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po主回家生娃去了

【神亚】愿和你再次相遇


起风了。

清晨微凉的风吹散神田 优从心底深处散发出来的愉悦,这份愉悦好像有形似的飘散开来,如果身边有人的话估计都能感受到吧。

即使每天都见面,那短短的一个小时依然是他最期待的时候。

情人见面,总是如此的。见着了吵个不停,分开了又想得要命。

“神田,你这就准备去见亚连了吗?”
“嗯。”

李娜莉手上拿着个蛋糕盒子跑出来递给神田:“这个,帮我带给亚连吧。带我问好。”

“我会的。”

抱着书的拉比蹦到面前来看了一眼神田手中惊醒包装过的...草?

“咦、这是薄荷呢。怎么会想到送亚连这个?”

神田低情商是若干年前就知道的,只是从某一天开始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每天去见亚连之前总是要买上一束花。

“谁知道,花店店员包的。”

茎身上的叶片有些大,摸起来有些膈手,仔细闻的话还闻得到若有似无透入心肺的清凉微香。

虽然事实是怎么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可即使如此,神田 优也绝不会承认自己感到愉悦的源头来自于某个在他口中永远只是一株长不高营养不良的豆芽菜。

口是心非或许也是一种情趣?谁知道。至少在拉比眼中看来这两个人总是如此的乐此不疲。

“嘛,不过也很适合你们就是了。”

笑笑,拉比推着神田出门。

对于拉比话说一半留一半他也不介意。拿着李娜莉让带给亚连的蛋糕和薄荷就出门。

战后他和拉比,李娜莉还有科姆伊住在了一起,彼此之间也能有个照应。唯独那只豆芽菜,一个人住在离他们有些远的地方。孤僻得让神田恨的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准时的卡着正午十二点到达。

正门口的米兰达看见神田的到来还是略带内敛的向神田打招呼。还在教团的时候米兰达就不是很敢靠近神田,毕竟他冷着脸不说话的时候还是让人有点不知所措的,特别是米兰达的性格又格外的容易受惊。以为是自己导致神田不开心。每次都是马力摸着她的头说着“神田就是这样的性格,习惯就好了。”

谁知道还在教团的时候没习惯,相反在战争结束后习惯了。

或许更大的原因是,神田会笑了吧。

并不是很热切。只是偶尔轻抿起嘴角勾勒出的一个微小弧度,眼神清浅,像极了当初的亚连。

“中午好,神田。今天送的是薄荷吗?”
“啊。”
“我想亚连会喜欢的吧。”
“如果是的话就好了。”

手指勾住被风吹乱的头发然后缓缓勾到耳畔,米兰达回身望着背后郁郁葱葱的墓园。

“薄荷的花语是愿和你再次相遇呢...真是适合你们。”

闻言,神田眼眸荡漾出一抹淡薄到一晃而过的哀伤。墓园里没有乌鸦,但有清脆的虫鸣,至少让人不会觉得那么的孤寂。

苍绿的树木合拢包围着的是一望无际的十字架墓碑。属于黑教团的,在战争中逝去之人的归处。

“也很适合你和马力。
“谢谢。”

鞋跟落在青草地上,摩擦时候带出的力道拧断草茎,草绿色的汁液溢出来黏在鞋跟上,如此往复。

停在一座十字架前,神田单腿屈膝跪在墓碑前,手里拿着的薄荷和蛋糕放在地上。

“这是李娜莉拜托我带给你的蛋糕。像你这种贪吃的豆芽菜一定会很喜欢吧。”

墓碑很干净,几乎看不见灰尘,光滑的碑面上只刻着亚连 沃克四个字。生卒不祥,未亡人那里刻着神田 优三个字。

“豆芽菜...为什么不会反驳了呢。”

面对埋葬着亚连尸骨的地方,神田显得格外平静,如果不说的话...谁都不知道他曾经有过挖开这捧黄土这般疯狂的时候。

面对现实是只要一瞬间,如此简单的一件事,然而现实过后的伤痛,却要用尽余生抹平。

时间越长,便越是平静。

曾经在夜深时分约定过的一起游历世界的两个人,现在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

亚连 沃克食言了。

一寸见方的墓碑犹如囚牢,困住两个人。唯独庆幸在那般黑暗不见天日的日子里,他们曾相爱过。

低头亲吻着墓碑顶端,轻柔得仿佛在亲吻着的是亚连本人。

“我们当然会再相遇,你可别指望我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这个说话不算话的家伙。”

愿和你再次相遇。

在死亡里——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