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虚妄狂想曲(五)



背部紧紧贴在门上,试图用身体去关上那扇被男人踢坏门锁门扉。

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

没有刚才那个阴魂不散的嘶哑呼唤,没有爬行地面所发出的摩擦声,没有血液流淌在地上那种细微的涓细的液体流动的声音。

头部上仰,双眼无知无觉的瞪视在天花板中间忽明忽暗的白炽灯,模糊了的视觉看见白炽灯边缘的那圈光晕有些微发红的迹象,然后颜色渐浓,晕染成死气沉沉的浓墨重彩,染红刷得惨白的墙壁,从四周滴下。

呼吸被抑制,难以言明的痛苦被掐在喉咙口吐不出来,双瞳边缘扩散。

无边无际的猩红,身上湿哒哒的感觉就像被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尸体。

黑暗,狭隘又无法逃离。

黑暗!

亚连好像又看到刚才那个满身猩红的身体。她在哼着“好疼”在叫着自己的名字,说:“医生,救救我”

他动不了身体阻止不了靠近。

“你这家伙给我醒过来!”

耳畔传来男人低沉沙哑略带怒气的吼骂,随后喉咙口刚才那种无法喘息无法说话的压迫感消失,重新感受到的是男人温热手掌半用力的卡在自己脖子上的触觉,是真正的被掐住脖子的真实触感压迫。

天花板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惨淡模样。

所有幻觉在那一刻消失。

眼前所见才是真实并且唯一的世界。

男人头抵住亚连的额头。黑如夜空的双眸向上提起审视这个银发的长了副娃娃脸的家伙。

他不会感觉错误的,这家伙刚才身上的死气浓重得一点都不像个活人,更像是殡仪馆里已经冰冷僵硬得像块石头的尸体。看似无知无觉不惧威胁。实际上谁都不知道早已没有呼吸的尸体会不会在某个瞬间睁开瞳孔扩散的双眼拉住你的手腕。

来自于未知的危险。

“给我听着。”

粗暴的抓住亚连脑后的发强迫他抬头。

亚连看见男人的双眼里几乎没有任何情感的波动,冷静得出乎人意料。

亚连并不知道,在这一刻他和男人所给出的评价相似得令人惊讶。

——尸体。

无声无息,无知无觉,却又有种致命的危险。

点点头。

“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给我好好抵住门。”

亚连想他能够理解男人口中的意思。门锁被男人一脚踢坏想要再锁上门是不可能的事,在这样一个四面只剩下墙壁的房间里犹如困兽,连个可以躲藏的地方都没有。更何况亚连并不认为躲藏会起到哪怕一丁点的作用。

“那你干什么?”

冷静。必须冷静。

他看见男人嘴角上提。那不是笑,那是在对自己的嘲讽。

“不管干什么都不会像你一样吓得连路都走不动。”

男人说完放开亚连,在房间里四处翻找。

亚连有些不明白这样一个一眼可以看完的房间里究竟有什么值得他这样不遗余力的找寻。他甚至想象门外的那个小女孩和这个男人是盗骗团伙。

半夜的医院,又只有自己一个人,随便吓吓就可以盗骗到不少的财物不是吗?

很可惜,事实当然不是这样。

因为没人比亚连自己更加清楚门外的那个小女孩,已经死了。

死在手术台上,死在他的手里。

这样一个生命就在他的手里消失,他在那段时间里总是做噩梦,梦到抢救室里用作零时抢救用的手术台,小女孩身体里的血浸透了白色的床单,然后床单像吸饱了水的海绵,任由鲜血一滴一滴的落在瓷白的地上。他梦见小女孩微弱的低吟呼救,说“我不想死。”

愧疚,所以才恐惧。

背抵的门板传来微弱的震动。

亚连听到尖利的指甲挠刮在门板上刺耳的刮擦声,那种感觉不像在抓挠门板,更像尖利带血的指甲抓在自己的背上。

他知道,那个小女孩就和他隔着一扇门。

冷意渐起。

走廊惨白的灯光从底下门缝飘进房间里,然后亚连看到一抹殷红顺着门缝悠悠淌进房间里,染红了白色的大理石地板,映在他的脚边刺得他双目生疼。

“她到了...”

也许无力爬起的身体就正爬在地上透过门缝偷窥他们,也许已经扶着门站起来血肉模糊的身体粘在门板上和自己隔着一个门板紧贴。

就在门后。

身体被一股力道往前拉。

亚连看见男人的脸在视觉里放大。

男人把亚连拉到自己身后,扭动门把拉开门抬手洒出一片白色粉末。

尖利的女声惨叫。

割据,拉扯。

亚连躲在男人身后隐隐约约看见那个几乎成为他噩梦的小女孩的身影慢慢变淡。

影影绰绰的光线透过窗帘射进房间。

天亮了。


TBC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