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狂热(一)

注:病态神田有,微精神障碍亚连有,强X有

慎入









十月,入秋。

伦敦的城市上空感觉无论何时抬头望永远都泛着灰蒙蒙的一层白雾。春夏秋冬,伦敦从来没辜负过它“雾都”的美名。

但说实话,亚连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伦敦。一眼望不到的天空被遮蔽,就像生活在牢笼之中一样的错觉时常会让他心底生出难以言明的焦躁。

隔着车窗,亚连的眉心几乎可擦的向内聚拢,让他原本柔和的轮廓看起来有些许难捱的烦躁。内心深处的烦躁与不安让他想下车,一个人随便走到哪里都好总之不要再停留在这个让人感到窒息的车厢当中。

从某一年开始,当他处于狭小空间的时候恐惧变如同跗骨之蛆。

然而他这个念头只是刚刚浮现还没来的及实现变嘎然而止。

他的目的地到了。

相比起其他国家,英国人总是更加的懒散和悠闲。曾经是世界第一强国的英国相比于工作似乎更热衷于各种各样的宴会。

不过坦白说,亚连并不喜欢这种形式上的宴会。无趣得如同煎熬,他宁愿花上一晚上的时间面对工作与文件也不愿意花上一个小时和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名门小姐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

哪怕可以换来一个共度良宵的机会。

身为沃克家族唯一继承人年仅二十五的他在众人眼中可不就是一块香饽饽。

好家世,好涵养,再对比其他钻石单身汉的精致脸庞,即使脸上有个伤痕,都丝毫不影响他成为最受欢迎的那一个。

但是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他可丝毫不想成为一个香饽饽。

车门被打开。深吸一口气缓解刚才精神上的烦躁还有来自心底深处隐约的不安。好像他即将赴往的不是一个宴会,而是龙潭虎穴。






端着酒杯礼貌的送走又一个前来搭讪的人。当然,他们并不会开门见山的就说出一些会影响身份的话,但是言词之中挥之不去的挑逗和性暗示显露无疑。

虽然此刻看起来哪些小姐们矜持的要命,但通常,掩盖在那矜持表面之下的本性可谓是放浪形骸。

当然,要接连不断的应付这些恼人的性暗示才是他真正厌烦这种宴会的真正原因。

右手端着酒杯,亚连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该回去了呢。

心下思量着,再抬起头的时候随意扫过的视线却收不回来牢牢的停在他正对面二楼的阁楼之上,好像被一张看不见的网笼罩其中。

就连亚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阁楼之上,一个人斜斜的倚靠在镂空的雕花护栏上。黑上的长发虽然束起来了但因为这个动作有几缕发丝缠在肩头,在别人看来这个东方男人阴柔俊美,但在亚连看来就是犹如恶鬼修罗。

似乎已经盯着亚连看很久了。在亚连抬头的那一瞬间男人准确的和亚连四目相对,黝黑的眸子不知是因为见到了让他满意的人还是因为宴会大厅奢靡的灯光照耀看起来闪闪发亮。其中仿佛蕴藏了万千流光,夺人眼目。

见亚连终于注意到自己,男人轻轻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嫣红的葡萄酒立时荡漾出一阵涟漪,随后男人仰头将杯中残存的那点酒液一饮而尽。

带着清甜果香的酒入喉头带来难以言喻的畅快和满足。或许男人清楚的知道让他满足的不是这些许美酒。

空了的酒杯从唇边移开,男人忽然对着亚连露出一个近乎于恶劣又愉快的笑容。殷红的舌尖探出唇边把嘴角粘着的酒液舔舐干净,带着满满的享受于恶意。

好像他刚才品尝到的是期待许久的美食。

只是闻到味道就让人难以自持。

见到男人这般举动亚连有些困难的吞咽下口中分泌出的唾液。一股冷意顺着尾椎而上好像当头一盆冷水淋了个透心凉。过了片刻才察觉出透骨的凉意和不受自己控制的颤抖。

有些狼狈的移开视线,亚连惨白的脸上还挂着难看的笑容,放下还剩余大半的酒杯,步伐混乱好似被人追逐般仓促离场。

他身后,原本有如实质的目光先是变得冷厉刺骨,随后一点点软和,悱恻缠绵。




TBC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