的学生一脚踹到医院病床上。

就目前的情况看来,表弟应该还是比较平安的。

“鲁鲁修,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样子。”

一进门就被念叨的鲁鲁修撇撇嘴翻了下眼。

“有闲心管我不如管管你快秃的脑袋吧。”
“你,你——!”

修奈泽尔简直气吐血。虽然他是和鲁鲁修的父亲比较像,可他才二十八好吗?!就算要秃那也是很多年以后!

眼见修奈泽尔的脸色由红变白,由白变青简直快黑了而始作俑者还一副眼睛长头上的样子。担心修奈泽尔气吐血的朱雀适时给他找了个台阶。

“那个,修奈泽尔医生先坐吧,要喝水吗?还是咖啡?”

深吸了口气修奈泽尔强压下快吐血的心。这个时候再看来这个被基诺形容得破坏力巨大的青年简直不知道比自己那个表弟好多少倍。

“啊,不用客气给我一杯——”
“不用管他,朱雀。把报告给他叫他快点滚。”

可怜修奈泽尔话还没说完再度被梗了回去。鲁鲁修!!虽然是表哥可好歹我也是你哥哥啊!!你就不能好好和我说一次话吗?!你知道每次都这样被你伤害哥哥我有多难过吗?!

啊啊啊,朱雀,枢木朱雀同学是吗?可以请你一脚把我这嘴欠的表弟踹进医院让他长长记性吗?

识相的朱雀默不作声的从抽屉里拿出一早就被鲁鲁修做好的报告放在修奈泽尔面前。然后眼观鼻,口观心。

灰溜溜的摸摸鼻子。修奈泽尔强迫自己对朱雀露出笑容。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有多狰狞。

“朱雀...你,你没事的话和基诺出去买点吃的来吧,鲁鲁修胃不太好所以......”
“我知道鲁鲁修胃不好,放心吧。”

说完拉上一进门就被当空气的基诺就走。脚还没夸出去又顿住。

“鲁鲁修,有什么想吃的吗?”
“啧,随便什么都行。”

见鲁鲁修眉头紧紧邹起朱雀再度开口。

“头还疼吗?”
“啊.......”
“那等一会儿我买吃的回来再给你捏捏吧。”

本来被头疼闹得烦心的鲁鲁修立刻两眼一亮。

“那记得快回来!我等你!”

朱雀显然被鲁鲁修这句叮嘱愉悦到了,点点头拉上基诺就走,留下这两兄弟独自聊天,至于是增加感情还是修奈泽尔单方面受虐,就不得而知了......

“鲁鲁修,你这德性就不能改改?”
“为什么要改?改给谁看?你吗?”

连续三个问句问的修奈泽尔哑口无言。明白自己是说不赢这个表弟的只得无奈认命。

“还好娜娜莉不像你。”
“哼,我的娜娜莉当然是世上最完美的妹妹。”

这个妹控......

修奈泽尔先生您似乎忘了,您这么关心你的弟弟在别人眼中看来另一个名词是弟控。

另一边。

莫名其妙被拉出来的基诺反应过来有些幸灾乐祸。

“我说朱雀,没想到鲁鲁修老师那么刻薄,怎么样,在他手下做事很难受吧哈哈哈。”

眼睛直视前方的朱雀难得没有和基诺针锋相对。两眼轻描淡写的瞟了一眼鼻腔哼的一声极尽嘲讽。

嗯?这家伙今天吃错药了吗?

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反击基诺的眼神就像见了鬼。过了好一会儿他好像反应过来什么。

“我说!你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他说怪不得这家伙向来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性格,怎么到鲁鲁修手下又是端茶倒水又是按摩捏肩的!感情是看上人家了!

“基诺,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噢。不然——”

停下脚步笑眯眯的看了基诺一眼。深知越是笑的灿烂的朱雀越是认真这个道理基诺耸耸肩。

“我会很生气的。”

啧啧啧,这家伙是认真的。

得到基诺了然的回答朱雀满意的点点头笑的更加灿烂。

这些家伙怎么会明白,温柔的时候,刻薄的时候,别扭的时候,慵懒兮兮的躺在自己腿上的时候。每一个不同模样的鲁鲁修,都是那么的迷人。


TBC





评论

热度(22)

  1. 暗玥公主kanis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