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瓶邪】不忘(四)



“别发呆!”

清冷的一喝惊醒吴邪让他想起来现在两个人是个什么处境。不知道是不是冷的,还是说为自己的走神而羞愧,一面提起剑去帮那小哥,一面本就活络玲珑的心思滴溜溜转个不停。

吴邪啊吴邪,被人拿刀指着鼻子尖儿还有神去看那小哥长得帅,可别说出去笑掉人大门牙。

虽说是帮那小哥,可是吴邪冲上去基本也就只剩下个收拾残局的份儿。那小哥攻势凌厉不说偏偏还灵活的让人逮不住,一把长刀使的虎虎生风三下五除二就逼的那群黑衣人往后退。看那架势吴邪就是不多管闲事的冲出来帮忙这小哥也吃不了什么大亏,顶多挨上那么一两刀。

那领头人眼见这小哥不好对付不说还来了个多管闲事的主儿,打个手势一群人跑的飞快。吴邪本想追,提剑刚走了两步就看见刚才还气势如虹的小哥动都没动的站在原地。

在人看不见的地方暗自撇撇嘴。

嘿,人家被追杀的正主儿都不着急自己在这儿干着急个什么劲儿呀。可不就是那什么说的。皇帝不急太监——呸呸呸,你才是太监,你全家都是太监。

“小哥,你没事儿吧?”

不仔细看还好,这一看可看的吴邪有些心惊肉跳。只见对方白底黑边秀着云纹的道袍上血迹斑斑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刚才那群黑衣人的。左手上一道口子撕扯开衣袖露出手臂上深而长的一道伤口,皮肉翻起血肉模糊吴邪只是看着都觉得有些触目惊心的疼,而受伤的那人竟然一声不吭也不知道他疼是不疼。虽然那伤口在这样冷彻入骨的天气里早就止了血,可吴邪一看就知道是给活生生冻的。先不说其他,如果就这样不管的话这条手臂会就这么废了也说不一定。于是收剑入鞘,火急火燎的走到那小哥旁边想看看他的伤势。

谁知那人动也不动,连句话也不说,如夜色里星辰般的黑眸直愣愣顶着吴邪。看得吴邪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身上发毛。

自己也没做什么啊....?这小哥做什么盯着我看?难道看我长得帅?

可是很快那人便打消了吴邪的疑虑。因为人家压根儿就没打算鸟他转身就走了!要不是先前出声提醒过吴邪保不准还真会被吴邪当作哑巴。

呵,这下可好。好心给人当做驴肝肺,这破闷油瓶子连句谢都不会说。可别是纯阳宫的道士在这昆仑山清心寡欲久了都是这破德性。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

还没等吴邪腹诽完,那个孤绝清寂却在吴邪心里和闷油瓶画上等号的身体在漫天风雪里晃了晃。

然后啪的一下,倒了。

这,这特么是哪回事儿啊!刚才不还脚下生风怎么这会儿就晕了?!

这下子吴邪可傻了眼。说实话,刚才这小哥还一副眼珠子长头顶的模样让吴邪实在不想再去和这人有什么牵扯。做了还不得个好,吴邪才不是那种缺心眼儿呢。

可换一面来说吧,虽然吴邪有时候是比较有些心眼多,可从小藏剑山庄教导的就是不能见死不救。

心下纠结了一番。吴邪默默叹口气。

得,还是认命吧。




待续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