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晖日之芒(五)


天气出乎意料的糟糕,乌云灰蒙蒙的覆盖目光可及的天空,压低顶在头顶上让人产生一种难以呼吸的窒息感。

此刻的涅亚正站在十四区为他空出来的地下实验室里。单独隔了一件观察室,观察室下方才是真正的实验室,被钢化玻璃隔开,黑色钢筋枝桠交错,下方人分成几拨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涅亚红黑相间的军装领口扣得严严实实,白色过大的实验服套在外边,军帽被摘了下来随手放在边上的实验桌上。

本来就是地下实验室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灰尘味道,尽管排风设施做得不错空气中也还是一股窒闷感,更别提地上的天气也好不到哪里。

外面快下雨了。实验室里好几个人都热得脱去外套只身着衬衣在一台机器面前捣腾着。也就涅亚一个人还穿的整齐,其实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他额前鼻尖细微的汗珠,可对他而言这样被包裹着会让他更加有安全感。

那几个实验人员捣鼓了半天那台机器忽然冒出一缕黑烟,然后“碰”的一下炸开,金属的碎片四下飞散乱弹割伤好几个人。

或许是这样的事情常有发生几个研究人员并没有大惊小怪,但是很明显的脸上还是浓浓一股失望。

这次实验已经做了几十次,每次都爆炸,东改一点西改一点依旧没多少进展这不得不让人有点失望。

其中一个人叹口气:“抱歉上将,又失败了。”

闻言涅亚轻轻摇头:“没关系,总会成功的。”

涅亚现下虽然军衔是上将,可手中并没有实权,主要最的都是武器研发。

想到这里,涅亚连想掐死库罗斯的心都有了。武器装备哪里是这么好研发的?想要一次成功不知道得失败多少次,虽然涅亚早已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每次看到努力这么长时间的成果就这么失败了总有些不是滋味。

神田踏进这个阴郁的地下室时看见的就是涅亚一手环抱在胸前,那双精神好看的眉头牢牢的邹起。穿着黑色长靴的两条笔直长腿交叉在一起半靠半坐在身后的实验桌上,地上四处散落一地碎片,显得狼藉一片。

军靴踩踏在地面上发出来的闷响在密闭的地下室里无限放大,唤醒涅亚烦躁的神经。

本来就不是很舒服的心情在看到来人是神田的那一刻低落谷底,也因此口中所说出来的话也带上浓浓的尖锐感。

“元帅大驾光临还真是让我有些始料未及。”

对于涅亚这种反应神田一点也不意外,不如说被这样冷嘲热讽还能让他心里好受一些。

越是亏欠一个人就越是想用尽一切的补偿。

“怎么样才
了?”

没有得到这人想象中的还击涅亚显得有些失望。“放心吧,不会把你的实验室炸坏的。”

“既然给了你弄成什么样都是你的自由。”

看着眼前这个人一肚子火找不到发泄的样子神田破天荒的有些想笑,不过真笑出来的话一定会招来他的恼羞成怒于是只能作罢。

当他知道这个人是武器研发的主要人员是着实吃了一惊。他没忘记当年亚连最怕的就是熟悉新式武器说明书。因为实在太多了,每次都是一脸难捱的样子。

却没想到如今的这个人竟然成为了最无法忍受的那一种。

他甚至有些不敢确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他。

“我过来只是想问问你吃饭了没有。”
“我说没有的话元帅你是打算请我吃饭吗?”
“如果我说是的话呢。”

盯着神田那张面无波澜的脸看了半天半响还是无力的收回自己探究的目光。

什么都看不出。

他一直不太能明白神田 优这个人在想些什么,永远都是一副冷淡没变化的脸,确实很难让人从那张脸上找出什么破绽来。

请吃饭什么的......还真是出乎人意料。

垂下眼眸。“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站直身体,也不脱去身上白色实验服走在神田身前,手习惯使然的伸进兜里摸索着掏出一包烟。从中抽出一只然后点上。

灰白的烟雾从嘴里吸进肺中,有些呛人,却又带着说不出的舒爽快意。没等涅亚再吸一口夹在两指间的香烟就被另一只手抽走,这让涅亚显得有些不满意,就像一只正在进食的狮子被夺走口中的食物。

两个人谁都没先动。就这么堵在实验室出口互相较着劲。门内门外堵了好几个人正要进出一脸尴尬的工作人员。

两个人一个是元帅一个是上将,更何况一副下一秒就会打起来的样子,任谁都不会不开眼叫他们挪挪干这种明显出气筒的事。

“还给我。”
“不还。”

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涅亚收起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再说一次,还给我。”

拿着烟的手全然不顾烟头还燃烧着一个用力直接把烟捏断,随后把被捏断的香烟一把扔在地上靴底踩上去还碾了碾。用行动给出回答。

“吸烟对身体不好,以后别抽了。”

涅亚听见这话几乎被气笑了。抬起手指若有似无地点了点神田胸口。“军区没规定不能吸烟吧?而且你以为你是我什么人?元,帅。”

面对涅亚的挑衅不为所动率先走出门外。“现在什么都不是,以后你就知道我是你什么人了。”

“元帅,你还真敢说......”

你真以为我是亚连 沃克那个傻子,同样的亏还会吃两次吗?



TBC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