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瓶邪】不忘(三)


身为一个无论性格还是修养都比较不错的青年。不管不顾这种事吴邪还是做不出来的。于是想着去看看,立马脚底生风般行云流水的踏着皑皑白雪便跃了过去。

其实就这一点来说确实看得出来吴邪是没怎么经历过江湖的。若是换了吴邪他三叔吴三省来的话估计两眼一闭装瞎摸着就走了。

江湖上这种事情多了去了。随随便便为了点儿破鸡毛蒜皮的事儿就可以闹的腥风血雨,今日你杀我一人,明日我便灭你全家。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说起来谁都怪不了谁。只能怪自己功夫不到家,运道不够好。

再者说了,别看谁输谁赢实际上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鸟儿。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今天多手去帮别人y一把,先不说人家记不记你的情,赶明儿被追杀的说不定就多个你。

可惜,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吴家三爷千叮咛万嘱咐恰恰就少说了这么一句话。

少管闲事。

也不知道吴三爷知道了会不会把自己给气个半死。

于是当吴邪看到被十好几个蒙面人围攻的是个穿着纯阳道袍的小哥时候更是跟打了鸡血似的抽出背着的轻剑呼啦一下冲了上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那边的黑衣人就劈了过去。

若要问吴邪如何分得清好坏,呸,看那一群连脸都不敢露的家伙会是什么好鸟?

吴家三爷还忘了提醒自家大侄子一句。以貌取人是不好的。

蛟龙入海大约形容的就是吴邪了吧。一剑在手身形灵动,好几次眼看黑衣人的剑要落在他身上不过眨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这倒不是说吴邪功夫多么好,是在是对方功夫平平不过是仗着人多势众而已。

莫名其妙加入的战斗力让黑衣人摸不着头脑,不过随即,十好几个人便分开两拨一面专心对付那穿着纯阳道袍的小哥,一拨便专心对付起吴邪来。

一下子少了一半人的围攻那小哥顿时压力骤减,看起来似乎还有些游刃有余,另一边可就苦了吴邪了,藏剑山庄的功夫他虽说学了个全,可一来学艺本就不精,二来又是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叫他对付一两个人还好说,突然被这么多个人围攻就手忙脚乱得不行。

眼见黑衣人当空一刀砍下来,剑招还未收回的吴邪心下一惊却是来不及回防,只得身体扭转以祈求别砍中脑袋就好。身体刚动,一柄长剑隔空便从侧面突入直直拦下那对着吴邪当头砍下的一刀。

回过头,发现是那小哥。

——这小哥长得可真好看。

不得不说吴邪的粗神经,在这般危险的当口下还是走了神。

吴邪自小便生长在杭州。那地方山清水秀美人自是不少,苏杭多美人可不是句虚言而已,不说其他人,就拿吴邪生长的藏剑山庄来说身为天下九大门派之一美人与财势自是不缺,可那地方倚山傍水,出来的人骨子里都是一股子浓浓的温言软语的味道。却没有一个人像这小哥,黑色的长发披散在不知是冷的还是失血过多苍白的脸颊两侧,青晖似的眸子里仿佛装着这一座雪山,清冷幽寂,宛若这昆仑山上的一抹孤魂,清寂孤傲得让人心里一疼。


待续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