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反逆白黑】no zuo no die(十二)


就在朱雀觉得自己越来越变态的时候,鲁鲁修也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好。

关于CC的猜测,好吧,其实基本也就是事实。鲁鲁修心底还是有那么一小点儿窃喜的。

想他鲁鲁陛下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朱雀那只卷毛狗怎么可能放着自己这么优秀的大好青年去喜欢别人呢。

所以说前一天晚上还觉得失落的人到底是谁啊!!

不得不说,无论鲁鲁修在智商上可以甩朱雀几条街一旦和恋爱有关智商立刻下降为零。

但是,一向眼睛放头顶上的鲁鲁修怎!么!可!能!去!表!白!

于是两个人一个以为对方有情人,一个自恃清高等着对方眼巴巴来给自己表白,这么一来二去明明两个字就可以皆大欢喜手牵手回家两个人硬生生拖了近一个星期!

鲁鲁修心里那个急啊!就跟猫爪子在心里一挠一挠的。心急之下最明显的结果就是嘴上更加讨厌。

可怜傻乎乎的朱雀还没明白自己哪里又惹对方不开心了。

和往常一样,鲁鲁修要加班写病历写报告。鲁鲁修不走朱雀自然也不会走。两个人加班到七点过,夏日里天都快黑了,其他护士医生也早都该下班下班。就剩朱雀和鲁鲁修还呆在办公室。

一边写着病历一边还有空分神偷看朱雀的鲁鲁修发现对方正坐在自己只能余光看见的地方,贼头贼脑的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朱雀,你在看什么?”

被鲁鲁修突然出声吓了一跳。朱雀啪的合上手里的笔记本电脑。

“没,没什么!”

说是没什么...可一副可疑的样子嘛......

如果这时候鲁鲁修想着站起来打开朱雀的电脑就会发现朱雀正在浏览的私人博客里满满的全是自己的照片。也许两个人还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把话说开,然而,心下不爽的鲁鲁修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惯例的继续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光荣爱好。刻薄嘲讽。

“我说,你该不会是在看什么黄色图片吧?”
“谁!谁会啊!”

虽然不是所谓的黄色图片,但在朱雀眼里那些总是摆着无意识动作的鲁鲁修可比那些搔首弄姿的黄色图片冲击大得多。

眼见朱雀涨红了脸支支吾吾鲁鲁修觉得自己想的肯定没错,却不知道自己这就是所谓的吃醋。

不知道也就算了,在知道朱雀喜欢的人是自己之后鲁鲁修简直想大巴掌呼死朱雀!

“哼,你那样子一看就是处男。”

铛——朱雀被一箭正中红心。

可是鲁鲁修你好像也还是处男有什么资格去说别人?

“就算有个脱光的人躺在你面前你行吗?”

铛——再度正中红心。

鲁鲁修啊鲁鲁修,你让人说你什么好。不知道对男人说什么都可以绝对不能说“你行吗”三个字吗?!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鄙视啊!

连续两箭正中红心,特别是那句你行吗简直深深刺激到朱雀。脑子里不断叫嚣着上了他让他看看自己行不行!

黑着脸走到鲁鲁修身后两手从他的两侧撑在桌子上,把鲁鲁修禁锢在桌子和自己胸口之间。

“干什么?被我说得恼羞成怒了吗?”

朱雀低垂下头贴在鲁鲁修耳边。声音压的又低又沉。

“我行不行...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说完,不等鲁鲁修有所反应一把把人抱起来转了个方向按在桌子上。

亏得鲁鲁修还在认为朱雀在和自己开玩笑。毕竟在他的认知里朱雀大型卷毛狗的样子已经根深蒂固了。

“谁怕谁!”

话音刚落嘴唇立刻被堵上。朱雀整个身体压住躺在桌面上的鲁鲁修身上,一手扣住他的腰,另一手穿过他的后脑用力按向自己。

朱雀没和人接过吻,但是当他亲吻到鲁鲁修的时候刻在男人骨子里的东西自发觉醒过来,舌尖探进对方的口腔,在没有遭受到明显拒绝之后得寸进尺的越发深入,还含着对方软滑的舌逼迫对方和自己交缠。

一时之间只剩下亲吻的水渍声。

两手抵在朱雀肩膀两侧,也不知道是想要推开他还是仅仅在依靠他。蒙上水珠的紫色眼眸有些难耐的微微闭起,脸颊羞红一片。

好一会儿,朱雀喘着气的放开鲁鲁修。

“怎么样,现在还觉得我不行吗?”
“......”

