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急诊室爱情故事(六)


已经是下半夜了。

 

刚刚给一个看夜诊的病人开了检查单让病人去检查,长年值夜班的亚连难得落得一会儿空闲时间。

 

这种事太少见了,一时之间让他有些百无聊赖起来。

 

他趴在急诊室办公室桌子上,亚连咧开嘴冲对面的另一间办公室挤眉弄眼地笑。

 

对面那间办公室是外科,和他的办公室大门正对,他这么趴着刚好可以和对面办公室里的人来个眉目传情。

 

里面神田带着蓝色一次性口罩,刚巧也接诊完一个病人没事做,刚一偏头就看见亚连笑得灿烂的脸。

 

他看了一眼时间。

 

凌晨四点。

 

黑夜中的太阳。

 

他拉下口罩走到亚连旁边,肩膀斜斜倚靠在墙上居高临下地看他。“看什么?”

 

亚连伸个懒腰,眼珠子还是一错不错地盯着他看。“看你啊,还能看谁。”说着拿过桌子上放着的保温杯拧开喝了一口:“你喝水么?”

 

神田摇摇头:“没带杯子。”

 

他来这个医院没多长时间,再说他也不是很在乎细节的人,导致到目前为止他连水杯都还没有准备,每天要么不喝水要么就在外面买。但这个时间点,外面便利店都关门了,渴也只能忍着。

 

亚连犹豫了一下,拿着保温杯的手搓了搓:“那个…你不嫌弃的话…要将就用我的杯子吗?”

 

一句话说得磕磕巴巴,完了亚连差点一口咬在自己舌头上。

 

谁会不介意?肯定介意啊!这种私人东西谁会喜欢和别人共用啊!“如果你介意的话就算……”

 

哪知道神田只是看了亚连一眼,一句话没多说从他手中接过杯子,唇印在亚连刚刚喝过的那一面。干燥的嘴唇还在上面磨了磨,然后才喝了几口。

 

这个动作看得亚连咬牙切齿。

 

他打着的主意是也不能自己老吃亏啊,偶尔也要主动出击调戏调戏对方嘛!

 

这下子好了,神田这个动作一做出来,倒先搞得他有些无可奈何。

 

这种赤裸又骚气的动作怎么这家伙做出来反倒是自己不好意思了?!

 

三两口把杯中水喝了大半:“你不喝?”

 

亚连:“…暂时不想!”

 

说着话的瞬间一个男人冲进办公室,估计喝酒,一进门就一股酒臭味弥漫开来。手啪啪拍桌子:“我要看病!”

 

神田和亚连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中明明白白看出“来事了”这个信号。“先坐下吧。”

 

亚连拿出个新口罩换上。哪知道这个男人跟磕了药似的人来疯,一见到亚连这个动作顿时不乐意了,嘴里不干不净地叫骂,撕心裂肺的大嗓门在午夜中尤为刺耳。

 

“你他妈这什么意思!是不是瞧不起我!”

 

亚连有点错愕,没懂自己带个口罩惹他了?

 

男人见亚连不吭气越骂越过分,尽管男人骂得格外难听亚连也还是忍着没说什么。谁让他们干到这一行天生就是给人出气的呢?

 

男人骂了好一会儿还不解气,情绪激动让他的脸看起来涨红像猪肝一样。亚连眼见这男人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也没办法,拿起放在桌上的电话打给保卫科。

 

原本情绪就不稳定的男人像被点燃引线的炸药一样,从后腰里抽出一把水果刀冲着亚连脑袋就刺过去。

 

这一下如果让他给捅个扎实亚连不死也得去半条命。

 

新闻经常报道伤医案,但亚连从来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这么一个莫名其妙,自己话都还没说两句的情况下。

 

亚连电话还拿在手上,慌忙之间站起来把椅子被他膝盖窝抵翻在地上。眼看着刀子都刺到眼前了,一只手横插进来握住刀刃,把亚连和那把刀隔绝开来。亚连反应不可谓不快,意识到这是神田,当机立断操起被自己踢翻的椅子就往男人脑袋上抡了过去!

 

椅子是塑料的,认真说起来没太大杀伤力,但架不住突然袭击,男人被这一椅子砸得脚步不稳往后退了几步,就看见神田握住刀刃的手往自己方向一拉,硬生生又把往后退的男人扯到自己面前,抬腿一个膝顶抵在男人胃部。

 

估计神田用力太过,这一下顶得男人身子卷缩,张大嘴干呕几下,黄胆汁都快被顶得吐出来了

 

把人掼在地上,神田似乎有点不解气,抓着男人的头砰砰砰几下往地上撞。“豆芽菜,报警。“

 

那声音只是听着就觉得肉疼,亚连报了警,通知保卫科之后这时候再去看男人已经一头一脸的血,只得冲神田说:“轻点儿打,一会打死了还要赔钱不划算。”

 

但又觉得有点奇怪。

 

这出血量不太对啊!

 

警察局就在医院隔壁,才几分钟就就看见几个年轻小警察跑进来,来得比在一个医院里的保安还快。

 

门口警车乌拉乌拉地响,在将近要天亮的时候划破夜空,将这个多事的夜晚从黑暗中惊醒,迈向天明。

 

眼看着男人被拖走,亚连才松一口气。

 

虽然说他们是出于自卫还手,但就医院领导的尿性来说还够得瞎掰扯。

 

“平安大吉!”

“谁说平安了?”

“嗯?”亚连有些好奇扭过头去看神田,就看见神田面无表情的抬起右手,只见掌心上横布一道长而深的伤口,这时候还在往外冒血。顺着他手掌滴得地上都是一片红,看得他手脚发软一阵阵头晕

 

刚才有点混乱,神田没说,亚连也就没注意到他受伤了:“什么时候受伤的!”

 

神田还是不说话。这时候亚连也想想起来了,刚才那一刀是对着他刺过来的如果不是神田握住刀刃现在受伤的人会是他自己。

 

“你——我…算了,等我叫人来给你包扎。”他喘了几口气靠在办公桌上,扭头不去看神田掌心狰狞的伤口。他越是喘气就越是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一股血腥味。

 

难受,很难受。

 

鼻尖上冒出几点汗珠。实在受不了了亚连膝盖发软想往地上蹲,还没蹲下去腰就被人揽住,硬生生把他提起来,让他靠在温热的胸口上。

 

是神田。

 

“怎么回事?”

 

如果换做平时亚连可能还会有点不好意思。本来也是,一个大男人还要人抱这算那回事。

 

但现在他也无心去计较这么多。靠着神田温热的身体让他意识到这人是活着的。

 

他闭上眼,额头抵在神田肩窝:“对不起..我有点晕血…”

 

 

TBC


评论(1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