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晖日之芒(四)


晚上神田喝多了。

坐在主宾位上,狭长的黑眸一错不错的盯着坐在自己下手的人。看他谈笑风生,悠然自得任谁来敬酒都来者不拒。独独从始自终都不肯把目光移向他给他一点施舍。

过高的悬崖只有一个人的容身之处,既然选择了站在上面,那便是无尽的孤独与寂寞。

站得越高,也就越冷。

放下酒杯脚步有些踉跄地走到涅亚跟前。刚开始涅亚以为他是来敬酒的,刚拿起酒杯的手腕还来不及拿到面前便被一把抓住。

心下焉得一阵失控跳动。他忍着把那只手甩开的冲动皮笑肉不笑。“元帅...你醉了吗?”

其实醉与不醉他并不知道...也和他无关...不是吗?

神田心里是清醒的。无比的清醒。他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在想要说什么。想问问他这些年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可神田知道自己无论问了什么追寻一个什么样的答案都不会得到,更不应该是在这个时候。

可他忍不了。看着那张和亚连一模一样的脸就觉得什么都无法忍耐了。

五年,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他是怎么熬过来的?那么痛苦,那么绝望。太阳落下还会再度升起,可他的太阳落下却再也不会升起。

可能怪谁呢?罪魁祸首就是自己,除了日日夜夜的自我折磨还能怪谁?

“你到底是不是他......?”
“是谁?”

涅亚有些恶趣味的眨眨眼,两人之间原本隔了一张桌的距离,只见他腰身向前倾和神田面贴面,在只有神田看得到的地方勾起冷冷的嘲笑。看起来有些恶作剧似的调皮,如此生动鲜活。

“像亚连 沃克?那个已经死得连渣都不剩的上将吗?”

话音刚落被捏住的手腕猛地被一阵疼痛席卷。疼痛让他有些不适地抽动眉毛,然而还嫌不够似的。“拜托,我长得有他那么蠢吗?”

蠢到尸骨无存,死无全尸。

“元帅,你弄疼我了。”

即使手腕疼得让涅亚想哼出声来他仍旧不留余力地挑衅着。他甚至不在意自己被捏得“咯吱”作响,发出濒临死亡呐喊的手腕。

别人毫不知情,看着他们两个人还以为正在寒暄。这也不奇怪,毕竟涅亚和曾经的亚连是如此相像。

“你会觉得疼吗?”
“当然!即使每个人都说我和那个死去多年的沃克元帅很像,可我和他终究不是一个人你说对吗?最本质的区别就是....他是个Alpha,而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柔弱无比的Omega。”
“他没死!”

还没等涅亚说些什么两个人便被察觉气氛不对的拉比拉开。如果说一开始拉比还担心神田会想法子杀了涅亚这会儿他简直是顾虑全无。

无论这个人是不是亚连,对着这么一张脸神田永远不可能下得去手。

“阿优你喝醉了吧?涅亚上将可是Omega。”

不动声色收回手,涅亚握住自己的手腕轻轻摩擦试图减轻因为神田过于用力而发麻发痛的手。

“是啊,不管再怎么想象我和亚连上将都是两个人,像我这种连枪都用不好的无名小卒怎么配和威名赫赫的亚连上将相提并论呢。”

说着眼珠一转。“只可惜亚连上将年纪轻轻就战死沙场,现在由我来接任他的位置感觉还真是对不起他呀,说起来......当初可是元帅亲眼见证他的死亡的吧?虽然外间相传你们关系好可自欺欺人并不是一个好行为。”

没错。他对得起世上所有人,只有一个人是他这辈子无法偿还注定了辜负的......

听到这里拉比有些心惊肉跳。于情于理,拉比和亚连曾经是兄弟,是朋友。任谁都听不下去这些话。于是少见的板起脸:“涅亚上将,有些话不该说。”

“抱歉,我好像喝多了。”

无所谓的耸肩,随后留给神田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暴风雨的前夕总是平静的。

涅亚刚才那番话无疑是在向神田证实了什么。

同时也是一种挑战。

涅亚背后的副官等到神田拉比彻底离开长吐出一口气,两手按在涅亚肩头。

“你这样挑衅他是不是太冒险了?”
“有吗?”
“这不是你一贯的作风。”

半长的发垂在脑后,如果不看发色有时候比起副官这种身份会让人觉得他们更像兄弟。林克一向严肃的脸从来没有露出过笑容,此刻看来更是一脸发愁。这个人本性如何他自然知晓,这般不似他的行事作风不禁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林克,或许我不该来到这里。”
“可是你已经来了。”
“是啊......”

无论自己究竟是涅亚还是亚连,就算自己把这张脸削皮换骨变成一张完全陌生的样子他也一定会认出自己。

自己刚才不过是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

他想要又害怕的回答。

这种可以忽略掉皮相直面灵魂的亲近曾经让他为之一度雀跃欢呼,如今看来却是这般嘲讽。

可是神田 优,即使你认出来了又能怎样呢?


TBC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