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虚妄狂想曲(四)




亚连此刻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在做些什么。他明明是要去追寻真相的,可这个男人的出现好像把刚才所有的惊恐慌乱全部打散消失无踪。让他银灰色的瞳孔里至剩下这个男人的身影。

男人透过亚连的眼底望进最深处。一时之间有些不耐夹杂讶异。

这个人的瞳孔颜色很少见。就连他都不得不承认,这般犹如白水晶中夹杂杂质的灰色瞳色很漂亮。

烦躁。

还有极度不安。

手中握着这个长了一副少年面容的家伙手腕,能感觉到手腕上是湿漉漉还带有对方体温的汗珠。

薄薄的一层,滑腻腻的。简直就像手中握着的是一截蛇身,此刻正不留余力的扭动挣脱。

这种突然起来的想法让他有些恶心

不过他依旧选择紧抓住少年。

“我在问你话,回答我。豆芽菜。”
“——什么?!”
“听不懂吗?”

向来理智的亚连一手拍掉拉住自己手腕的手。

亚连不懂在刚才看到男人的一瞬间大脑居然会无法思考。

这样一个无礼差劲的家伙。

“与你无关吧!”

没了。

没了小女孩的身影,没了歌唱的声音。

所有一切让他恐惧的根源都消失无踪。就好像只是他做了个噩梦而已。

男人看着亚连转身,然后扳住亚连的肩膀把他抵在墙上。一手抵在亚连的脸旁,居高临下的俯视身高与之相比要矮近一个头的亚连。幽深的瞳孔之中倒影对方苍白之中略显桀骜的轮廓。

“...你这家伙...听到了吧...”
“什..么...?”
“装什么傻。”

男人话音刚落,仿佛为了配合男人已然消失的声音再度响起。与之不同的不再是之前空荡让人毛骨悚然的歌声,而是——

“沃...克......医生......”

僵硬的转动头颅。

亚连看见打破他科学至上并让他终其一生都不可能忘记的画面。

刚才那个从他腿边跑过的小女孩此时正在他刚才的目的,走廊的尽头。不是站着,而是手脚呈现出被人打断之后胡乱街上的扭曲姿态趴在地上,那不是红色的裙子...而是白裙子被血染成的暗黑猩红。

鼻尖好像闻到若有似无的铁腥味,让人胃里直犯恶心。

他看见小女孩趴在地上抬起脑袋看向自己,黑洞洞的眼眶空虚的要把他吸进去一样。四肢扭动爬行,带出地上血迹斑斑的红痕。

“开...开玩笑的吧...”

“沃克...医生...沃克...沃克...医生......”

男人回头望了小女孩一眼。

“看样子缠上你了啊。豆芽菜。”

极度无谓的口气,亚连找到救命稻草一样抓住神田的手臂。

“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

亚连的瞳孔极度收缩,显然已经是惊恐至极。男人觉得或许只要再加一个催化剂这个豆芽菜会立马疯掉,或者说吓死也不无可能。

啧,还真是摊上了一个拖油瓶。

右手顺着亚连的肩膀往下走,然后揽住亚连作为男人来说极端纤弱瘦细的腰身,脚步不停没有离开,往电梯退后。

明白男人的意图亚连几乎惨叫出声。

“不要——!不要坐电梯!”

男人脚步一顿,略为赞赏的看一眼亚连。

“知道不坐电梯该说你也不是那么蠢。”

很多人只知道在电梯里就连手机都会没有信号而不知其原由。道理很简单。四壁封闭的电梯就像一个单独的空间,形成一个特殊的磁场。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去坐电梯被关在里面简直就是找死。

显然就算不坐电梯他们也依然无路可走。

男人揽着亚连的腰身走到安全通道口的时候听见若有似无的水滴声,幽绿的莹光应景的闪烁起来,还有电灯接触不良嗤啦嗤啦的声音。

这是不想让我们走?

回头看见小女孩快爬到电梯口,男人果断的拖着亚连往回走。

“你要干什么!会撞上她的!”
“豆芽菜你很吵,不想死就给我把嘴闭上!”

亚连很清楚,即使这个男人态度十分之恶劣也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或者说,至少他并不是一个人面对这份恐惧。

在即将撞上小女孩的前一刻男人顺利拖着几乎不能自己行走的亚连错开对方血糊糊的身体。快步跑向亚连出来的值班室。

可是——

“打不开...为什么会打不开...”

自己出来的时候明明没有锁门,为什么现在会打不开门?

心脏已经承受过多的惊吓,过度收缩血流量减少亚连能够感觉到呼吸越来越费力。头晕的症状越来越明显。

“啧,闪开。”

扯住亚连的后领把他扯到一边。男人后退几步旋转身体抬腿漂亮的一记狠踹!

碰——

前一刻还被下诅咒一样打不开的门在男人的狠踢之下向内弹开然后撞击内侧墙壁又狠狠弹回。

如此暴力又不雅。



TBC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