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反逆白黑】no zuo no die(完)


推开门,朱雀傻了。办公室里隔出来的休息室里床上空荡荡的。半个小时前他出去买食物的时候他确定鲁鲁修还在睡觉,呼吸沉稳半点要醒的意思都没有,于是轻手轻脚穿上衣服出去买食物。

而现在,不过短短半个小时床上已经连个人影都没了!

啊啊啊啊!鲁鲁修跑了!!他发誓他真的不是打算始乱终弃啊啊啊!鲁鲁修你快回来啊!!!

朱雀同学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要始乱终弃也只有鲁鲁修不要你的份儿,你要敢始乱终弃鲁鲁修三百六十五个方法每天不带重样儿收拾得你你天天哭爹喊娘。

其实吧,鲁鲁修早就醒了。一醒来赤条条和朱雀脑袋挨脑袋被搂得个严严实实,鲁鲁修是真的有点不好意思。身体僵了一下,随后身为心理医生的鲁鲁修要掩饰点什么就凭朱雀那不到家的功夫是看不出来的,天知道低情商的鲁鲁修不知道怎么办等得朱雀起身走了忙不迭的爬起来胡乱套上衣服就跑。

偷溜回家娜娜莉在学校,CC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一个人都没有。这下子更合鲁鲁修心意,要是他这么扯手扯脚的回家娜娜莉和CC问起来他该怎么回答?

身体里还有些黏黏糊糊的玩意儿,鲁鲁修忍不住咧咧嘴,忍住心里异样的感觉接着温水手指探进身后略微有些肿的穴口自己清理起来。

被翻来覆去揉拧了大半晚上,一根手指伸进去几乎没有什么障碍,可是手指头一伸进去身体自发排斥起异物来,这让鲁鲁修想起前一晚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然后被翻来覆去这样那样,鲁鲁修心里那个变扭啊!

枢木朱雀你这个混蛋!!居然敢射在里面!啊!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

还没等他自己清理干净,楼下大门就乒乒砰砰的被人一顿猛敲,CC有家里的钥匙既然要回家自然不会敲门。现在还是上课时间娜娜莉也不会回来。而且这门敲的跟强盗似的用脚趾头都知道来的是谁。眼皮子狠狠一跳,关上水阀鲁鲁修心里一记冷哼,拿过边上浴袍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还是空落落的里面什么都没穿披上浴袍。

好啊,还敢来?不好好收拾你一顿我跟你枢木朱雀姓!

对于跟谁姓这个问题...还真只能见仁见智了...

拍门拍的正起劲忽然开了朱雀差点收不住手一巴掌拍鲁鲁修脸上。

还,还好收住了,不然一巴掌拍上去鲁鲁修非得把自己砍成块儿差不多。

只见鲁鲁修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水。身上穿着白浴袍胸开大开露出一大片胸膛,上面隐隐约约还有些或深或浅的红印。

啊...不行,好性感...鲁鲁修这个样子真是太棒了...!感觉鼻血都快流下来了啊啊啊!鲁鲁修!!

鲁鲁修就只看见朱雀绿莹莹的眼眸有些呆滞,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看见朱雀“噗通”一下跪了下去一把抱住自己的大腿。

“啊啊啊!鲁鲁修!始乱终弃是不好的我都是你的人了你不能不要我啊!”

......好像啪啪啪被按在桌子上的人是他自己吧?好像从头至尾吃亏的人都是他自己吧......?

始乱终弃...他好意思说得出来?!

一手扶着门框抬起脚狠狠的给了跪在地上抱着自己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某大型犬两脚。

“枢木朱雀你还有脸了?!给我滚!滚!”
“我不要滚不要滚!我要鲁鲁修!只要鲁鲁修啦!”

呵呵,朱雀表示脸拿来干什么?追媳妇儿能要脸吗?答案当然是不能!

谁来把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拖走!他的腰很痛啊!腿很酸啊!

“不滚?!不滚你还能做什么?!体力白痴什么都不会!”

其他的干嘛要会?体力好就可以了嘛!当然朱雀不会作死的刺激鲁鲁修,不然都到家门口又被轰出去不是很丢人?

“谁说的!你看你看,我会做饭哦!真的会做饭哦!每天一日三餐保证不重样!”
“我叫外卖也可以一日三餐不重样。”
“你不想动的时候我还可以帮你写病历写报告!”
“不用你我自己也可以。”
“你腰酸背痛我还会按摩!”
“有个东西叫按摩椅知道吗?”
“那那那...还有...还有......谁敢欺负娜娜莉我还可以帮你揍他!”

不得不说,在追媳妇儿这点上朱雀还是有点头脑知道妹控的弱点,就拿最后一点来说,鲁鲁修确实心动了。

想他身为一个妹控,最心酸的事情莫过于柔弱还不如CC,要是他堪比天使的妹妹被人欺负了怎么办?好吧,虽然他有其他的办法但是看着别人被揍的跪地求饶不是很爽吗?

见鲁鲁修突然不说话,朱雀小心翼翼抬头看了鲁鲁修一眼。

在思考诶...说明可行?

事实是,确实可行。

“我...考虑考虑...”

一脚踹开朱雀,鲁鲁修也不关门扭头回到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猥琐的左右看看确定鲁鲁修没有关门的意思。这是同意了?

看着朱雀蹑手蹑脚做贼似的跟在自己身后蹦跶进去,鲁鲁修忍不住在心里噗嗤笑了。

这卷毛狗...蠢得简直了....

右手肘搭在沙发上,手掌撑住自己的下颚,紫得透亮的眼眸微微半闭起,抬起一腿下巴点了一下。

“嗯~”

朱雀立刻狗腿的扶住,满脸堆笑的单膝下跪把腿搁在自己膝头揉捏起来。

哼,算这家伙识相。

抬头偷看一眼。鲁鲁修眼眸半合不知道不知道是因为舒服还是在想事情,看起来很放松。

嗯.....虽然昨晚上就知道了...但是鲁鲁修的腿好长啊...摸起来肉肉的又不会感觉胖,而且好白啊...比他见过的大多数女人都白...

心猿意马的朱雀再偷偷看一眼,然后傻了。浴袍堪堪遮到鲁鲁修的大腿根看起来有种欲拒还迎的味道,然而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从朱雀半跪的这个角度看过去,他隐隐约约看见鲁鲁修的浴袍下面...什么都没穿...

没穿...没穿...什么都没穿......

手指捏啊捏偷偷摸摸从小腿摸到大腿,并且还有继续往里摸的迹象。

“朱雀。”
“是!”

眼看朱雀手都摸到了大腿根鲁鲁修看似悠闲的开口打断他意图不轨的手。

“我只说考虑,还没说一定要你哦。”

脸上笑容越发显得恶意。小样儿,被翻来覆去折腾了一晚上你以为我会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你吗?

手指顿住。然后朱雀狗腿子堆笑内心却泪流满面的收回吃豆腐的手。

给看不给吃什么的......太过分啦!!!




【完】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