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po主回家生娃去了

【神亚】终将在未来相见

注:看了《小鸠》之后的产文。所以如果觉得梗想象的话不要奇怪。

强行HE,强行HE,强行H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就算是梦里也好,我都想再见他一面




乌云满布的夜空中黑压压的,偶尔一两颗被遗忘在天幕一角的一闪而过。隔着过于遥远的距离,孤零零的迷失在在浩瀚天际之中。

天空在下着雨,为迷途的孩子哭泣。

站在雨中的少年低垂着头,水珠淋湿了他的头发,滑过额头积聚在灰白的眼睫毛上,摇摇晃晃,然后无力承担那份越发深重的重量。飞快的下坠落在淅淅沥沥的地上溅开一朵碎裂消失迅速的水花。

厚重的军装套在外面,彰显着格格不入的违和感。头发被淋湿贴在脸颊两侧让他看起来茫然无措。站在这个与他自己格格不入的陌生地方,不知所措得宛如面对崭新世界的新生雏鸟。

比夜空更美的眸子里透着一股极淡的迷茫...以及奔向绝望深渊中的默然。

那对美丽闪耀灼灼光华的烟灰色眼眸里原本盛开了遍野的花田和耸立的城堡,只是一夕之间,世界崩塌溃败得只剩残岩断壁。

“——喂,没事不要挡在路中间啊。”

在夜空中突兀响起男人低到嘶哑的声音让他身体一震。
死灰一般的瞳孔中燃起点点燎原星火。

——不,不可能是他。

这不是早就明白了的事情吗?一定是幻觉...不要看...不要听...不要想......

但是——

回头看一眼不就知道了吗?

脚步轻抬,水花轻摇晃动水中倒影。

身后的男人穿着黑色的毛衣外套,露出内里白色的圆领T恤边。一只手拿着装有长条面包的纸袋,另一只手拿着黑色伞。过长的刘海遮住半边眼睛,另一只眼睛在淅淅沥沥的雨下灯光中光影闪烁,变幻莫测,漆黑如墨的长发没有束起来随意的披散在脑后,风过,四扬。

一改映像中深沉得背负了宿命的厚重与悲剧,闲暇慵懒的让少年忍不住心生嫉妒,却也忍不住,眼眶酸涩的淌下泪来。

这是多久未曾见到的面容啊......

他不知所措的张张嘴,却发现所有想要说的话都梗在喉头,什么都说不出来,又或者,还能说什么呢?

男人知道自己应该闭上嘴离开。可是脚像生了根一样,动弹不得。眼前的这个人明明不认识...却为什么...舍不得...舍不得......

少年伸出手拉住男人的袖子。他感觉到这个家伙在颤抖,颤抖到连带自己得一起跟着晃动。

“干什么...?找茬么豆芽菜。”

少年摇摇头,仰起头对着他露出一个放肆得...令人心酸至极的笑容。满面湿痕让人分不清是雨水还是眼泪。

眼泪.....怎么会有这种荒唐的想法?

“我叫...亚连 沃克,可以认识你吗?”

发自内心深处的,无法拒绝的熟悉感。





神田最后还是没有理会那个站在雨中抓住自己袖子的少年。任谁都不会在这样一个雨夜中理会一个对自己而言几乎莫名其妙的人。

即使他的心里在叫嚣着不要丢下他。

然而少年像是认定他似的,跟一只得到一点怜悯吃食的流浪狗一样不依不饶的跟在他身后。隔了好几步都依然听到对方身上被雨淋透每行一步所发出来的厚重拖沓。

固执得让人难以理解。

“你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

神田有些难以自持的发货。这让亚连有些不知所措的嘴唇开阖眼神游移。

明明就是不认识的人...这家伙...为什么...忍不住感觉好难受...?

那种暗中愉悦,又带着恼怒情绪之中透露的一丝关心又是从何而来?

不能自己掌控自己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好半天,亚连才低下头讪讪开口,看起来有些无辜,轻到一出口就被风吹散带走的谨小慎微的话语还是被他捕捉到。

我只是想多看你一眼。

哪怕只是一个遥远的背影,对我而言都甘之如饴。





“敢弄脏的话就揍你。”

毛巾扔在亚连头上,紧接着神田又从衣柜里翻出一件T恤衫丢到沙发上,满脸嫌弃的表情。

“还有把你身上奇怪的衣服换下来。”

对于把深夜游荡在路边的陌生人带回家神田最终只能把此归类到鬼迷心窍。

对着神田的背影亚连捧着T恤衫放到鼻端深呼吸。随后眉眼弯弯露出稚子般的满足笑容。

满满的,是神田的味道啊。

简直就像是一个美梦一样。

望着眼前熟悉却已然陌生的面孔,微笑着的眼眸中空洞到悲凉的情绪悄然蔓延。

能够再见一面...不就是一个梦吗...?如果能永远不要醒来,就算是地狱也让人期待。

“真正的神田总是那么温柔啊...”
“你在说什么傻话——”

神田回过头却不再言语。

他看到亚连的眼中盛放的是不生根,不发芽,更不会开花,历经沧桑年华的无尽荒芜。

绝望得让人心下痛到抽搐。



我,喜欢,你。

亚连 沃克,喜欢,神田 优。




“呐,神田。你喜欢我吗?”

