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虚妄狂想曲(十二)



第二天,学校里炸开了锅,学校停尸房里的尸体少了一具。也不知道是谁传出的这个消息,却好像荒原里枯萎的野草被一把大火撩起怎么都扑不熄,颇有越燃越烈的趋势。

接踵而至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怪谈传闻。无论什么时候人都少不了八卦心。

不过被这么一说亚连才真切想起来在搬入教师宿舍时候闻到的味道是什么。是福尔马林。在亚连还在读书的时候无论走到学校那里都可以闻到这个味道,工作久了,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来。

更别说亚连还亲自和那具消失的尸体面对面接触过。看看神田那张黑得要命的脸就是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没那么简单。这样一想想还真是......让人毛骨悚然啊。亚连就想不明白了,想想他的人生前二十五年还顺溜得要命,怎么出了场车祸回来就老遇到这些稀奇古怪的倒霉事?

如果说之前那个小女孩的事情是自己乱说话的缘故这一次亚连敢保证自己绝对没有做什么会招惹这些东西的事情。

暗自纠结的亚连突然想起来,自从下课后神田就不见了。虽然神田去哪里了和他没多大关系,可换个方面想想就是真的有鬼来了还可以关门放神田啊!虽然上次神田没怎么出力,可不管好歹,人家好歹是个除妖师不是?总比他这个除了叫救命什么都不会的家伙强吧。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亚连还是相当有自知之明。

想到这里,什么批作业,备教案统统不管了。站起身就准备出门。

不过在亚连站起身的时候神田推门而入了。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白衬衣的袖子被卷到手肘,手里还提着个木桶,眉眼,嘴唇,下颚紧绷成一个流畅的弧度,走动前额前细碎的刘海随风而动,仔细看的话还发现额前已经被汗浸湿。

提着木桶,神田三两步走到亚连面前然后放下。盛满水的木桶随着这个动作溅出几滴水花,里面还漂浮这几根柳树枝。

“神田你这是...?”

虽然神田实在不想解释,可无奈亚连那张脸在他看来实在太蠢了,蠢到不好好解释一下的话这家伙肯定不会照办。

“柳树枝浸泡的水。擦身体可以暂时掩盖你的气息。”

说完,从包里掏出个木偶不知道倒腾些什么。

“可为什么......”

手上的动作一僵。

“你该不会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吧?”

神田保证这家伙一定会死的很快。


******************************************************




月色早已爬上了枝头。两人同住的房间里亚连的那张床空落落的,只在被窝里贴了一张在亚连看来和鬼画符没两样的符纸贴着的人偶处置之外什么都没有。木偶心脏的地方滴了亚连无名指尖的血。

一想到这里,亚连觉得好像指间还在隐隐作痛。无他,只因神田下手实在太重。

而亚连本人则睡在神田的床上,和神田一起。

本来就是单人床还要睡下两个大男人显得有些拥挤,随便动一动都会碰到对方的身体,亚连侧着身体动也不敢动,可就算如此他的后背也已经和神田的熊坦贴到了一起。对方呼出的气息有有的飘过耳朵落在脸颊,热不说,还有些尴尬。

可就算如此亚连也没想过和神田分开。实在是亚连完全不想一个人人面对那具女尸。

“真的会来吗?”
“肯定会。”
“你就这么肯定?”
“......别废话。”

因为背对着神田的缘故,亚连并没有发现此刻神田的眼眸里有些微蓝的光芒。

不过那也只是一闪而过。

从昨晚上神田就发现,区区一个死亡半个月的女尸怎么可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把这只豆芽菜的魂拉走,还差点被吃掉。除了死于非命埋在大凶之地的百年湿尸,就算是这样,都少之又少。

而且......

“来了。”

被神田这么一说亚连才惊觉屋子里有些冷。凉意顺着脚趾爬上四肢汇入骨髓,在夏日的夜里冷得实在不正常。虽然让他冷得有些瑟瑟发抖,可因为紧张,额角还冒出细密的冷汗。唯一的热源只剩下被神田前胸紧贴着的后背。身体下意识的往被子里缩贴紧身后的热源,只留出两只圆滚滚的眼珠。

接着亚连看见本来被锁着的门嘎吱一声开了条缝。那条缝越来越大,一直脚踏了进来,然后是全身。黑色的头发很长挡在脸前,随着那具身体每一步晃动都有极其轻微的水滴落在地面上干脆之中带些许的粘稠声音。

不用看亚连都敢肯定黑发之下绝对是没有脸皮的。

湿哒哒的身体走到亚连的床边就停住了,由于是对着她的背亚连看不清她正在做什么,但是没一会儿亚连就听见那边传来咀嚼的声音。

身体的神田咂舌,掀开被子不知道摸了个什么东西朝女尸背后弹过去。

“嗷——”

凄厉的尖叫震得人耳朵发痛,然后亚连看见转过身面朝他们的女尸嘴里还塞着神田早前放在床上当替身的木偶。

“该死!”

嘴里低咒一声。见女尸从窗户扑了出去神田一跃而下紧跟对方跳窗而去,徒留下分不清状况的亚连一个人在黑漆漆的房间。

“你等等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



TBC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