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急诊室爱情故事(九)

 




亚连身上围着黑色的围裙在神田家厨房里忙活。围裙是半截式那种,亚连很瘦,半截式围裙围在他腰上把他的腰身完美勾勒出来。这围裙还是神田当初装修房子的时候装修公司送的,连带送的还有厨房里那一堆锅碗瓢盆,倒省得他再跑一次超市一一买齐。


 


两根黑带子绕到身后绑成个蝴蝶结,映衬着白衬衣衣摆让亚连看起来就像一个被包装起来的礼物。


 


让人垂涎欲滴,跃跃欲试想要拆开包装一探究竟。


 


神田本来想洗个澡的,但亚连不让。


 


跟个青蛙似的张开手脚呈大字扒住门框用自己的身体堵住浴室,眼睛睁得大大的,努力想要做出一副自己很凶的感觉来,殊不知银灰色眼珠随时随地看过去都觉得蒙着一层水雾,平白增添了几许不可言说的无辜。


他说:“想要洗澡得从我身上过去。”


 


其实神田 优过不过去洗不洗澡倒是无所谓,反而对他所说的从他身上过去很感兴趣。


 


 


亚连态度太坚决,最终他也没继续坚持。只换了衣服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两眼微合,没受伤的那只手托着腮,享受几乎从来没有过,被人照顾的感觉。


 


听见厨房里乒乒乓乓地声音内心有点忐忑。走到厨房门口就看见灶台上的不锈钢小锅正冒着一阵阵白烟,间或还闻得到阵阵米香。看起来倒是有模有样。


 


前提是除开一地的白菜叶子。


 


他常年不在家里开火,冰箱里就几个西红柿,一袋土司面包。连个鸡蛋都没有,就地上那些掉了一地的白菜还是亚连跑到楼下超市现买的。


 


正干得起劲的亚连觉得有种被窥视的感觉,回头一看一个大活人无声无息站在他身后,手一抖菜刀差点脱手戳自己脚上,手忙脚乱接住刀然后怒目而视:“干什么!”


 


神田耸耸肩:“看看你是不是要把我家厨房拆了。”走到亚连旁边掀开锅盖:“看起来还不错。”


 


“那还用说。”从橱柜里摸出个不锈钢勺子,也不知道神田多久没在家开火了,勺子上一层灰。放在水池里冲了冲递给神田:“尝尝?”


 


那神色自信得让人不容置疑。


 


接过勺子在锅里搅了搅神田舀出一勺随便吹了吹尝了半口,神色之间有些微妙:“……”喉头滚动,把嘴里那半口粥咽下:“还行吧。”


 


嘴上说着还行,但脸上表情实在太过违心,让亚连有种被敷衍地感觉。“什么叫还行…”他一把夺过神田手上的勺子,完全没想太多把神田吃剩地半口粥送进嘴里。


 


见到亚连的动作神田眼睛微微眯起什么都没说,但心里显然有些愉快。亚连脸上表情比神田刚才表情还微妙,他试着把粥吞下去,努力几次之后实在难以下咽转头吐在垃圾桶里。


 


“还是点外卖吧。”


 


粥可能糊了,盐和味精加得有点多,吃起来又咸又苦又鲜。


 


这么难吃的东西神田刚才是怎么咽下去的?


 


神田并没反驳这个提议,看样子对这锅粥也难以下咽:“我还以为你做饭会不错。”


 


“我在家里都是点外卖。”果断把粥倒掉:“这是头一次做饭。”


 


外卖味道还不错,就是味精放得有点多,有点口渴。吃完饭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亚连抱着个靠枕脑袋小鸡啄米一点一点地。一晚上没睡又发生了这些事,多少让人有点精神不振。


 


神田手肘轻轻推了推亚连:“要睡觉的话进卧室去睡。”


 


亚连嘴里哼哼唧唧听不清在说什么,神田还想说些什么就看见亚连身子一歪,抱着靠枕就枕到了自己肩头。神田穿的T恤领口有点低,亚连半长的头发扫过他的脖子有点痒。


 


不光是脖子痒,连带着心里也痒。


 


侧头看过去,只看见他睡颜安稳。亚连确实长得不错,脸型削瘦,五官挺拔,略显深邃的眼窝在他睁开眼时总让人觉得他的目光专注而深情,一头发梢稍卷的银发让他有种迷人的异域风情。


 


但第一次看见他的人首先注意到的却是他脸上那个贯穿了左脸颊的伤痕。


 


想起亚连所说的那场车祸,神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抬起手轻轻碰了碰那道伤痕,然后撩起他脸颊边的发在指尖搓了搓。被包扎起来的右手很不方便,露在外面的指尖触感迟钝。


 


收回手,把电视音量调小之后神田也闭上眼睛,侧过身体把人纳入自己怀中。


 


其实就这样也不错。


 


一觉睡醒过来亚连发现自己正趴在神田胸口,神田被他压得半倒在沙发扶手上,看起来也睡着了。之前被他抱在怀里的抱枕已经掉到了地上,取而代之的是神田的手臂。


 


他刚一动神田就睁开了眼睛,说话间声音有些哑:“醒了?”


 


“嗯。”他试图坐直身体,两腿和靠住神田身体那侧的手臂顿时传来一阵酸胀刺疼得感觉。


 


长时间血液流通不畅所带来的不适让他刚刚坐直的身体一歪歪地倒向另一侧,神田左手揽了一下他的腰,连带着把自己一同带倒。


 


想起刚睡醒时神田被自己压在下面,这下子可谓是风水轮流转。


 


一面有点不知所谓的想笑,一面伸出刺麻的手抵住神田胸膛,手刚一抬起就被神田握住。


 


抬头望去,只看见神田居高临下的目光里似有暗潮汹涌,狂风骤雨般让人心悸。


 


刚睡醒不甚清醒的脑袋让他移不开视线,眼睛里雾蒙蒙的,呆愣愣看着神田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直到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嗡“地一声将他所剩无几的理智击碎。


 


被吻了。


 


然而那时候亚连脑子里根本什么都来不及思考,只来得及顺从又迎合的张开唇,手臂圈在神田脖子上,十指插入他的发间把他按向自己,把神田在他唇上舔弄地舌尖纳入。


 


鼻息交缠,不属于自己的舌头让亚连有些陌生,但又有些颤栗的兴奋。


 


他感觉到神田压在自己身上的身体很烫,感觉到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抵在他小腹,感觉到他急促地呼吸


 


——以及热情汹涌的吻。


 


 


TBC



评论(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