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po主回家生娃去了

【神亚】虚妄狂想曲(九)




寒意从脚底升腾而起,带着难以言明的僵麻感顺着小腿大腿一直爬往身体各处。

——有点冷。

亚连突然打了个激灵。

意识有些迷茫。脖子垂坠了一段时间有些酸疼,身体还是保持着坐姿,不对,准确说来应该是被绑在椅子上的姿势。

转动了下脑袋亚连看到神田老神在在的坐在床铺上,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闭着眼而已。

“神田...?”

也许是因为刚才睡着了一会儿的关系,亚连的声音在此刻听起来有些迟钝的顿涩感。听到呼唤自己的声音神田睁开眼睛,漆黑的瞳孔在这样幽深的黑夜中有些闪闪发亮的意味没有半分睡意。

“干什么。”
“我刚才是睡着了...?”

闻言神田挑挑眉没有做出回答,不过动作给出的回应显然是肯定的回答。

“现在几点了?”
“2点。”

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2点...?也就是说他至少睡了2个小时...?!两手被绑在椅子后面的这个姿势睡了2个小时?!

“开玩笑的吧...”

手腕动了动。

“话说你能不能先把我放开,这样我很难受。”

神田看看时间。半夜2点。绑了这家伙两个小时也是该给他松松绑,站起身走到亚连身后抽出漆黑的刀刃把绑在亚连手腕上的绷带割断。

“为什么还会带着刀啊。”

得到自由的两手手腕转动着,上面已经勒出了一条红色偏紫的痕迹。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得到自由之后僵麻的感觉立刻从手掌处传来,两条手臂一跳一跳的好像有数不清的针扎在上面一样。

“这是杀生刃。”

凌晨两点,也不知道那家伙还会不会来,虽然是不确定总也要做好万全准备。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白炽灯突然闪了一下随后立刻复原,一瞬间,真的是只有一瞬间的黑暗,如果换做其他人估计也只会当做是接触不良,只可惜现在这两个人一个是名义上的除妖师,而另一个更是被鬼缠上的倒霉蛋。

已然入鞘的刀被神田立在面前,一手拇指搭在刀鞘口做好随时拔刀的准备,一手拉着亚连把他扯到自己的背后。

白炽灯再度闪了一下,两下,变本加厉闪得越来越厉害。黑暗与白光交错弄得人眼睛发疼,似乎在昭示着什么。然后连续几下伴随“吱吱”电流声“啪”的一下,这个狭小的房间彻底陷入黑暗。

“来了吗......”

躲在神田身后的亚连有些痛苦的蒙上眼睛。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所以拜托不要说出来...”

很恐怖的啊。

狭长幽深的眸子微微闭合遮住了半个瞳孔,视线借着窗外的惨白兮兮的月光神田看到了,窗边靠墙角的地方立着一个黑色的阴影。

不声不响,仿佛黑夜中沉默的魔物。

虽然意义上不大一样,但“鬼”与“魔”也相差不了多少。

身后,亚连拉着神田垂坠到腰部向下一点的衬衣衣摆,因为神田要比他高一些的缘故,亚连只能微微侧头越过神田的肩膀顺着神田的视线看过去。

那个女孩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静谧又诡异的气氛就在两人一鬼中来回流动。

过了好半天,就在亚连以为气氛会一直这样僵持下去的时候,墙角站着的女孩却突然开口了。

或许用开口这么一个词并不合适。因为亚连并没有看到女孩有任何动作。可他就是听到了。女孩稚嫩又干涩的声音。

在之前好几个无法安稳入睡的夜晚,亚连总是梦到这个女孩。梦中的女孩一直重复的话在这一刻终于真切的听到。

——谢谢。

她说,谢谢。

手指颤动,松开紧紧攥着的衣摆,亚连越过神田的神田似乎想向那个女孩走去。

亚连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圣人,他只是比别人多感了一点,努力想要做多一点事而已,或许真正的他,只是一个需要寻找外物来证明自己存在,没有安全感的人罢了。

但现在,他只是想离那个女孩近一点,也许除了一个拥抱他什么都给不了。

手臂传来大力的拉扯。

“干什么。”
“神田...我们好像...误会她了...”

她没有想过伤害,尽管她的方式吓到自己了。

神田无法形容当看到亚连回头的那一刻,心中所蕴升的是什么滋味。平凡...又如此惊艳...就是这样的矛盾,让他心甘情愿的松开拉着他的手。

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个女孩。然后屈身蹲在她的面前,和没有眼珠的眼眶对视着。

明知面前的女孩不是人说不恐惧那是假的。此刻亚连就害怕得双腿都在打颤。

可就算如此他也依然用这个平等的姿态和女孩对视。

“吓到你了对不起...沃克医生...只是无论如何都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没关系。”

声音都是颤抖的。亚连死死的咬着嘴唇,灰色的眼里亮晶晶的盈满了水雾,最终仿佛忍不可忍般,那些闪动隐隐月色的水珠从眼里落下,沾湿了抖动着的睫毛。

“才是...对不起...”

——对不起...在你活着的时候没有救得了你的生命...死后没有救得了你的灵魂...

枉死的生命是不被允许进入轮回的。

可无论是何因果,犯下杀孽都不可能被轻易的饶恕。

这女孩无论如何选择,最终都是一条走向无间地狱的路。

——就这样小男孩安然入睡
——喘息着的灰烬中火焰 一个 两个
——漂浮的泡沫 爱慕的面孔
——垂落大地的数千梦想 梦想..

响起歌声。是属于男人的低沉微哑的嗓音,没有曲子自顾自的唱着。
亚连回过头,看见神田原本手中拿着的黑色长刀被放下立在身边,两手环抱在胸前背靠墙壁。脑袋低垂着被过长的黑色刘海遮住了眼睛以至于不太看得清他的表情。

——在银色瞳孔摇曳的夜里
——璀璨的你诞生于世
——就算数亿的年月将无数的祈愿归于尘土
——我也依然会继续的祈祷
——请一定要在这个孩子 充满爱的双手上留下吻痕
冰冷僵硬的手掌覆上亚连流着泪的脸。

“...谢谢...在这个残忍的世界里...给我最后一丝温柔...”

——嗒

泪珠滴落在地上发出几不可闻的声音。

被乌云遮蔽的月亮再次露出微光,映照出只有神田和亚连两个人的房间。

“神田...你刚才那是...”

抬起头,眸子被月光映射得璀璨生辉。平日看上去冷厉的轮廓此时看上去柔和得不可思议。

“不过是安魂曲罢了。”




TBC

评论(11)

热度(41)

  1. 一叶知落秋木苏kaniso 转载了此文字
    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