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虚妄狂想曲(十三)


紧跟着跃窗而出的神田往窗前一扑,刚刚抬起的脚立刻顿住。

这种老式楼房三楼的距离算不上太高,神田跳下去接力往地上一滚卸掉大半力道然后也顾不上亚连站起就追,一系列动作毫无破绽可言,可换做亚连的话不死也得断条腿。

几乎没有犹豫,亚连转身推开门从楼梯上追去。

跑动时加重的力道在木楼梯上咯吱作响听得人心惊胆战。亚连只得一边跑一边自我安慰。

别断别断别断!要断也等我下去再断!

连滚带爬追出楼,外面哪里还有神田的影子。

冷风呼呼地刮过冷得人瑟瑟发抖。拥有百年历史的学校在夜色里安静得只剩下树木被风吹动的声音,其间还夹杂几许虫鸣,人行道上黑压压一片连个路灯都没有,只剩下道路两边张牙舞爪形似鬼怪的林荫巨木。

简直是闹鬼最佳氛围!

亚连发觉自从自己出车祸回来以后简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怎么什么妖魔鬼怪都往他身边黏!

再回头看看黑洞洞的楼道,一想到那栋楼里阴森森只剩下自己一个还会喘气儿的不说,再想想刚才女尸嘴里咀嚼木偶替身的模样,更加不想回去。

总觉得走那边都不是。

可也总不能大晚上的就在外面等着吧。

先不论不知道神田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对于自己莫名其妙被盯上这一点亚连也是害怕之中还略微有些好奇。

果然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不是没有理由的。

咬牙一跺脚,即使手臂上早就爬满了鸡皮疙瘩亚连也还是闷头追着前方那条路追了过去。

一路追着跑过去的亚连没注意到,惨白月光映射下地下的影子里多出了一条若有似无的黑影,蜿蜒着缠绕在地上的影子上攀沿而上潜伏在他的肩头上。

静静潜伏着。

追逐的脚步停下,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亚连四处望了望,什么都没有。地上影子的异常也在一瞬间消失。

什么都没有。




**********************************************************************




丢下亚连一个人的神田头也不回的追着女尸,至于被瞄准的目标亚连早被他丢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

于是在夜露寒重的医学院里,一个早已死亡的尸体带着神田越跑越偏。

然而神田却觉得有些奇怪,虽说他是追着那股死人气来的,但一路上都没见到那个死了多日的女尸。

跑掉了?

摇摇头甩掉这种可能性。毕竟这股浓郁的死气不是假的,再说在他手底下还没有几个能跑掉。

忽然一阵夜风吹来,刮得原本沉默低垂地枝桠张牙舞爪,影子在地上群妖似的将神田为了个严严实实。

风中异样的气息越发浓重。

手往腰侧摸去,空落落的触感让神田“啧”的发出一声不耐烦的低吟。

神田压根儿没想过只是外出讲课几天时间而已都能惹一身麻烦,那把杀生刃不在手中总觉得少了什么。

随后从上衣里掏出一张乌漆抹黑的符咒。朱红似血的痕迹乍一看像活的一样流动。

再仔细一看却错觉一样。

这阵狂风如来时一般突然就没有半分预兆的停了,连带着刚才还张牙舞爪的枝桠也沉默下来,夏夜中连虫鸣都听不见,只有神田一个人绵长缓慢的呼吸......

突然神田动了!手中捏着的符咒向前甩去,原本轻飘飘的符咒有如千钧之力一般向前飞速略去隐没在黑暗中!紧接着万里云层之中有光华闪过,紫蓝交错一道惊雷夹杂万钧之力狂怒而下劈往那道符咒消失的地方!

“——招雷咒?!”

树林深处一个人惊呼出声,这一下连神田也愣住了。

听那声音中气十足并且一眼认出自己所用的符咒显然和妖魔鬼怪一类沾不上边,咒雷一出虽不说方圆十里,至少符咒所处的位置是妖魔鬼怪污秽尽灭。

不,别说是污秽之物!就是连人都会直接劈成焦炭!

虽然神田并不当一回事,但门下弟子都会立誓,除了大奸大恶之人皆不得伤,违者必遭五雷轰顶。

一乍舌咬破手指,下口太重顿时咬破一块皮鲜血争先恐后的涌出流了满手。然而还不等神田念咒就见阴影里一个人影连滚带爬的跑出来。

前脚刚落后脚落雷便嘶吼而至,眨眼间“轰”的一声将男人先前所处的地方砸了一个焦黑冒烟的大坑。

差点就被轰成焦炭了.....

坐在地上的男人死里逃生大喘气。

“我说...你这一下手有点狠啊......”

看见男人神田错愕的眉目一紧:“缇奇 米克......你来这里干什么...”

“别这么叫我大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好歹算是师兄啊。”

缇奇 米克说得没错。真论起来自小被自己父亲收养的养子的同时也是门下的第一个弟子,神田是得叫他一声师兄。

没得到回答的缇奇也不在意,抬手抹了抹满脑门的汗然后从兜里摸出根烟来,打火机抖啊抖半天点不上火。“接了个委托,请我来调查医科大学所谓的闹鬼是个怎么回事。”

余光瞧见神田的身影缇奇一愣,干脆将还没点燃的烟抓在手里:“我说...你这是找着了?”

闻言不置可否地抬了抬下颚权当做回答了。缇奇挠挠下巴。“诶,找着了那就好...那就好......话说你在这干嘛来的?”

被这么一问神田才想起自己是干什么的!半路的女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自己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兄。

原本以为那女尸跑不了也就大意的将亚连一个人丢下。登时一股不好的预感直冲而来。

“糟了——!”

TBC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