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狂热(四)


神田的嘴唇看起来很冷厉,这是亚连第一次见到神田的时候心里就明白了的事。那时候他刚从英国来到日本,远远的一眼望过去只看见神田站在窗边,狭长的眉眼低垂着看他,黑曜石一般的瞳孔之中有一闪即逝的轻视,抿紧嘴唇眉头向中间促起,不耐而又薄情,冷冰冰的距人与千里之外。

第一次见面的印象并不好,亚连当然也不想去招惹这么一个看起来略显凶恶的男人。即使那个男人甚至可以用美来形容。

然而神田的外表太富于欺骗性。当他用一副温良的表情对着亚连笑的时候第一次见面那种心悸就像一个偶然。

嘴唇薄的人总是格外的冷情,直到此刻亚连才惊然发觉,神田的嘴唇并不是薄的冷情,而是冷厉入骨的狂热。

嘴唇完全和柔软这一词背道而驰猛烈的覆盖住亚连的,温热的气息有些不稳,尖利的牙齿衔住亚连圆润饱满的下唇轻轻厮磨,舌尖若有似无的探进亚连被强势捏开的嘴里,勾缠着四处躲闪的舌头与之舔弄,那温柔的态度看起来就像是情人间的亲吻一般。

然而亚连却从神田这般温柔的亲吻中感到恐慌。

他不敢反抗,只能扭过头将舌头往里缩。他怕神田会一口咬下自己的舌头,咬开自己搏动着的颈动脉,温热的血喷出来溅在神田脸上。

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

察觉到身下人的颤抖神田松开捧着亚连脸颊两侧的手,黑黝黝的眼珠一错不错的盯着亚连惨白的脸。

黑暗的环境下亚连不确定神田看到了什么,是否就像自己什么都看不到一样。可有些事即使不用肉眼去观察也清晰可见。

适才还温柔的和亚连唇舌交缠的神田突然一手掐住亚连布满冷汗的脖子把他提起来,喉咙发出“呵哧”的古怪喘息。那声音就好像他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你在...怕我...?”

话音刚落亚连便被一股猛力惯回被他体温侵染得温热的地面,后脑撞在地面上,疼痛袭来让他刹时花了眼,即使黑暗让他看不见任何东西。

恶心和眩晕让他说不出话,嘴里泛酸几乎吐出来。他想他应该说点什么,不然自己会被神智不清醒的神田弄死也说不定。

“神田...住手...”

微弱的呼唤似乎让神田理智下来。只见他俯下身和亚连脸颊相贴,耳鬓厮磨就像热恋中的情人。

“你为什么会怕我...?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不会伤害你。”

不会...伤害?

被掐住脖子的恐惧与被绑住黑暗的愤怒让亚连激动起来用力扯动捆绑住自己s双手的麻绳,粗粝的麻绳在他手腕上摩擦弄得手腕处血肉模糊,火辣辣的痛感催促他反抗。

“说什么不会伤害?!那你是在做什么?!神田 优!你要杀了我...你要杀了我吗?!”
“杀了你......”

幽闭的空间突然荡开一阵低哑的笑声。

“不,我只是太喜欢你了。”

伴随话音落下的是裂帛声响起,亚连察觉到自己的裤子被撕开。

没错,是撕开。裤腰被解开之后彻底撕烂。内裤被脱下,一条腿被抬起搭在对方肩头紧接着两根湿腻腻的手指便从身后隐秘的地方突入。

不属于自己身体的部分让亚连本能排斥起来,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让他疯了一样挣扎。

“放开我...放开我!!神田 优!我会狠你的...我不会原谅你的!!”

不会原谅...

那又如何呢。

看不见的黑眸里燃烧着的狂热越演燃越烈。

把你的身体打开,撕裂,占有,让你彻彻底底属于我。渴求着,哀悼着,呻吟着我的疼爱。把你关在只有我知道的地方成为没有我就活不下去的附属品。

到那时候,原不原谅又会有多重要呢?

手指随便套弄了几下,解开裤头露出早已按耐不住翘首以盼的肉刃抵在开合的入口处,腰肢下沉不带犹豫的猛然侵入!

撕裂的疼痛从下体传来,火辣的疼痛敌不过内心深处溢满的恐惧与绝望。

银灰色的眸子徒然大睁,手掌握拳指甲陷入掌心把那块柔软的肉扣得血淋淋一片。

咬着牙关闭上眼,屈辱的泪水从眼角一闪即逝落在地上砸出一朵透明的湿痕。

被最信任的朋友侵犯是怎样的感觉...?痛苦,悲伤抑或是绝望?那,被喜欢的那个人侵犯的话,或许是...喜悦之中却忍不住想要迈向死亡的倔强。



TBC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