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在血与汗中交缠的吻


起风了。

然而这缕微乎其微的风吹到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亚连身上并没有起到丝毫作用。

闷热依旧。

热带从林里好像连空气都是湿漉漉的,阳光透不过层层交叠的树叶掩盖之后剩下的只有一个个落在地上隐约消失的光斑。及膝的草丛有小腿这么高,地上腐朽枯死的树叶发出一阵又一阵的腐臭气息。

就像呆在一个臭乎乎的大蒸笼里,身上的作战服就没有干透的时候,粘腻的贴在身上连汗都发不出来的滋味简直让人难以忍受。偏偏还得从头到脚包个严严实实,不然热带丛林里的蛇虫鼠蚁可能只用一口就让人永远的留在这里。

低头看看自己被迷彩长裤包裹着的腿。脏兮兮的颜色下左小腿处看得出来有些血色,晕染开来大半条左腿看起来血呼呼的一片。

走起路来有种撕裂的疼痛,看样子估计子弹卡在小腿肌肉里了,不过万辛的是血似乎止住了。

再看看走在前面开路的神田。即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他的那头黑发都只是随意的绑成一束,看对方即使背着快三十公斤的作战准备依然走的轻松亚连就忍不住恶劣的想想对方头发黏在后颈上那种好像虫子爬过似的感觉。

自我娱乐着,不过亚连并不打算要求原地休整。在两个小时前他和神田遭遇了敌人的伏击,一边打一边退,神田开路他殿后,作为殿后,他只是腿上挨了一枪而不是被对方用M82的那个混蛋一枪爆头他简直就该烧高香了。95机枪早打空了弹夹不知道扔哪儿去了,一边反击一边逃命,到现在还没完全脱离包围圈,身上的武器早用了个七七八八,粗略扫一眼亚连发现自己身上也就还剩下一把作战刀,更别说还受了伤,这时候要求休息一旦被敌人追上就是一个死。

自己不想死,更不想拖累神田一起死。

然而天似乎不从人愿,一直到左腿几乎痛到麻木跪在地上强忍疼痛的亚连才想起了子弹不及时挖出来只会造成更严重的二次伤害。

后边响动一起神田立刻转身半跪抬枪瞄准,一系列动作迅速精准的亚连想拍手叫好。

回头看发现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追兵,而是某个他眼中的豆芽菜跪在了地上。被头巾包裹住的脑袋边上垂下一缕银灰色的短发,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舒了口气神田收起枪走向亚连,在他印象中亚连并不至于柔弱到两个小时的负重奔袭就体力不支的跪倒在地。果不其然,他扒开草丛略略扫了一眼就发现亚连左小腿明显的血迹。

“啧,你受伤了为什么不说!”

神田一直在前面开路,要注意陷阱,还要注意脚下随时会出现的地雷神田完全没时间回过头看一眼,只能凭借身后的呼吸声和脚步声确定亚连还跟在自己身后,也因此根本不知道亚连受了伤。

“只是小伤而已。”

小伤?小伤会体力不支几句战不起来?!

手放在亚连小腿上捏了一下立刻换来对方一声忍痛呜咽顿时心头火起。

“你这叫小伤?!”

亚连明显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一边还想硬撑着自己站起来。

“只是子弹卡在里面了。脱离战圈挖出来就没事了,真的。”

神田的手劲很大,还没撑起来的身体被神田两手按肩再度压坐回地上。

“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再说。”

这句话似乎惹怒了亚连,啪的一下一掌拍开神田的手。

“神田 优!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软弱!别忘了我也是个士兵!”

两人很有默契的扭头看了一下远处收敛情绪。

“不管怎么样...都得先休息,不然你只会拖后腿。”
“......嗯......”

把亚连的手绕到自己脖子上,另一手扣住亚连的腰把他拖起来。

人就是这样,受伤了没人发现的时候总是能忍则忍,一旦被人发现了就好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撇嘴苦笑,就好像在撒娇一样。

“等等,我们为什么往回走?”
“刚才我们路过了两棵腾缠树。去那里。”

神田说的是一颗榕树。上面缠满了鲜活的藤蔓。一眼望过去遮天盖地黑压压一片。

“你疯了!我们好不容易要脱离包围圈!”

现在亚连觉得他疯了。这个疯子竟然想自投罗网?!

“拖着你这个瘸子还怎么逃?”

神田低头看了一眼亚连,从亚连的角度看过去神田的侧脸看属于亚洲人的柔韧轮廓突然显得很刚毅,并且坚定。

“老子要让那群垃圾永远走不出这个地方。”

傻了眼,熟知神田臭屁性格的顿时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给他这番霸气外露的发言鼓鼓掌。

唉...谁让自己拖后腿呢...