鲁鲁修老老实了。然而他老实了朱雀却并不打算老实了。手指直接掀开鲁鲁修的衬衣下摆灵活的溜进去。常年习武运动的手指上有一层厚厚的茧,擦过鲁鲁修比女人还好的皮肤上就像带过一阵阵电流一般。

“唔——”
“鲁鲁修...老师...你知道我第一次看见你就想像这样扯开你的衣服看看你的腰是不是真的会被一掐就断。”

这种时候叫出老师什么的简直就和羞耻play没两样。不得不说,朱雀在某些时候除了忠犬这一属性还有些腹黑恶趣味。

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随后从鲁鲁修这个姿势看过去朱雀的眼神压迫的可怕。

“你...你走开...”

不妙,实在是太不妙了。被压的严严实实的鲁鲁修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虽然只是心理医生但身为医科生的他显然明白那是什么玩意儿。

“这个时候可不行哦,为了证明我身为一个男人到底行不行,老师你亲自感受一下吧。”

这个时候充分显示出自己运动神经很好的朱雀上下其手,一手把衬衣往上推露出因为呼吸剧烈薄红的胸口,一手解开裤子就扯了下去。

人家都说胳膊肘掰不过大腿,鲁鲁修现在很想问问到底是谁说的啊!他两条腿都用上了怎么还是被朱雀压的死死的!还连裤子都被扒了!

“我知道了!知道你行可以了吧!!”
“不可以。现在晚了。”

扒下裤子,朱雀眯起眼打量鲁鲁修白皙修长的双腿,黑色紧身内裤映衬着看起来满满有种禁欲又勾引人的味道。

手掌捏着丰满的囤肉,还不知足的手指往内裤缝里钻,简直羞的鲁鲁修想埋头当鸵鸟。

似乎觉得内裤有点碍手碍脚,朱雀扯住内裤边拉下来,让鲁鲁修的整个下半部分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随便舔了舔手指就往暴露在自己眼前的穴口按过去,刚进去一根手指li立刻换来鲁鲁修激烈的反应,长腿甚至踹了朱雀的脸一下。

“出去!拿出去!枢木朱雀你——!”

那感觉并不算疼痛,只是身体被另一个人触碰进入的感觉有些微妙。

叫嚣的嘴唇被再度堵上,与此同时朱雀下了狠心更是接连又伸进一根手指接连不断地挠刮内壁,被紧致高热的内壁包裹,朱雀现在只想堵住鲁鲁修的嘴,上面也好下面也好。心急火燎的拉开裤链,对着根本没有扩张完全的穴口便挺身而入。

突如其来的剧痛席卷鲁鲁修,近似哀鸣的呼痛声被朱雀全部咽下口腹中。

感觉鲁鲁修反抗变小朱雀才试探着松开鲁鲁修的嘴唇,这一下几乎吓到他。只看见鲁鲁修两眼通红眼角湿漉漉的显然是哭了出来,咬紧嘴唇一副被欺负的委屈模样。

要知道欺负鲁鲁修的可就是朱雀你啊。

“你,你还好吧?鲁鲁修?鲁鲁修?!”

嘴唇动了动。

“痛...痛啊!你这个混蛋!我要把你那玩意儿剁下来!唔......”

虽然偶尔腹黑一下,但是本质上还是忠犬的朱雀看见鲁鲁修哭兮兮的样子心里瞬时就软了。安抚的亲吻对方眼角。

“剁下来你以后可怎么办?乖噢,别闹一会儿就不痛了忍一忍就好。”

还忍?!鲁鲁修差点憋不住一脚踹过去。然而朱雀并没有给鲁鲁修踹自己一脚的机会。这时候被踹万一不举了怎么办?

一边亲吻鲁鲁修的眼角,一边缓慢的抽动。确实如朱雀所说,鲁鲁修并没有感觉像刚才那样的痛疼,或许是痛麻木了?但是自我打趣着的鲁鲁修却发现有点不对劲,刚才不觉得,现在身体被异物侵入的感觉太明显了。火热坚硬的柱体,一想到那是朱雀在自己身体里就觉得好像浑身都燥热起来。朱雀不停顶弄的地方好像有细微的电流涌过,随着他的动作一下又一下舒服得让人有些情难自禁。

有点羞耻难溢于言表的隐秘欢乐。

“唔...朱雀....朱雀......”

紫水晶一样的眼里泛起朦胧的泪花,看起来似乎有些情难自禁,还有些沉沦的欢愉。别开头,手指抓住桌沿不断低呼呢喃。

埋头苦干的朱雀拉起鲁鲁修的手放在嘴边不停的亲吻。灼热的呼吸喷在鲁鲁修手心痒痒的,舒服得脚趾都卷缩起来。

“我在...我在这里哦鲁鲁修。”



TBC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