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虚妄狂想曲(八)





不知是不是因为那晚的记忆太过深刻的缘故,亚连最近总是在做梦。

梦里稀奇古怪乱七八糟的片段连不成串。

最后他总会听到小女孩的声音。

然后惊醒。

这样的日子已经连续好几晚了。坦白说因为那晚的“撞鬼”事件发生之后亚连就连睡觉都不敢睡得太死,就生怕一不小心又发生那晚的事情。

可是没有,那晚就像一个玩笑。

没有小女孩,没有歌声。

有的只是在梦境中反复出现的一句话。

听不真切。


......



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神田坐在办公桌前,脖子上还挂着个听诊器。戴着一副眼镜把刀刻般的凌厉轮廓掩盖起来。即使双眼隐藏在眼镜之下依然能看得出那双狭长的眼眸上扬所散发出的疑问。

“神田你上次好像没有带眼镜吧...?”
“和你没有关系吧。”
“不,只是看起来有点不太习惯...”

无声咧咧嘴。

说实话亚连可没想过神田会是这样一个...面冷又毒舌的闷骚男。毕竟在那晚上人家可是有救过他。

可是果然啊。人不可貌相这句话是正确的。

等等,现在自己有闲心想这些吗?

“其实我比较想问得是神田你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

此刻正值半夜12点。病房里的病人早就休息了,走廊上静悄悄的除了护士站值夜的护士还在基本上难以见到其他人的影子。

亚连整个人被绑在椅子上,正对面是悠闲的神田医生。

“为了防止你这胆小的家伙脚软。”
“不不不。就算是脚软也用不着把我绑起来吧?!你这根本是拿我当诱饵了吧!”

事情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还要从早上说起。

因为那晚的撞鬼事件之后亚连已经连续几晚上都没有休息好了以至于眼底挂着浓重的黑眼圈。

“哈喽~!”

脖子被红头发的医生搂住,映入眼帘的就是红发医生艳若骄阳的笑脸。

“啊,你好,拉比。”

拉比是内科医生。一个医院抬头不见低头见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就认识,更何况这位拉比医生可是个典型的自来熟。

“咦咦咦——?!亚连你怎么了?黑眼圈好重!”

不由得一声苦笑:“嘛...总之是一眼难尽。”

不知有心还是无意,拉比拍着亚连肩头笑道:“哈哈,该不会是撞鬼了吧。”

话音刚落,拉比看到亚连本来就不算好看的脸色似乎...更加不好看了...?于是拍肩膀的动作顿了顿。有些皮笑肉不笑。

“你该不会真的撞鬼了吧...?”
“...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的...”
“嘛...在医院里遇到这种情况也算正常啦...”

说完这句话拉比都想给自己两巴掌。

谁会觉得正常啊!!

咦——!说起来他好像记得有个人也是在这个医院就职来着。

“亚连别担心!拉比哥哥带你去找厉害的除妖师”
“除妖师什么的——”
“别这么不相信,他可是货真价实的,世家继承人哦!”

说完,不由分说的拉起亚连就走。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亚连被拉比口中所说的世家继承人也就是神田,给结结实实绑在了椅子上。美名其曰是怕他脚软,说到底就是把他当诱饵了吧。

一顿无意义的争辩之后亚连也放弃了,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喃喃自语。“神田,其实那孩子也相当可怜的。”

亚连不懂,人命就这么不值钱?

他在这个生死一线的地方,面临着来自病人来自各种细菌的威胁,每天做的就是如何多救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而这个世界上却又有这么多,漠视生命,并且给予伤害的人存在。

医生救死扶伤?其意义究竟在哪里?

还不如什么都不做,反正人总会死何必做那么多无用功呢?

“与其有闲心想这些不如考虑考虑你自己。”无所谓的站起身走到亚连身边。神田想他也许能够理解这个人在想些什么。

既然所谓的法律不能还她一个公道,就只能自己报复。

这个世界上总是这样。人命,法律。只要你有钱,什么都可以蔑视。没有谁会在意一个本来就是孤儿的生命。

谁都给不了她公平的裁决。所以只能自己选择两手沾满鲜血。走上复仇的道路。


“你可是她最后的执念。”


TBC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