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po主回家生娃去了

【神亚】虚妄狂想曲(三)



一闪而过的黑窟窿仿佛在嘲笑亚连所信仰的所谓科学,根深蹄固的在亚连大脑里来回奔嬉笑让人连挥散都做不到。

冷汗顺着额角滴下,初秋的天本应该是秋老虎发威热得难以想象,可在这个深夜里亚连却阵阵发寒。右手捂在左胸前,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好像一不留神就会从喉咙口里跳出来。他呼吸急促的背部紧贴门板以图让那个木质的门扉微不足道的凉意唤醒思考的能力。

亚连记得那对眼睛。不,确切的说应该是那个本应该有眼睛存在的地方。如果不是被活生生挖掉的话,那双眼睛应该是和头发一样漂亮的琥珀蜜糖的颜色。十来岁的年纪本应该天真无忧,享受父母疼爱的烂漫时光慢慢长大,然后随着年岁的增长,那对琥珀色的眼珠会染上各种各样的色彩。

或悲或喜,或爱或恨。

可是......

可是......

白炽灯惨白的抢救室...悬空的盐水瓶在金属的支架上摇晃...透明的药剂透过惨白的灯光在脸上印出几不可见的阴影...银白的手术器械在带着乳白橡胶手套的手指上转动......

人性的险恶与阴暗。

脑中不断闪动着让他不愿回想的画面,混乱一片——

——一只手就可以包覆住的幼小手掌。

什么颜色——?

为什么...好刺眼...?

嘴角艰难的向上提起。好像又回到那个下午,仿若嫣红牡丹片片凋落凝结成刺目的残红,被黑色的皮鞋踩碎落下触目惊心的痕迹。

“不...不可能的...这种事...怎么可能...?”

被晕染开的阳光肆意摇曳,微风拂过银白的发,护士们聚在一起看似无心的闲聊。

“呐,听说了吗?蜡花医生撞鬼了呢。”

撞鬼了呢......撞鬼了......

“......开什么玩笑!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怎么会有......!”

也不知道是反驳还是苍白的自我安慰,薄唇紧抿咬牙往刚才身影消失的地方迈步追去。

阻止不了,没办法阻止!大脑阻止不了神经,恐惧阻止不了身体。他一定要确认些什么才行。

他不可能就这样坐以待毙。自欺欺人的用所谓的幻听或是精神衰弱来欺骗自己!无论如何他一定要弄清楚...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即使他无比清楚那个身影消失的地方就是一堵墙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神也好,鬼也好,哆啦a梦的任意门也好!这个世上没有这种东西!

——对!没有鬼!

这个世界上才不可能有鬼!那只是胆小者的自我欺骗!

我从不畏惧...无论是任何东西...我都绝不畏惧!

呼哧呼哧的急促喘息拍打在无人的走廊上无限放大空荡荡的回音犹如催眠曲,排斥又无法拒绝入耳。

好吵....

“吵死——唔?!”

行走至走廊正中,右手边就是电梯开门的地方。那个凹陷的空白区域突然伸出一只手。神思全部魔怔的亚连没有反抗能力的被那只手抓住手腕,腕上传来难以忽视的力度。随后亚连被恶狠狠地力道拖得倒退几步反手摁在墙上。

肩胛骨连带整个背部撞在瓷白的墙上,隐隐作痛。

“你在干什么。”

愣住。

亚连花了几秒钟去消化在这个时间点这个地方出现了一个男人的事实。

男人跟他一样穿着白色的医生制服,唯一有所不同的就是男人的白袍从领子开始就没有一粒纽扣扣上,大大方方的敞开露出内里黑色的长衣长裤。

黑色柔顺的长发被束成一束绑在脑后,狭长的黑眸极不耐烦的半闭合拢上下打量呆傻愣住的亚连。

亚连闻到这个男人身上有冬天的味道。

冷冽,凄寒。萧瑟而肃穆。这个男人犹如一块坚冰,在寒冬腊月的山野之上傲然耸立。


TBC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