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瓶邪

一不小心错过吴邪生日QAQ


今天补上,虽然这乱七八糟短得不忍直视







吴邪叫他小哥。

吴邪叫他闷油瓶。

吴邪叫他张起灵。

他想回头看看,靠近他的身体,拥抱他的体温,亲吻他的温暖。

却最终头也不敢回。

在看着青铜门关上的那一刻他好像看见吴邪的脸,燃烧着的怒火让吴邪的脸泪流满面,也让他泪流满面。

张起灵觉得自己死了。

或者说他从未活过。




在混沌里他想起吴邪。

吴邪带着他去灵隐寺。闭着眼虔诚的跪在蒲团上,三跪九叩以额贴地。

惟愿满天神佛,护张起灵一世平安。

只是愿望太过美好,却从不曾得到回应。

那样普通的青石板,张起灵走过,爬过,狼狈不堪连站都站不起来过,却从未跪过。

吴邪叫他。小哥,都来了就拜一下吧。

他只摇摇头。我不信。

他看见吴邪沮丧的眉眼拢拉着。人总得有点信仰,不然太无聊了。

张起灵拉过吴邪的手腕。声音轻得一脱口就被风吹落天涯四散。

他说。

吴邪,我只信你。

是信任,亦是信仰

让他甘愿跪倒在吴邪面前,去亲吻他的衣角,感受他粗糙的手指,温暖的笑,以及小心翼翼的试探,略带紧张地牵住他手指的温度。

他看见吴邪红了耳朵。嘴里念叨。

却最终所有遣卷缠绵都抵不过离别。




他在混沌之中。

看不见日月星辰。

看不见时间流逝。

青铜门里的时间过得异常快,快到常使他错以为自己早已华发满鬓。

却也异常慢,慢到往昔一人走过的孤独与黑暗都仿佛是前世之梦。

张起灵还活着,却也已经死去。

他卷缩着身体。

黝黑平静的眼眸宛如一潭死水透过混沌望向远方。只有在想到吴邪的时候才惊起一阵波澜。


他说。

吴邪,我想你。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