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晖日之芒(一)

注:ABO设定!ABO设定!ABO设定!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雷的小伙伴慎!!






神田 优坐在四人坐的餐桌前,对面坐着拉比和李娜莉,他坐在靠近过道的那一边,右手靠墙内侧的位置空着,他的面前就放了一份冷荞麦面。正是吃饭时间食堂里人声鼎沸周围坐满了人,也正因为如此这样一个空着的位置就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然而奇怪的是即使周围还有人正发愁没有一个可以坐下吃饭的位置也没有谁会想着过来询问一下是否可以坐在这里。

这三个人自小时候就认识,此刻他们只是低头默默吃着属于自己的那份食物。身处军队当中,又是战时,即使是一份自己不喜欢的食物也没有人会选择浪费。毕竟没人知道,吃了这顿之后还有没有下顿,或者说还有没有命吃下一顿。

不过此刻的气氛格外尴尬。三个人面对面坐着却谁都一声不吭,就连平时最善口舌的拉比都牢牢闭着自己的嘴。这种不说话的尴尬让他们之前的亲昵荡然无存。那时候的亲昵仿佛已经是很久远之前的事了。久远到想都想不起来再这样的境遇里他们也曾笑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各自低头,连一句多余的寒喧都没有,硬生生透着一股别人无法理解却显而易见的隔阂。

物事依旧,人却已非。

就在他们几乎要吃完的时候终于有个人端着托盘走到餐桌前,扬着笑容问道:“优,我可以坐在里面吗?”

来人的笑容格外热烈,仿佛六月炙热的太阳,照的人晃神。脑子里一晃而过的是同样的笑容。

却不是同一个人。

难言的滋味漫上心头将他淹没在汹涌浪潮之中,他身处孤岛,无人陪伴,一眼望去皆是无边海洋将他活活逼死。浪潮涌来打进嘴里,又咸又苦。

——是否和眼泪的味道一样?

“不行。”

敛下眼神。咬紧的牙根松开吐出两个冰冷的字节。

阿尔玛似乎也不太在意。或者说他早已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同样的一句话他问了五年,每一次得到的都是同样的回答,他从来没有一次得到允许坐在那个位置上一次过。

不光是他,应该说自五年前开始,那个位置就再也没人坐过。一直孤零零的空着,陪伴着同样孤零零的神田。

不过是一个位置而已,坐那里又不一样?

没人愿意去揭神田的逆鳞,别人是不敢,他知道是不能,而拉比和李娜丽是不愿。

那个少年不光是神田的逆鳞,也是拉比和李娜丽的逆鳞。

一起经历过的时光不会轻易磨灭。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这一点。

“那我坐旁边好了。”

他不甚介意的笑了一下,转身坐到离神田最近的另一侧桌边低头吃自己的午餐。

神田向来不是一个会浪费食物的人,此刻望着剩有大半荞麦面的盘子他却觉得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放下竹筷。好像还听见有人在耳边说浪费食物不好这种话。

那时候他的反应是什么来着?是说他多管闲事还是直接无视他的唠叨?其实现在想来倍多说几句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他却错过了。他总是在不停的错过,然后后悔。

“我吃完了。”

习惯性的放下筷子低语一声不等其他人给出反应就推开椅子起身离开。

吃到一半的拉比抬头望了一眼神田挺拔当中透着孤单的背影好像看到了同样孤单的自己。

他们都还活着,却也不算活着。

闪耀的太阳落下,拒绝再度升起。

“你这又是何必呢。”

看似喃喃自语得到了回应。

“没关系,我可以等。”

拉比露出有些嘲讽的笑,这样的笑容在拉比身上很少出现,他不是一个会冷嘲热讽的人:“你等也是等不到的,这里是十四区不是第九区,从一开始你就不应该来到十四区。”

神田 优把他当做朋友,从一开始就确定了的。

阿尔玛眨眨眼开口道:“你想太多了,我只是不希望阿优因为我的缘故而愧疚,而且——”

他顿了顿,似乎在犹豫是否要说出到嘴边的话:“亚连 沃克...已经死了。”

这句话一说出口刚才的喧嚣好像冬日里漫出的水在一瞬间凝结成冰扎到人骨子里。

拉比遥遥望向远处,翠芽般的眼眸半眯,流露出令人怀念的眼神。

让人忍不住想问问他,会露出这样的眼神,是否因为看见了那个融化隆冬积雪的少年?

他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无视了阿尔玛手掌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这种话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不要在阿优面前提起,他的话你是知道的。”

神田 优不允许任何人说这句话。自欺欺人的偏执。

对他来说亚连 沃克还活着。从来离开过。

他们在,他就还在。

容颜渐老,初心不改。



TBC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