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晖日之芒(六)



和神田面对面的坐着,无论自己怎么冷嘲热讽挑衅都得不到回答让涅亚显得有些烦躁,什么都不肯说却偏偏带着他去往原本应该熟悉的地方,简直像在博同情似的。

一点一点的,试图唤醒他曾经的留恋。

“你不吃吗?杰利做的糯米丸子。”

面前放着的糯米丸子还冒着热气。是杰利特意做的。还热乎乎的冒着热气。

拿起丸子咬了一口,还在热的。熟悉的味道和场景会让人一瞬间忘记匆匆年轮刻画过的所有事情......

就好像还停留在当初.....

——然后被现实不留余地的侵袭。

神田看见涅亚的眼中依稀有动摇的神色。但是随即,眼中的那抹动摇被迅速收起换为冷若寒潭的阴郁。

将手中还拿着的糯米丸子扔在盘子里:“你这是什么意思。元帅!”

涅亚握成拳放在腿上的手有些颤抖。元帅两个字咬的极重,仿似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人脸颊生疼。

让自己手足无措。

他竟然动摇了?!竟然想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

这种愚蠢至极的想法。

——却也偏偏最动人

相比于对神田的愤怒,更加不可饶恕的是自己如此轻易动摇的心。

如果原谅了他,那自己曾经受过的苦难又是为了什么?

不会原谅,也不会再相信。

丸子落在盘子里时酱汁飞溅出来溅在神田的衣襟,让他看起来有些狼狈。

他不知所措地低下头解释:“我以为你会喜欢......”

低声下气的讨好换来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以为?元帅你是有多了解我啊?”

说完猛的一掌拍在桌子上,“砰”的一声将食堂里本就不多的几个人吓了一跳。

涅亚冷笑着转身而去。

被这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落了面子神田也不恼,步步紧跟在涅亚身后一前一后离开。

不过是被落了面子而已有什么关系?

他不敢奢求原谅,但如果这样他心里能够舒服一点他乐意至极。

无论走得快或慢,身后的脚步声依然如影随形,仿佛背后灵一样的感觉让涅亚不胜其烦。

停下脚步回头瞪视一言不发的男人。

“饭也吃过了还有事吗?”
“我送你回房间。”
“怎么?元帅这里有我见不得的东西?”

对于涅亚这般尖锐的问题神田却是暗沉无光的眼眸里露出点点星火,柔亮得几乎溢出水来,满满都是沉浸在回忆里的柔情。

他甚至还记得当初的豆芽菜第一次来到十四区无头苍蝇一样迷路而不得不在走廊上睡了一晚的事情。

那时候看着他在晚秋时节里被冻的微红的鼻头只觉得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现在再度想来却觉得能够再一次见到简直就是对自己这个手握利刃之人的恩赐。恍如隔世的慈悲。

“你会迷路的。”

说起来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而为之。他现在住的房间正是当初亚连 沃克的房间。彩色玻璃映照黑白格子的地板,金属架的单人床,墙上挂着的小丑壁画一切如常仿佛正等待主人回来。

然而没有谁会是一成不变。他也不能免俗。

“你放心吧,我自己的房间没人会比我更熟悉。”

涅亚清楚的看见,当自己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神田眼中满目星华陨落为一抹化不去的哀伤。

这样的眼神.......

“元帅,你这么缠着我是不是就想要知道我到底是谁?”

神田闻言心下一惊:“不是——!”

然而他的阻止来得似乎晚了一些,下一秒只见涅亚唇角勾起带着一种满满恶意的我笑容说出那句神田最想听到。也最怕听到的话。

“是啊...我就是亚连 沃克.....”

......

嫌不够似的。

“那个五年前就该死掉的亚连 沃克....怎么样?我没死让你很失望——?”

话音未落便嘎然而止。涅亚,或者应该说亚连被神田两首搂住拥在怀中,嘴被一只手捂住不让他发出一点声音。神田埋首在亚连的颈侧声音僵滞而脆弱:“别说了...别说了...豆芽菜...”

亚连昂头往上,眼神无焦距的透过灰暗的天花板。被迫抬起的头颅不肯底下,在听到熟悉的称呼的时候两眼最终还是无力地闭上,在眼中似乎有什么将要坠落的前一刻。

太迟了.....

如果你肯早一点相信我....可是神田...我已经不会相信了....没办法再相信你了......

缓缓拉开捂在自己嘴上的手。亚连的声音听起来犹如垂垂老矣的迟暮之人。带着抹也抹不去的苍凉。

“神田,我从地狱深处爬回来...不是为了再一次跌回去的。”

曾经从人生高处狠狠跌落,从希望之巅落入绝望之谷,失去爱人生命,如今的他就像坠入夜之海的太阳,再也燃烧不出灼人灵魂的光芒。

亚连 沃克已经死了。



TBC

评论(9)

热度(38)

  1. 一叶知落秋木苏kanis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