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po主回家生娃去了

【神亚】一刀


某日早晨,揉揉还带着朦胧睡意的眼睛拉比和李娜莉,库洛利还有米兰达几个人吃完早饭一起去训练室。还不等完全靠近里面就传来一阵阵打斗声,冷兵器碰撞的声音。

几个人好奇的推开门走进去。看到的就是露着肩膀单手拿刀游刃有余的神田,另一边,是拿着和自己身形不符的道化之剑的亚连。

也不知道是因为亚连没用过剑这种冷兵器的缘故还是道化之剑本身太过巨大的缘故,亚连的动作看起来远没有神田一把长刀使的顺溜。

没等他们开口说话,就看见神田一刀从头至上往下劈砍,被亚连长剑打横架住,还来不及做出更多的反应神田扭动身体回旋一脚踢上亚连腰侧把他踢了个正着趔歪歪往后退。

“豆芽菜你的腿是干什么的?当摆设吗?”

说着,略带教训意味的又是一脚横踢,不过这下子被亚连长剑挡住了。

拉比他们看的清楚,神田嘴角弯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冷笑还是满意,拿着六幻的右手半空中挽了个剑花又是一刀。长刀堪堪从亚连耳边挥过,还好亚连闪得快躲了过去,只掉了几个灰白的断发。

“神田 优!你谋杀啊!”
“如果在这里就被我杀掉上战场被杀也只是迟早的事。”

语毕,又是接连一串不停顿的凌厉攻势。这边神田攻得开心,那边亚连躲得狼狈。

“啊啊,我说怎么都没在食堂看见他们,原来已经开始了啊。”
“看样子他们精神很好呢。”

深深叹口气拉比扭头看向手指掩住嘴轻声失笑的李娜莉。目光看起来多少有些哀怨的样子。

别人不知道,阿优那德行他还会不知道?如果刚才亚连没躲过去的话手中的刀一定会在碰到亚连之前停住。

这两个人...大清早的就在他们这群单身狗面前各种花式秀恩爱...还让不让人活啊!

砰一声拉回拉比自怨自艾的碎碎念。原来是亚连被神田一脚踹在肚子上整个人往后摔了出去。

神田甩甩刀。

“搞了半天你就只会躲吗?豆芽菜。”
“才,才不是...豆芽菜...”

少见的,亚连没有如往常一样中气十足的反驳之后起来再战,而是侧躺在地上卷缩着,就连例行的反驳都结结巴巴磕磕拌拌,声音小得就跟蚊子哼似的。

说实话,会把亚连一脚踹飞出去他自己都有些意外,他自觉自己刚才那一脚只用了五分力气,按理来说顶多是摔一下而已。

再说了,他们两个天天真刀真枪的干上,磕磕碰碰受点小伤在所难免,但是像今天这样摔在地上爬不起来,这还是第一次。

这下子换神田有些忐忑了。

天知道每天训练过后晚上看见亚连白到几近不正常的身体上或青或紫的淤青他都怪心疼的,特别是那些伤痕是被自己打的。虽然他总是嘴上嫌弃亚连的小身板手上却麻利的用药油给他揉搓开淤血。

“喂,没事吧。”

手臂垂直拿着刀走过去想擦看亚连的状况。

卷缩着看不清脸的亚连有些小得意的笑了笑,看起来有点奸诈有点小腹黑。然后在神田走到自己身前的时候腰部用力一个打挺腾起来,手中的大剑挥向神田。

想着反正道化之剑对普通人也没什么伤害,于是手下也不留余力。

“吃我一刀——!”

等他腾起来的时候傻了眼,刚才明明走到自己面前的神田腰部下沉膝盖微屈似乎正等着他,转了一下用刀柄对准亚连,慢悠悠等亚连因为惯性冲到自己面前,刀柄往前一送敲上亚连门户大开的腹部。

“兵不厌诈,豆芽菜你还有得学。”

还保持着挥剑的姿势亚连僵住。接着嫌不够似的,神田再补上一句饶有深意的话。

“豆芽菜还是回去洗洗,晚上等着吃我一刀。”

说这话的时候神田贴在亚连耳边贴的很近,声音却没有刻意的收敛,和平常一样的音量在密闭的训练室里来来回回跌撞个不停,不光是亚连,就连边上观战的几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轰一下,亚连脸红到脖子根。只见他化剑为手,气急败坏丢下一句“臭流氓”扭头就走。

而亚连口中的臭流氓则厚脸皮的追在亚连屁股后头。

啊...又是被秀了一脸花式恩爱啊....

“拉比,今天天气很好呢。”
“是啊...”

一头雾水的库洛利和米兰达面面相墟。

外面明明在下雨来着。




据不具名人士透露,当天晚上某小两口的房间里传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具体有些像哭声,还有一些有些像打架时候肉体碰撞的声音,期间还有神田先生问“谁吃谁一刀”的询问声。

至此,小两口家暴的谣言也就此传出。

至于这位作死的不具名人士是谁...看看接连几天拉比浑身上下缠满绷带还不得闲的样子,大概...也就知道了。







评论(2)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