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反逆白黑】no zuo no die(八)


感觉有些沧桑的破烂的和式小酒馆。一张长桌,两瓶酒,外加几样小食。朱雀和基诺两个人一人坐一头。

朱雀一脸淤塞之情,期间那两瓶烧酒基本是他一个人喝掉的,另一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基诺有些莫名其妙。他记得自己不是经常跟朱雀吵架吗?为什么会被朱雀拉出来一起喝酒啊?!这个剧情走向不太对啊!

“朱雀...你...你这是...?”

试探性的开口,只见朱雀原本翡翠般的眼珠显得相当黯淡。

“基诺...我好像失恋了...”
“啊?你被鲁鲁修甩了吗?等等,你们根本就没恋过哪来的失恋这么一说啊!”

啪——

基诺看见朱雀手背青筋直冒,被捏着的酒瓶子好像发出了什么声音。

“对不起,请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识相的基诺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这一边气氛阴郁,另一边被竹帘挡着的所谓雅座,鲁鲁修跟做贼似的蹲在里头,两指把竹帘扒拉开一条缝鬼鬼祟祟的偷看,他面前的修奈泽尔比基诺还要莫名其妙。

这实在也不能怪鲁鲁修。

最近的朱雀实在太反常了,和他说话经常走神,看起来闷闷不乐的。问他又什么都不肯说也怪不得鲁鲁修会想出跟踪这种损招。

“咳,鲁鲁修你这是...?”
“关你什么事。”

和我无关你倒是别拉着我来啊!

可怜鲁鲁修跟踪朱雀好几天,每次都是被朱雀甩了老远追上去早不见人影,难得一次被他偷听到朱雀邀约基诺出来喝酒,如果不是一个人太丢人他绝对不会叫上修奈泽尔德。

虽然被鲁鲁修嘴炮暴击修奈泽尔还是耐不住好奇心和鲁鲁修蹲在一起扒拉竹帘偷看那边的两个人。一会儿看看闷闷不乐的朱雀,一会儿又看看聚精会神的表弟。

“我说鲁鲁修...你这是在抓奸么?”
“......”

你才抓奸!你全家都抓奸!朱雀那个白痴敢给我戴绿帽子么?!呸呸呸!你才被戴绿帽子呢!

眼神激光凌迟修奈泽尔。这边厢鲁鲁修走神不过一小会儿那边刚才还郁郁寡欢的朱雀竟然和人吵起来了!

天知道鲁鲁修整个人都震惊了。朱雀那老好人也会和人吵架吗?!这还不算完,似乎为了打破鲁鲁修一向以来的映像,只见朱雀抬腿一个回旋踢就把那个骂骂咧咧的男人踹飞了出去啪的跟条死鱼似的躺地上。

基诺幸灾乐祸的跳起来鼓掌。

“哇哦!好久没见了!朱雀飞踢!”

这...突然就动手和朱雀平时形象不符啊!

想想自己平时对朱雀各种使唤,鲁鲁修突然觉得胸口有点疼。这家伙没跳起来给自己一脚实在是对自己太好了。

谁知道被踹地上趴着的那家伙抽了两下,立刻跟小强似的爬起来手指着朱雀挽袖子看样子准备大干一架。旁边另一个看起来比较清醒的男人拉都拉不住。

“我告诉你!你死定了臭小子!”
“玉城!你冷静一点!”

看朱雀摩拳擦掌的样子鲁鲁修觉得他肯定会解酒装疯把那个男人狠揍一顿的。于是立刻拉上还在看热闹的修奈泽尔跑过去劝架。

谁知道鲁鲁修刚跑到朱雀身后朱雀便抬手准备给那个叫嚣个不停的家伙一拳,抬起的手肘直接狠狠一下撞在收势不及的鲁鲁修脸上。

鲁鲁修只感觉脸上鼻子一痛,脑袋晕乎乎的接着鼻子下面就湿乎乎的。

“啊啊啊!鲁鲁修!你流血了鲁鲁修!”

天知道跟在鲁鲁修后面目睹全程的修奈泽尔整个人都快炸了!表弟啊!他的表弟啊!他柔弱的一拳就被K.O的表弟啊!流血啦!!

属于半醉酒状态的朱雀无论什么时候都对鲁鲁修的名字敏感得要命,回头扫了一眼就看见鲁鲁修站在自己背后鼻头红红的,鼻子下方更是挂了两条红艳艳的血痕正嘀嗒嘀嗒的滴落在胸前,然后愣了愣。如果说修奈泽尔还只是炸了朱雀简直就是炸飞了!

“鲁鲁修!你流血了啊啊啊!那个混蛋敢打你我要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掰断!!”

在掰断别人的手指之前你可以考虑一下先掰断自己的......

嘴里几乎塞得下鸡蛋的基诺默默坐下缩在一边。这时候的朱雀基本上就是谁惹谁死。

而受害者,鲁鲁修相当淡定的用袖子擦了擦鼻血,在白衬衣袖子上留下红殷殷一片,狭长锐利的紫眸动也不动的看向朱雀,气势里有些不容拒绝。

半响,紧抿的薄唇轻启。

“朱雀...我头好像有点晕...”

说着,还应景的晃了晃。

身为鲁鲁修的l忠犬的朱雀一把抱起脸上一片精彩的鲁鲁修风一般丢下认识的,不认识的几个人。

被踹了一脚的玉城真一郎摸摸的看一眼蹲在一边假装大型犬的金发青年和另一个同为金发在寒风中摇摇欲坠的青年。

这特么都是些什么事啊!!!


TBC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