冷不丁的这句问话让神田抬起正在看书的头。

站在厨房里的亚连穿着属于神田的衣服裤子逆着光,料理刀落在砧板上的声音“嗒嗒”清脆。他的剪影模糊,看起来想要消失一样。

“谁会喜欢一个来历不明的大胃王外加路痴一个的豆芽菜。”

口是心非有时也是一种亲昵,但在此刻无疑是最伤人的尖刀。

拿着刀的手一顿。

“真是过分...”

说完抿了下唇。把心中泛起的酸涩苦痛通通咽下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无异,无奈的再度开口。

“不过这样也好,分别的时候就不会难过了。”

拿书的手指骤然收紧生生将泛黄的老旧书页捏出一层邹折,黝黑的眼瞳中是一闪而过的慌乱。

从什么时候起,对于眼前这个人融入自己的生活变成属于自己的,一直这样下去变成了理所当然。

“你要走了?!”

过长的头发遮住亚连侧脸。让人看不到猜不出此刻是什么表情。

拿刀的手已经不太灵活,分别只是迟早的事吧。

“总是要分别的。”

平淡到没有情绪起伏的话语就像一把刀捅进两个人的心里。连血带肉,疼得翻天覆地不肯稍作停息。





我的愿望,唯一的愿望——

究竟是恩赐还是诅咒,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啊。”




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亚连变的虚弱无比。睡在神田的床上整日昏昏噩噩的昏睡着,偶尔清醒过来滴米未进。

“神田...你喜欢我吗...”

恼怒的抓着亚连的手。

“都这种时候了还问这种白痴问题!”

睁开略显混沌的眼瞳,亚连脸色惨白的露出笑容。

“你喜欢我吗。”

从过去追到未来。穿越时间空间这个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执念。

亚连想起最后在梵蒂冈的时候,带血的夕阳燃烧整片天空,一望无际延绵看不到尽头。

他长刀矗立在身前,抵死不肯垂下头颅。

他说。

如果有来生......

不用背负宿命与责任,只是两个人单纯的牵着手,一起走遍想去的每一个地方。

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同样的空气,看同样的风景。亲吻恒古不变的你。

如果有来生,你是否会回应我这一份心情。



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

无垠旷野的呜咽哭泣,消散在风中,再也无人听闻。

我喜欢你。

这份心情究竟要如何...才能让你听到我的回应。

握住亚连的手放在自己脸颊边。触指冰凉。

“啊...喜欢...我喜欢你这个蠢到无可救药的白痴豆芽菜.....”
“真巧...我也喜欢某个面瘫傲娇的荞麦面控呢......”

努力撑起身体,亚连伏在神田的肩头,喘了一会气之后额头相贴。

“对不起啊...”

来不及陪你,完成那些从没说出口过的约定。

“别以为你道歉我就会原谅你。不准走...不准离开...!”
“真是霸道...原来是这样...现在也一样呢...”

两手穿过神田的腰抱住他。

他怕神田看到,已经开始灰白到透明的手掌。一生太长,唯有和神田相伴的这段时间短暂到一晃即逝。

搂紧怀中人的神田发现亚连的身体像褪色了的画一样,一点一点,灰白透明,隔着他的腰,神田看到自己掌纹混乱的手掌。

“别...不要...”

神田不知道亚连是什么人,从何而来何处而去,只知道此一别,今生都无缘再见。

“不用悲伤,不用难过。只要相信着的话...一定...一定...”

会再见的吧。无论是在多远的未来,隔着怎样的空间。

低垂的两片唇在即将相触的时候停下。

“我果然...还是太贪心了一点...”

然后神田眼睁睁看着亚连最后露出的无奈到悲凉的笑容,近在咫尺的面容一点一点消散融于空气中。

连最后的亲吻都不肯施舍。

想要传达给对方的,就算传达到了,这样的再次相见,也实在太残忍了啊...




神田 优终其一生都记得。在某个初秋的雨夜,有个少年像燃烧的着的烟火闯进他的生命,绚烂的光华过后徒留一地灰烬,再无其他颜色。

直至生命终焉。









位于意大利首都罗马的梵蒂冈。



黑发的东方男人十九世纪著名的黑教团遗址前。他闭着眼用手指去触摸城墙,沿着楼梯走上钟楼那些凹凸不平的墙壁让他有些怀念。

他确定自己没来过这个地方。

这种怀念熟悉的感觉又是从何而来。

居高临下的往下望去刚好此时钟楼下的少年抬起头。少年穿着卡其色的风衣,右肩上背着一个黑色的单反相机脸颊上有一个伤痕,他银灰色的短发在风中肆意翻飞。

看起来和这个场景别扭又和谐。

黑眸与灰瞳四目相接。

钟楼下的少年突然笑了,笑容犹如四月的阳光,温煦而不炙烈。他两手拢在嘴边,用不算大但是刚好能让男人听见的声音询问。

“你好,我叫亚连 沃克,可以认识你吗?”

男人触摸墙壁的手缓缓垂下。右手不知道为什么握紧又松开。

“我叫...神田 优。”

生于此,长于此,葬于此。终将...回到于此。





END













评论(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