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急诊室爱情故事(八)


直到走出门诊楼,回头只看见行色匆匆身穿工作服忙碌的医生护士,或者面色不虞的病人,亚连才开口:“神田…不管怎么说她好歹是个领导呢…你这么说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留给他。”

 

“那有怎样?”神田甩甩手臂,想要活动一下感觉已经僵硬滞涩的身体。“那老头离退休也不远了。”

 

 “但他还没退休,到时候给你小鞋穿看你怎么办!” 说着把神田刚抬起的手臂生生按下去:“手不想要了吗?给我老实点!”

 

“大不了辞职不干。”

“神田先生您还真是任性。”

“啧,豆芽菜有没有人说过你很罗嗦?”站在夕阳里,神田略低下头看向比自己矮上小半个脑袋的亚连。只看见他头顶银灰色的发旋,以及时不时颤动的睫毛。

 

他的头发就和他本人一样,让人产生一种柔软的错觉来,神田忍不住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摸了摸他的头顶,触及掌心的头发却不如想象中那般柔软,有点硬,有点扎手。

 

就和它的主人一样。

 

一如亚连平时温和谦逊的外表下骨子里所隐藏的固执执拗。

 

“没有,我会把你这句话当作夸奖。”说完亚连面有不满地瞪了神田一眼,把那只在自己头顶上作乱的手拉下,随意理了理头发:“别乱摸我的头,还有,请叫我亚连。谢谢。”

 

手被亚连握住,神田也没提醒他,就这么任由他拉着自己。“豆芽菜比较适合你。”

 

“女人脸也很适合你。”

 

走到医院后门,亚连才有些后知后觉地开口问道:“你回家吗?”

 

“不然呢?”

“哦……”

 

亚连没吭气。

 

其实他想问问神田需不需要送他回家,后来转念一想,他神田 优一个大男人又不是一朵娇弱小白花,用得着这么小心翼翼的对待吗?

 

但是——

 

他又真的很想用和神田再呆一会儿!

 

“豆芽菜你不打算送我回家?”

“嗯?”亚连心下一动,这还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好啊。”

 

“我不介意你再顺便帮我做个饭。”

 

亚连两手环抱在胸前挑起一边眉头:“很会差使人啊。”

 

他朝亚连举起手,显然是在向亚连昭彰他受伤的原因:“你不觉得你应该负起照顾我的责任?”

 

看着那只包着纱布的手亚连内心有些波动,又有些咬牙切齿地反驳:“…我又没拜托你救我。”

 

闻言神田喉头震颤溢出一声极其轻微的笑声,这声音太小,一溢出喉头便被风吹散湮没在如织车流当中。但即便如此亚连也还是听到了。

 

这感觉有点微妙,亚连自认为他和神田认识这些日子来见过他笑过无数次。面无表情的冷笑,或是面带嘲讽的,或是满面玩味调侃的,却从来没有那一次见到他的笑容是这么的……

 

感觉都变了个人似的。

 

“真稀奇。”亚连抬起头,虽然嘴唇抿起但还是看得出他在笑,银灰色瞳孔中神采奕奕倒映出神田的身影。

 

“什么?”

 

“第一次看你笑得这么…”亚连顿了顿,似乎在思考该怎么形容。毫无阴霾?阳光?还是算了吧,这几个形容词让亚连只是想想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很难形容。”

 

对,就是很难形容。就像神田 优这个人一样,有很多看起来矛盾的地方却偏偏契合得让人讶异。

 

他对别人的冷漠,他对自己的微笑,他对别人单刀直入的直来直往,和对自己温和婉转的调侃。

 

永远都让人猜不透到底那一面才是真正的他。

 

神田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亚连,此时他们刚好走到那一片榕树林下,清晨的阳光柔和而温婉,透过层层相叠的树叶只余留下点点光斑。这些光斑落在神田刚毅的侧脸上让他看上去显得格外柔和。“我只对你这么笑过。”

 

愣住:“……哦!”

 

说完,亚连提步就走。

 

神田 优就像是一个漩涡,在刚才那一瞬间吸引亚连差点忍不住想要吻他。

 

然后告诉他。

 

嗨,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你要不要试试和我在一起?

 

还好他忍住了。

 

他们都不是那种十七八岁连表白都得说出“我喜欢你”这句公式的少年了。

 

见人头也不回地走了,嫌不够似的神田跟上去又说了一句:“就算你不拜托我也会救你。”

 

他说这句话完全是多余的。因为他用行动去证明了。

 

“那还真是谢谢你啊!”

“不用客气。”

“神田 优!你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TBC

 

 


 

 


评论(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