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晖日之芒(二)

房间的位置有些偏,更别说还拉上了厚重的窗帘,因此正午的阳光透不到屋子里,只透过厚重的窗帘漏出隐约的橘色微茫。

神田 优就这么一个人坐在四四方方的房间里,也不开灯,显露出一种阴沉沉的,沉重的孤单。

他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没有军务的时候就躲在这个近似碉堡的房间里,隐藏在黑暗中沉默不语。当拉比敲响房门之后进入不出意外的看到的就是坐在办公桌后的神田。他挥挥手似乎在挥散什么随后走到神田面前。把手里小小的一块联络器递给他。

“第一区的联络。”

在神田结过手之后前一刻还闪着忽明忽暗光茫的联络器顿时汇聚成一束直射向墙面。全息影像里出现一个红发男人的身影。

“哟,看你这样子过的不怎么样嘛。”

男人惬意一脸惬意,再反观神田整个人虽然衣冠整齐但从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颓势,库罗斯嘴角一咧露出一个堪称恶意满满的笑容:“看见你过的不好我就放心了。”

神田并不回应库罗斯的恶意,略微侧头邹眉。“如果你只是来嘲讽我的话那可以了吧。”

“非也非也。”

男人说完这句话之后顿了一下,狠狠吸了一口夹在手指间的香烟,随后喷出一口白雾。

“我可是来给你送一个大礼的。”

大礼?在看见库罗斯时就邹起的眉头邹得更紧。神田并不相信库罗斯会好心给自己送什么大礼,毕竟要论起来的话库罗斯恨自己的程度不亚于自己。

“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元帅变成好人了。”
“好人...哈哈哈,这个评论为时过早了一些。”

不知为何神田眉头跳动有些不安。

“十四区不是还空着一个上将职位,我可是好心给你安排了一位上将来帮你排,忧,解,难。”
“......我绝不承认!”神田的话音里有着咬牙切齿的怒意。似乎恨不得一刀砍了远在千里之外近在眼前的库罗斯和那个他口中的上将。

“我还没死就想着往我这里塞人?!别忘了十四区的元帅是我!”
“别忘了的是你,十四区的元帅是你又怎么样?十四区始终是隶属于军团的。”

神田忽然觉得极度的无能为力。

为这个位置他拼了多少年如今到头来还是什么都做不到。

“呵,那就来吧,来一个我杀一个,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上将给我杀。”

这话说的也没错,从第一区到十四区一直实行独立治理,更何况十四区是整个军团出了名的独立行动部队,塞一个不能上战场打仗只能做一些技术性工作的人,在几乎每一个人都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十四区是不会受到半点敬意的。

什么是军人?军人就是手握刀枪剑戟,奋战在前。或身死,灵魂不灭,一个上不了战场的军人,不叫军人。

这里只信奉强者生存。

闻言库罗斯仰头“哈哈”大笑,仿佛听见了什么可笑的言论。“我期待你杀他的那一天。”

说完,集成一束的光芒收缩,随后通话被单方面掐断。

即使不承认。该面对的一样要面对。静默不言围观全程的拉比垂下眼眸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口:“其实你不肯承认他的理由只有一个,那是曾属于亚连的荣耀。”

十四区一位元帅,两位上将。其中之一是拉比,是个Alpha,还有一个,亚连 沃克。一个同情心泛滥的,Alpha。五年前战死沙场尸骨无存。连个留给人念想的东西都没有,徒留一个空落落的衣冠冢,让那些有幸见过他并且还记得他的人为之唏嘘。

他就像漫长黑夜中惊艳决绝的一席烟火,耀眼夺目刹那光华。

喉结动了动,神田显得有些难受。。

“优,不要辜负亚连的期望。”
“呵.....”

他的期望...?神田 优低下头冷然失笑,然后在下一刻Alpha信息素喷涌而出铺天盖地的袭向拉比。只听见他的声音里包含着无法释怀的绝望。“那我的期望呢!?”

他就这么撒手走了,连回头看看都没有,当时他是那么多人的期望。他背负着的重担有多重,走的路有多苦有多难又有几个人知道?现在却又谁都可以用另一个人替代他,轻而易举的磨灭他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手握成拳。

“我不会妥协的...只要他敢来...我就敢杀...!”

亚连 沃克。军团历来最年轻的上将,最终蒙上满堂尘埃在无人会记得的过去陨落。

他不能连唯一还属于亚连的东西都留不住。

人总是要用情至深方懂得痛的滋味。


TBC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