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虚妄狂想曲(二)


没有拉上窗帘的窗外黑漆漆一片。或许是因为白天护士说的话影响到他,凝视那片黑暗,亚连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潜伏在那黑暗之中。

摇摇头,亚连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在值班室的床边弯腰整理被褥。

他脱去鞋子和白大褂。穿着白衬衣和黑色长裤,干净的白袜子裹住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并不算大的脚,袜子包裹住的脚部有种束缚不透气的感觉,但他并没有脱掉的躺在床上,头顶明晃晃的灯光让他眼睛昏花,他闭上眼睛翻转身体,背部朝外。

不知道该说他胆小还是习惯使然。在医院里睡觉他从来都不关灯,无论白天,抑或是像现在这样的夜晚,即使开灯并不能让他有一个好的睡眠。

他没办法忍受那片黑暗,就和他没办法忍受电梯一样。

今天晚上轮到他值夜。无论如何,他只希望今天晚上病人不要有任何问题平安的过去。倒不是说他觉得麻烦,只是很单纯的,希望平安罢了。

闭上眼深呼吸。

入眠。

......

有人在唱歌。

他听见了歌声,影影绰绰的徘徊在他依然陷入休息状态的大脑中。亚连意识很清楚,他知道自己现在是睡着的。那种感觉很奇妙。明明连眼睛都睁不开,可你能感受到身边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太大,但如雷贯耳。并且不光如此。明明双眼紧闭着但亚连却觉得自己看到了什么,在狭窄的值班室里影子来回,偶尔带动一丝微弱的气流滑过裸露在被子外的皮肤。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

那歌声属于幼弱的孩子,细声细气,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发不出音的拖拉着声音,亚连总觉得那歌声就像快要断气的病人,喉咙呼出吭哧吭哧的喘气声。

或者说,并没有喘气声。

怎么会没有喘气声呢...明明在唱着歌...只要是人都会喘气的啊...

“...跑得快...跑得快...嘻嘻...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耳朵...嘻嘻嘻...”

那如果不是人呢...?

这个不可思议的想法迅速在亚连脑中溜过,已然清晰的神志冲破身体无法动弹的禁锢,亚连豁然睁开双眼,额角冒出冷汗有些细微的痒。

“...没了...?”

他从值班室的双层床上坐起来,意识几乎有一瞬间的错乱,有些分不清那歌声到底是做梦还是真实发生过的。

这让他想起在大学读书还是个学生的时候。

因为同寝室还有别的室友,再怎么不习惯都只有每晚忍受被黑暗吞噬的感觉。毕竟不可能让别人迁就你。为了缓解这种痛苦只能盯着窗外,没有被乌云遮蔽住的月亮透明透亮的,莹白的光芒会从没拉上窗帘的窗户里投射进四人间的宿舍,在地板上留下一道茫流。

然后有一天晚上,他看见窗户边上有一个黑乎乎的脑袋。

一开始他很自然的联想到小偷,蹑手蹑脚的准备爬起来,但很快他便停了下来,恐惧紧跟而来。他的寝室在十楼。并且窗外没有空调或是护栏任何可以踩踏的地方。

几乎是一眨眼,那个刚才还爬在窗户上的脑袋不见了。他很识趣的没有去一探究竟。

就和现在一样。

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抹去额角的汗珠。亚连安慰自己只是因为最近工作太过繁重出现幻听而已。

仿佛为了嘲笑亚连,那歌声在亚连放松下来的那一秒再度响起。

这一次他听得很清楚。

是小女孩的声音。拖曳毫无美感可言的尖细嗓音空荡荡的在半夜无人的走廊里来回飘散。他觉得那声音就在和他一墙之隔的地方。可是他无比清楚,这个值班室是走廊的最后一个房间。一墙之隔的地方...是大楼悬空的外壁。

究竟是怎么回事?

“嘻嘻...没有眼睛...真奇怪...”

亚连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起床看一眼。太过于富有责任感让他基本没办法坐视不理。

耳边悄然划过恶作剧一般的声音。

僵硬的手死死捏住被子。心跳噗通噗通跳得很快。亚连很害怕。即使对他来说不信鬼神之事他也依然为此感到害怕。他甚至连转动脑袋看一看的勇气都没有。

他觉得就像有个人趴在自己的肩头,对着他的耳朵在唱歌。

他很清楚一件事。这个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门早就被他从内锁上,除了他自己打开,绝不可能有第二个人进来。

可就是这样的境况下,他听见了耳边有人唱歌的声音。亚连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回过头看一眼以打消自己心中莫名的恐惧,但他不敢。他害怕回过头空落落的身后出现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

一切的恐惧皆是源于未知。

“到底是...怎么回事...?”

咬紧牙关转头。

什么都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往日里让亚连充满了安全感的莹白灯光让房间里的一切都是惨白兮兮。掀开被子穿好鞋,开门。

凌晨2点的夜晚病人早就关门休息。一眼望过去过长的走廊房门紧闭。

双手合拢着。在走廊的尽头他可以一眼看至走廊的另一边尽头。走廊中间护士站的灯还开着,他看见护士趴在桌面上睡着了。除此之外没有人,更别提歌声。

“果然是我精神衰弱出现幻听了吗...”
“嘻嘻嘻...”

在转身准备回值班室的时候他看见一个只到他大腿的身影从他身边一闪而过。

“什么人!”

没有回答。

亚连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身影从不可能躲人的墙壁里出现,以一种即使是成年人都不可能达到的速度跑到走廊的另一边尽头,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消失在尽头的墙壁里。

恐惧乍现。心跳飞快让他觉得几乎快要窒息。

他看得很清楚。

刚才那个身影是个穿红衣服的小孩,在最后回头的那一眼,他看见那张惨白的脸上有两个黑洞洞的窟窿...没有眼睛...

没有眼睛......在看着我...?!




TBC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