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急诊室爱情故事(三)

十点过。

 

早上八点就已经下班的亚连还没走。身穿白大褂坐在休息室里百无聊赖地打呵欠。

 

如果不是因为答应了拉比中午一起吃饭,亚连妥妥的会在下班时间到的那一分钟换衣服背包干净利落的走人回家。

 

尤其是在刚值了个夜班,眼睛都睁不开的情况下。

 

放在兜里的手机震了震提示有新信息,亚连一边打呵欠眼泛泪花一边摸出手机,信息提示是个陌生号码。

 

亚连本来想干脆删掉这种看似骚扰短信的,手指头都点开删除这个选项的时候鬼使神差的顿了一下,下一秒还是点开了信息。

 

信息只有三个字。

 

豆芽菜。

 

如果只看这条冷冰冰的信息的话完全无法想象这和早上在电梯里,几乎可以用上调戏这个词来形容的人,当然,被调戏的那个人是亚连自己。

 

啧,还真是表里不一。

 

他新建联系人那一栏写的是女人脸,然后点开回复:“你怎么知道我号码?”

 

那边很快回复过来:“只要我想没有找不到。”

 

这句话让亚连几乎笑起来。这算是赤裸裸的调戏了吧?亚连想想自己和神田 优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两次接触,加上这一次三次正面交锋,似乎就没有占上风的时候。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被摸了手呢。

 

虽然他也摸回去了。

 

亚连说不清自己对神田 优是个什么想法,但多多少少有点那什么意思吧。

 

他本来就不是直男,从察觉自己性向开始到现在那么多年,一直也没那个男人会让他产生这样一种…一种…冲动?

 

算是冲动吧。

 

按耐不住,小心翼翼地想要去试探,去接触。

 

或许是因为一个人太孤单?谁知道。

 

想到第一次见到神田时那双冷冽淡然,仿佛所有人和事都不被他在乎的眼眸,和那张削瘦冷漠,令人惊艳的脸庞和那一把让人听了想入非非的声音。

 

亚连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肤浅的人,但现在看来亚连觉得自己一开始会被神田 优吸引的大部分原因是他那张脸。

 

笑着戳了戳手机屏幕上的那个号码,心里暗暗骂道:祸水。

 

神田 优呢?

 

总是这样棱莫两可似是而非的话,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啊。

 

仰头倒在休息室的床上回复:“中午十二点,小花园。”

 

这算是对早上那句话的回复。

 

手机往枕头上一扔,他捂着脸呜呜啊啊乱七八糟一通嚎。

 

暧昧什么的最让人讨厌了啊!

 

 

 

十二点还没到的时候也亚连就先到了小花园。他本来以为自己是最早到的那一个,没想到等他到的时候已经有人先到了。

 

坐在石凳子上两条长腿伸得笔直,两手摊开搭在石桌子上,仰起头脖颈被拉伸处一条有力的弧度,晒太阳的姿势随意又悠闲。

 

听到脚步声神田垂下头,见是亚连只是略微歪了歪头,唇角弯了弯,勾勒出 极其浅淡、风一吹就散开的笑意。

 

亚连只觉得心脏不争气地连跳几下。心下暗骂这人美色误人。板起脸对神田说:“笑什么笑!不准笑!”

 

闻言神田唇边笑意更盛,是其他人永远不可能看到的。“你不看就是了。”

 

亚连冲他呲呲牙,坐到他旁边:“你那么大个活人坐在这里,我又不瞎。”

 

神田也不在意:“来得很早啊,豆芽菜,”亚连伸手扒了扒被风吹得遮住眼睛的头发:“没你早。”他扫了一眼,石桌上已经放了好些吃的。糯米丸子,炸虾,豆腐羹,好几样都是他喜欢吃的。不由得一愣。

 

“你都买好了啊……”

“嗯。”神田转过身,两只眼睛不错眼的盯着亚连看:“听说你喜欢吃这些?”

 

有些不自在地摸摸鼻头:“差不多吧…”

 

这家伙没事乱放什么电!

 

和神田单独相处时候让他手足无措的气氛让亚连在希望拉比快点赶来和晚点来之间摇摆不定。

 

两个人相对无言了好一会儿,就看见拉比一路小跑过来,。他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拿过桌上放着的一罐可乐打开就喝。

 

咕噜咕噜咽下半罐可乐他擦擦嘴:“本来还说介绍迪奇给你认识,他还有个病人叫我们别等他了先吃,完了他赶过来。”

 

亚连一扫刚才和神田独处时暧昧不清的态度冲神田招手:“神田快吃!别等迪奇来!”

 

筷子都拿在手里了,神田一愣,不明所以地看向亚连:“为什么。”

 

亚连拿过一串糯米丸子塞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迪奇是泌尿科医生!”

 

迪奇 米克是个泌尿科医生,还是个不拘小节的泌尿科医生。每次见面最喜欢聊的就是各种各样病情案例。

 

说曹操曹操到,就看见一个顶着一头胡七八糟的卷毛,带着啤酒瓶底儿眼镜的男人溜达过来。“诶!你们都吃上了啊!”

 

拉比递给对方一双筷子:“不是你说的别等你了吗。”

 

“我那是客套话你都听不出来啊!”说着冲神田点点头:“嘿,我是迪奇 米克,你好啊!”

 

热情大方得跟看见同类了似的 。神田打量了对方一眼,看对方脚跟脚地守着拉比身边坐下,意味深长地冲他点头,展现的是他一贯少言寡语的冷淡模样:“神田 优!”

 

果不其然,迪奇坐下没一会而就开始谈他今天接诊的案例。比如给谁谁谁指检,一看就知道弯的直的,上面那个下面那个。又比如谁谁谁那里大还是小,粗还是细,长还是短,颜色白还是黑。更甚至还有谁谁谁在外面乱搞得了病,那玩意儿开花开朵盛放得比野蔷薇还带感。

 

亚连一边听着迪奇一个人在那里自嗨得厉害一边冲神田眨眨眼,勾起的唇角沾沾自喜自己早有先见之明,像只狐狸奸诈又狡猾。

 

看得神田 优心里有股难言的滋味。

 

想要尝一尝他颜色浅淡的唇。

 

TBC


评论(9)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