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狂热(三)


七年前,日本。


两只手从耳畔向上强行被捆绑着,嘴里被类似绳子的东西直勒到脑后,想要发出声音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至多只能发出“呜呜啊啊”意义不明的呻吟。

眼睛并没有被蒙上,但实际上这和被蒙上也差不了多少,黑漆漆的环境里只能透过门底下不完全合拢的缝隙看到一丝昏黄的幽光。这缕幽光实际上并没有多大作用,但至少在这样压抑的空间里让亚连不至于完全被黑暗吞噬沉入更深的恐惧当中。四周密封的空间格外的狭小,亚连没有被捆住的两条腿用力蹬了一下,除了踹到边上坚硬的墙壁上弄得脚阵阵发痛之外毫无用处。

嘶...好痛...

亚连不太分得清自己究竟被这样禁锢了多久,两个小时...三个小时...不,完全不止,或许要更久一点。久到他的意识都有点迷蒙起来。昏昏沉沉的,总觉得大脑睡不清醒的昏沉感。

被这样非法的禁锢此刻的亚连完全没有更多的担心,或许是禁锢他的这个人是他格外熟悉的那一个,他完全不担心那个人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更多的他只是把这当成了一个恶劣的玩笑。

一个朋友之间的玩笑。

只可惜他不知道那个人从来没有把他当成朋友过。

一直严丝合缝的门被打开,带着橘色光晕的阳光照射进这间黑漆漆的空间,长时间处于黑暗状态的眼睛一下子受不了强光的刺激被激得眼角溢出生理性泪水,条件反射的,亚连把眼睛眯了起来,只留着一条缝看向逆光站在门口看不清脸上的神情的人。但不知为什么,看到来人身影的瞬间亚连没由来的打了个冷颤。

“呜呜——!”

嘴里发出意义不明的呜咽。腰肢摆动着让亚连看起来有些可笑,但站在门口的人却没有笑,只是借着从背后溢出的光线打量着亚连,从头至尾。

大约过了好几分钟,来人反手把门带上,“咔嗒”一声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再度陷入黑暗当中。

接还没来得及做出更多的反应亚连便感觉刚刚还站在离自己只有一米之隔地方的人走到自己身边,然后跨腿坐在了自己腰腹之间,紧接着一直勒在自己嘴上的绳子被向下扯开挂在脖子出。

有些不适的扭过头,虽然是自己的但刚才还咬在嘴里的绳子湿答答的贴在脖子上让他有点恶心,不过显然现在并不是思考恶心或者不恶心的时候。

“神田!玩够了就放开我!”

亚连眉心向内紧簇着,显然有点生气。不过这也是合理的吧,任谁被这般恶作剧似的捆了一个下午都不可能还心平气和。

不过在这样幽暗的空间里神田完全看不到亚连紧簇的眉心,自然,亚连也不可能看到神田平时冷冰冰的面容此刻露出的是怎样的表情。

神田嘴角向一边翘起,阴霾的眼眸之中是显得让人毛骨悚然的满足与狂热。他俯下身让自己和躺在地上的人脸颊相贴。呼出的热气打在亚连耳畔氤氲出来的暧昧让亚连有些尴尬的侧头想躲。

然而神田并没有让亚连完成躲开的这个动作,单手抓住亚连银灰色的短发略显强势的把刚刚扭到一半的脑袋扯到自己面前——

“——嘶!”

这个动作显然弄痛了亚连,嘴里下意识的倒吸一口冷气。

“弄痛你了吗?”

明知故问,但亚连吃痛的声音让神田抓着头发的手稍微松了一点,另一只手摸上亚连的脸庞,顺着削瘦的轮廓不容拒绝的一点点向上摸去,冰凉带着粗粝茧子的手指显得有些温情的捏了捏圆润饱满的耳垂。

重沉且嘶哑的声音缓缓流淌开来让亚连脑子里带起一阵阵眩晕。

还来不及做出更多的反应,亚连嘴唇上焉得被温热柔软,却也略显干燥的东西覆盖住,湿滑的软体侵入自己半开合的唇齿之间。

是另一个人的唇。

“嘘...别怕,我会轻一点的...”



TBC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