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反逆白黑】no zuo no die(十一)


在朱雀家洗了个澡换了一身从头到脚不属于自己的衣服,包括连里面穿的内裤都换成了朱雀纯情小处男似的白色棉质内裤的鲁鲁修神清气爽挥别朱雀。

当他回到家推开门的那一刹那看见CC少见很正经的坐在沙发上心里咯噔一下。

别看CC平时一副不着调的样子,身为一个从小把鲁鲁修和娜娜莉两个小屁孩拉扯大年龄未知的女人,一旦正经起来还是会让鲁鲁修认真对待的。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七八岁的时候,那时候自己带着娜娜莉溜出去玩结果迷了路,娜娜莉还摔伤了。从小身体就不算好的鲁鲁修硬是背着娜娜莉走了快两个小时。谁也不知道那时候小小的身体哪来的力气。当他们被CC找到的时候天都快黑了,那时候的CC就和现在一样,平时嬉笑不着调的脸上半点表情都没有。

虽然CC最后也没有训斥他们一句,可鲁鲁修就是知道CC生气了。也是自那以后,鲁鲁修突然一下子懂事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虽然CC只是被拜托照顾他们甚至连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但对鲁鲁修来说CC比他脑海中早已模糊不清的父母要重要得多,他并不想让CC为自己担心。

“鲁鲁修,坐下。”

难得没有反驳的,鲁鲁修走到CC旁边坐下。

“鲁鲁修,你学坏了。”
“哈?”
“你昨晚上没有回家。”
“我以前也经常在医院过夜的吧。”

确实,有时候忙起来鲁鲁修好几天不回家都是常事,反正医院里有床有被子,甚至还有几件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所以一夜未归对鲁鲁修而言真的不是被说学坏的理由。

只见CC站起身来,手指先是戳了戳鲁鲁修的胸口。

“你夜不归宿,回来穿的还是我从没见过的衣服。而且——”

猛然对着鲁鲁修的脸就凑了上来,鼻子在他的脖子旁边嗅了嗅,然后又退开。

“你身上有其他男人的味道。是那只卷毛狗的味道”
“......”

说别人是卷毛狗,鼻子这么好使的你更像狗一点吧......

“这能说明什么?我衣服脏了,既然是别人的衣服有味道也是很正常的吧,还有,别叫人卷毛狗,这很不礼貌,他叫朱雀。”
“朱雀......”

这个浑小子居然敢打自己家孩子的注意,而且看鲁鲁修这么急着帮他解释的样子显然成功了一大半。

“你在维护他。”
“所以?”
“虽然你从来没有表现出对同性有比较明显的喜欢,但你是喜欢那家伙吗?”

脑子轰的一下。智商超高但情商基本为零的鲁鲁修瞬间傻了。

“别,别傻了!这怎么可能”
“并没有人规定男性不能在一起。”

有些狼狈的往后退想避开CC略显凌厉的眼神压迫。可是他坐在沙发上还能退到哪儿去?最直接的就是仰身倒靠在沙发背上。

“你喜欢他吗?”
“他是男人...而我也是!”

两手捧住鲁鲁修的脸,CC原本带有浓浓压迫意味的眼神忽然就柔和了下来。

“这并不重要,告诉我,你喜欢他吗。”

关于朱雀,他确实表现出了超出一般人的容忍度和喜爱,但他一直都只是把那当做同龄人之间的相处,或者说在发现自己并不如外表表现出来的这种伪善面目之后还依然愿意守在自己身边的这种态度让鲁鲁修轻易的放下对他的防备。但说实话,鲁鲁修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他。喜欢上和自己一样同为一个男性的朱雀。并且是由CC用这种方式点醒。

当他前一晚上听见朱雀说有喜欢的人的时候那种无所适从的沉闷与不快好像都有了解释。

因为喜欢他。

有些狼狈不堪的别开头不去和CC对视,而这似乎是对于CC的问题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是喜欢啊。

松开手,CC两手捂住前胸潇洒的转了半个圈倒在沙发上。

“孩子要被卷毛狗抢走了,妈妈我好难过啊。”
“你是谁妈妈啊!!别乱说!”

气呼呼的反驳,随后好像泄气般的仰头望向天花板。

“而且喜欢又能怎么样...朱雀他有喜欢的人了...”
“哦~?说来听听。”

静下心听鲁鲁修几乎原封不动的转述了朱雀前一天晚上说的那些话CC笑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那只卷毛狗提到鲁鲁修名字的时候眼里的神采飞扬和难掩的情意是除了鲁鲁修这个呆头鹅可是谁都看得出来的。也就鲁鲁修还傻乎乎的以为自己失恋了。

“你笑什么!”

无视鲁鲁修脸色通红气急败坏,CC至少笑了好几分钟才擦擦眼角身理性眼泪。

“我说...外人面前装出一副温柔的样子实际上刻薄又讨厌,你不觉得说的就是你吗?”
“......”

啊?!

朱雀喜欢的人人是自己,鲁鲁修还真的没想过。




另一头朱雀家,让鲁鲁修没想过的事还有一件。

从衣物篮里收出鲁鲁修衣服的时候一件黑色的东西落在了地上。当朱雀捡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是鲁鲁修的内裤。

看着那条小小的黑色内裤朱雀痴汉属性彻底爆发。手抖啊抖的强忍唾沫小心翼翼把那条内裤拿到面前,然后凑过头闻了一下,幸福的几乎晕倒在卫生间的地板上。

啊...鲁鲁修的内裤...满满的都是鲁鲁修的味道......

好幸福,啊,快要死掉了怎么办。

然后以为自己单恋的朱雀悲催的发现...自己硬了...对着一条鲁鲁修穿过的内裤硬了!!

不行!枢木朱雀!对着一条内裤自己撸啊撸什么的和变态有什么区别!你快清醒一点!

不不不,那并不是一条简单的内裤!那可是鲁鲁修穿过的内裤啊!!

如果这时候有人在现场的话就会看见朱雀一会儿板起脸正经的要死,一会儿自己咧嘴傻乐就跟个神经病院里跑出来的似的。

然而满心满脑都是鲁鲁修的朱雀最终还是被脑子里叫嚣着的小恶魔诱使握住自己灼热的欲望。

当朱雀一手捏着那条黑色的小内裤在自己手心里泄出来的时候内心简直是要哭出来了。

感觉自己真的和变态划上等号了...




TBC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