把亚连拖上榕树神田还扯了好一堆乱七八糟的藤蔓搭了个看似自然的屏障。

因为失血的缘故亚连靠在树干上得以休息就有些昏昏欲睡,神田也不叫醒他,就自己抱着仅剩的一只巴特雷M82狙击步枪,虽然子弹也没几颗了,好歹关键时刻还可以当棍子使。

神经绷到极致,然后神田听到树枝被踩断的声音。默不作声的拍了拍亚连的脸将他叫醒,随后把M82交给亚连。示意亚连到时候充当狙击手,见亚连点点头自己则从腿上抽出战术刀。

神田的这把战术刀是特制的,比一般的军用战术刀长出将近一倍,比起战术刀某些方面更契合于小太刀,这完全是因为神田出身日本惯用武士刀的缘故。

追踪的人有七个,正如他所想象的那样这群人只顾着地上他们先前留下的血迹,而没有人想着抬头看一看脑袋顶上。

悄无声息两腿勾着树枝倒立出现在最后一个人背后,然后一手捂住那人的嘴战术刀从他的脖子划过直接在那人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的情况下一刀割断喉咙。

对树上的亚连打了个手势。随后小心翼翼把那个被他一刀割喉的人放在地上,可惜还没等他再有进一步动作前面的一个男人刚好转过了头!

在男人开口的瞬间神田的身体猛然向前突刺捅穿喉咙!温热的血喷了神田一脸但还是晚了一步!

“偷袭——”

前面的人纷纷转身射击,与此同时躲在树上的亚连也开了枪!一枪命中眉心直接打烂了大半个脑袋!

还有四个!

虽然对方并不是什么正规军队但丛林战似乎也相当熟悉,各自找好掩体三人对着树上的亚连开火!另一人对准神田!

弹火下亚连冒着中弹的威胁再度开枪命中一人!

对那群人来说狙击手的威胁远远大于一个只有一把刀的敌人。被火力打得冒不了头的亚连东翻西找居然还给他找出一个手雷!

敌方火力比他们猛只能搞死一个算一个了!

于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甩了出去趁着爆炸瞬间一个到空翻从树的另一头翻下来,受伤的脚落地的瞬间剧痛几乎让他跪在地上!本以为炸不死至少也得炸蒙好一会儿,却没想到就在亚连落地的时候另一个人直接从背后冲上来一脚踢飞手上的M82。一手掐住亚连的脖子就往树干上抵。

一个尖兵,一个狙击手,神田与亚连的默契配合远不是一群随便聚在一起的乌合之众能比拟的,如果不是一开始给他们两个设下陷阱埋伏估计现在他们两个早悄无声息的干掉这群人了。

而现在,亚连受了伤身上甚至只有一把刀!脑袋撞在树干上晕了一下连刀都抽不出来。

“豆芽菜!!”

另一边被两个人围攻的神田单手拿刀看见亚连被掐得脸色发青几乎目玼欲裂惨叫出声!

然而挡在他面前的两个人让他连跑到亚连身边的机会都没有!

“亚连 沃克!!”

缺氧的亚连勉力睁开眼,就见神田单手拿刀朝自己甩了过来!

这个白痴...连武器都给我了你自己怎么办!!

战术刀擦过脸颊拉出略深的一条血痕然后钉在树干上,就势握住刀柄拔出刀恶狠狠的一刀从掐住自己脖子的男人太阳穴捅进去!眼睁睁看着男人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珠至死不肯放开掐住自己脖子的手。

那边没了武器的神田回头踩着树干腾空跃起扭腰回身一个膝顶顶在追着自己来的男人头上直接顶翻在地,然后拔出后腰上插着的p226式手枪插在另一个的嘴里!脑浆飞迸!

单膝落地神田深深喘了口气,不过短短几分钟但体力消耗无疑是巨大的。单手撑起身体走到被自己膝盖顶到脑袋短暂昏厥的男人面前。

“我说了,要让你们这群垃圾永远都走不出这里。”

扳机叩响。空沧的余响惊起阵阵飞鸟。把还掐着亚连脖子的尸体提起来丢在一边。双膝弯折跪在亚连面前四目相对。

“我还没死呢你跪个屁。”

一侧脸上全是血,脖子上两个红得发紫的手印让亚连看起来有些惨不忍睹。他自己倒是不太在意,看在神田眼里却连心都纠了起来。

天知道神田有多害怕刚才亚连会被这么活活掐死。害怕到连武器脱手都不在乎。

一把扯下亚连脑袋上的头巾胡乱抹了抹对方血迹斑斑的脸,然后掐着对方的下巴拉向自己恶狠狠的吻了上去。

在这个满是尸体和硝烟的地方,含着血和着汗仿佛要把亚连吞吃入腹的亲吻他的嘴唇。

亚连不反抗的闭上眼任由神田有些凶恶的舔吻自己,品尝彼此带着铁腥味道和后怕心情忘情的回应。

还活着,真好。











评论(4)

热度(54)

  1. 一叶知落秋木苏kanis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