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po主回家生娃去了

【神亚】无题

风在嘶鸣,雨在哭泣,灵魂流浪在没有终点的地方。



神田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生活。就好像他一直在沉睡,在某一天醒来时就是这幅模样。宛如行尸走肉的身体漫无目的的行走。谁都不知道下一个转角会出现什么,谁都不知道下个目的地是否会是终点。


在暴风圈的中心,灵魂无所依靠。

曾经的曾经。

下雨了,有人为他遮伞挡去雨珠,即使自己早已浑身湿透;起风了,有人讨好的守在他身边为他披上外衣,即使自己早已浑身冰冷。无论何时,那个人都是用着近乎讨好的面容等在他的身后,只为他的转身就能够看见。

脚步不停歇。

他从未想过要回头,也从未想过要停下脚步等等那个步履不稳的人。自顾自的往前走,理所当然的,他认为那个人永远会追随自己的脚步,永远不会放弃自己。

于是肆意妄为,任意伤害。

他脚步不停,所以不知道那个人追寻的脚步早已伤痕累累;他不回头,所以不知道那个人早已泪流满面。

当有一天,那个人抱着满身伤痕挡在他的身前之时他才看见那个人银白的发丝早已垂败不堪,灰色的双瞳早已被绝望占满。

他对那个人嘶吼怒骂,欺辱践踏。

然后那个人终于停下再也无力行走的脚步。离他那么远那么远。

俨然醒悟,他回头,却再也找不到那个痴痴守候的人。

忘了时间,忘了空间。

他看见那个人站在他无法触及到的地方。眼瞳沾染了被绝望绞碎的泪花,犹如曾经镜中的自己,一片死寂。

他惊慌,他恐惧。

他想说“别离开我。”

可是那个人决绝离去的身影任他如何挽留都不停下,带着满身伤痕与鲜血,泪水和绝望。

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时他对自己说:你好,神田。

第一次和那个人吵架时他对自己说:我叫亚连,不叫豆芽菜。

第一次和那个人并肩作战时他自己说:我希望我们是破坏的救赎者。

第一次和那个人裸裎相对时他自己说:神田,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

好多好多第一次......

纷纷绞碎成残渣。只剩下那个人哭花的眼睛和凄绝的笑容。

那个人第一次对自己说:神田,我一生最大的幸运就是遇见你,最大的不辛就是爱上你。

泪不小心模糊了双眼。

那个人最后的面容慢慢模糊,和他的脸重合在一起。

那个人第一次就是最后一次,在他的臂弯里冰冷了身体,停止了呼吸。

他对自己说:神田,如果有来生,我不想再遇见你。

惟愿来生...再不相见......

那一刻他似乎懂得了什么,却永远失去了。

被他刻意遗忘的情深回忆蜂拥而至。

他看见那个人在食堂吃饭笑的幸福。

看见那个人穿着被淋湿的白衬衣站在自己的浴室里可怜兮兮的眨眼。

看见那个人在夜深人静的夜晚依偎在自己身旁睡得安详。

看见那个人在早已落下灰尘的房间里独自哀泣,背负自己所给与的冷漠与伤害。

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

他看见许许多多如此不同又如鲜活的那个银白身影。

他想对那个人说;别走,别离开我。

他相对那个人说;对不起。

他想对那个人说;我是真的很爱你。

他想他会给那个人买他喜欢的糯米丸子,他想他会在那个人夜深不安的入眠时紧拥在怀里,他想他会在那个人独自战斗的时候承担他的痛苦。

春天赏樱,夏天望月,秋天弄枫,冬天观雪。

他还有那么多想对他做的事,想对他说的话。

可是他忘了。

那个曾经他以为一辈子都会跟在自己身后的少年,那个豆芽菜,已经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雨渐大,风不止。

哽咽渐起。

评论(1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