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急诊室爱情故事(十二)


医院一早上就开始闹哄哄的。

 

拉比今天下夜班,换了衣服坐在门诊办公室,翠绿的眼眸一眨不眨盯着亚连。这好像是他们几个人之间的习惯。无论谁下班了都一定会来给其他人打声招呼才会离开。

 

亚连给一个发烧病人看完诊,开了点药之后拉下口罩。“拉比,你再这么看下去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

 

拉比毫不在意亚连调侃的语气问:“亚连,你恋爱了?”

 

“呃?”有些错愕地眨眨眼:“为什么这么说?”

 

“你刚才看诊的十分钟内已经看手机看了六次。”并且整个人红光满面,透露出一种love love的粉红气息。

 

或许是热恋期的通病。亚连只觉得和神田离开一会儿就忍不住地想他。想给他打电话,想听他在自己耳边说话的声音,看看时间才早上八点。这时候还在睡吧?一个电话打过去扰人清梦会不会被骂?

 

神田他不知道,但换了自己睡觉被人打扰是一定会生气的。他可是一直憋着才没有给神田打电话的。“差不多吧。”

 

拉比一听顿时笑开了眼想自己和迪奇还有神田三个都还是单身汉,倒是被亚连捷足先登了:“哟!对方怎么样?”

 

煞有介事地想了想神田那张脸:“长发!漂亮!”说漂亮也没什么不对吧…?

 

“你说长发的时候我差点以为是阿优呢…….”

“……”

 

可不就是他!但亚连没敢说出来。

 

“那改天带出来认识认识吧。”

“再说吧。”

 

说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他本身个子就高,这样拉直了身体恣意张扬地动作倒是引来不少人的注视:“看我都忘记我是来干什么的了。听说阿优今天拆线?”

 

“嗯…好像是的。”

“什么叫做好像。人家好歹是因为你受伤的多关心一下吧。”

“要你罗嗦!”

“晚上一起去喝酒吧?庆祝神田拆线!”

“给神田说一声吧?”

“说了啊!昨天就和他约好了!”


......


可是他没给我说!


看见有病人冲自己过来了,亚连有些闷闷不乐的把口罩拉上对拉比挥挥手:“好了我知道了。先这样。”

 

因为这件自己都不知道的事导致亚连一早上都有些闷闷不乐。脚尖一下下踢着办公桌下的木材板,平日里总是微弯透露笑意的眼眸冷冰冰的,看起来格外冷淡。

 

中午休息时候电话响了。亚连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这时候除了女人脸还会有谁。他抿抿唇接起电话。“喂?”

 

“吃饭了吗豆芽菜。”那边声音听起来很精神。废话,休息了半个月不精神才怪。

 

因为受伤这件事神田得了个十五天的工伤假期。医院向来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能休息十五天已经算是医院那些抠门领导大方了。

 

亚连:“还没吃,有事吗?”

 

神田:“怎么了?”


亚连忍了又忍,觉得好像因为这点小事生气有点小题大做,但被恋人瞒住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人人都有隐私,他虽然不要求神田事事都得告诉他,但是这也算和他有关的事情就不能先和他说一声?不然他两眼一摸黑什么不知道,这算是什么谈恋爱?


还是说只用亲个嘴,上个床就算谈恋爱了?哦,自己都忘了,他们都还没上床呢。


“拉比说,约了你今天下班去喝酒。”

“所以?”

“…没所以!”

 

靠在沙发上,腿上放着一本解剖书的神田突然笑了。浅浅地笑意透过听筒传到亚连耳朵里, 换来亚连恼怒地拿开手机狠狠搓了搓耳朵。“我没告诉你生气了?”

 

“没有!”谁会问这种事生气啊!

 

“你有。”斩钉截铁地打断亚连。“不管你知不知道,我去哪里都会带上你的。”

 

“……谁稀罕啊。”

 

不得不说,然后让亚连郁闷了一早上的火气就在神田这句轻描淡写里灰飞烟灭。来得莫名其妙,去也去得莫名其妙,就好像是专程显摆在打情骂俏一样。

 

神田:“你几点下班?”

 

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才中午十二点,还好他中午有两个小时午休时间,但即使如此他也还得在这个令人感到枯燥无味想爆炸的地方呆上三个半小时左右:“五点半。”

 

神田:“你下班我来接你。”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亚连有些心虚回头四下看了一眼,生怕有人会听到一样。忘记了听筒在他手中除了他自己完全没人听得到:“不用了吧…好多熟人呢…”

 

听见亚连这话神田顿时明白他在担心什么:“我要来医院拆线。”

 

“……”其实来拆线才是主要目的,接他下班什么的只是顺道吧?“今天拉比问我是不是谈恋爱了。”

 

“嗯?你怎么回答的?”

 

“除了是还能怎么回答啊…”搓搓手指:“但我没告诉他是你。”

 

“就算你告诉他也没关系。” 把书从腿上挪开,神田翘起一边腿不用面对闹哄哄的病人,气味难闻的医院还可以和恋人打电话咬耳朵这样的日子让他看起来怡然自得。:“我不介意被人知道和你的关系。”

 

这么理直气壮得让人难以招架啊。“等有合适的机会吧。先这样。”

 

说着就没在吭气,等待对方先挂断这个电话。那边神田也没说话,过了大概有两分钟。“我说,不给我一个吻吗 ?”

 

“吻个屁啊吻…”亚连现在对神田 优的厚脸皮认识简直有了一个飞一般的跨越:“就算要吻也等回去再说吧…”

 

神田仍旧不说话,也不挂电话。无可奈何的亚连右手罩在嘴边,冲着电话胡乱一通“么么么”,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公共场合干这种事让他既羞耻又兴奋:“行了吧!混蛋!”

 

满意地笑笑,在亚连看不见的地方点点头。对他而言,从骨子里就存在的,男人恶劣的占有欲让他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亚连 沃克和他在一起。“下班我来接你。”

 

揉了揉被调戏得发红的耳根:“我等你。”

 

 

TBC


评论(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