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急诊室爱情故事(十七)

回家吃了晚饭之后神田去洗碗,亚连把地板随便擦了擦,十分不讲究地两腿一盘坐在落地窗前,沙发上的抱枕被他拖下来垫在身后,眯着眼模样看起来就像挠人心的喵咪一样懒洋洋。

 

神田家在二楼,楼下是个小花圃,平时小区里闲来无事做的大妈们总喜欢在花圃里种点应季的花苗,此时亚连盘腿坐着眼皮子底下就是花圃里花团锦簇开得正艳的木槿花。

 

七月流火的天里太阳落得晚,此时七点刚过,远边天空红霞飞映,木棉似的云朵都被渲染成棉花糖似的软绵,层层叠叠蓝白橙红交相辉映炫目得令人出神。

 

听着厨房里碗盘轻磕,水流潺潺的声音,这样的日子平静得让人连灵魂都松懈下来。

 

房间里开着空调,并不热。

 

神田洗了碗出来之后就看到被夕阳晒得浑身暖洋洋,酒足饭饱之后几欲昏昏欲睡的亚连。

 

他从沙发上扯过一个抱枕扔在亚连身后坐下,两手环过亚连的腰身从身后把人环在自己胸前。感觉到身后来人本就有些昏昏欲睡的亚连干脆两腿伸直,脚掌抵在落地窗上,脚趾屈起又绷直,孩子似的,仰起头往后倒去,彻底沦陷在神田的怀抱里。

 

神田刚刚洗了碗,还带有一丝湿漉漉,柠檬味的手指落在亚连耳垂上捏了捏。亚连的耳垂饱满,圆润,摸起来手感舒服得要命,让他不知不觉间养成这个习惯。

 

亚连也发现神田喜欢捏自己耳垂,不过比起对神田来说舒服的手感他自身则是要敏感得多。他耳朵就是个要命的地方,随便弄一弄腰椎就软得一滩水似的提不起劲。

 

他侧了侧头半边脸颊埋进神田胸口:“别乱摸…”

 

神田没摸了,只不过把手从耳朵处挪到了颈侧,隔着衬衣抚弄他圆润的肩头:“女朋友?黑色长发?嗯?”

 

听见神田这兴师问罪的一句话亚连顿时犯贱似的松了一口气。从中午被拉比出卖后就一直提心吊胆,回到家神田对这件事绝口不提,该做饭做饭,该洗碗洗碗,连点可以自我表现的事情都不让他做,搞得他像行刑前的犯人明知道迟早要死可就是不知道头顶上那把刀什么时候会落下来,让人惶惶不安。这时候神田问出这句话亚连总算觉得舒服了。

 

“我还以为你不打算问了呢…”酒足饭饱之后就容易犯困,眯着眼打个呵欠:“拉比那时候又不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了。”

 

“他现在也不知道。”把亚连耳畔的发捋到而后露出半张侧脸:“以后他再问起你打算怎么办。”

 

亚连突然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叹了口气:“我没想过以后。”

 

没想过以后,没想过未来,只想得过且过,苟且于当下。对他而言以后这个词太过遥远,毕竟未来充满了那么多不确定,谁知道他们现在好好的,看起来就和夫妻间一样柴米油盐的关系会不会在某一天醒来之后又打回原样?

 

谈恋爱都有分手的,结婚都有离婚的呢。他们这样的关系谁知道能够维持多久?

 

他不想给自己太多期望,总是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要彻底沦陷进去,比起从未得到过,失去才是最让人痛苦以及绝望的事情。

 

“马纳和涅亚是同性恋,哦,就是我的父亲和叔叔。”对于亚连突然的转开话题神田并没有死抓着不放,有些话亚连不想说,不想提及,那他就当作没发生过就好了。“我的意思是…”

 

亚连撑起身体,和神田四目相对,铅灰色的眼眸里有些平静淡然得令人心疼的情绪:“他们是兄弟,乱伦。”

 

抬起亚连的下颚,神田从亚连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那又如何?”

 

亚连一愣,随后唇角绽开出释怀的弧度。那些一直困扰他让他无措惶恐的情绪如流水般被匆匆带走。

 

其实他一直害怕被人知道他的不同,性取向的不同,家庭环境的不同。然而神田这句毫不在意的那又怎样却又让他庆幸,还好自己和平常人不同,还好如此不同的他遇到的是同样不同的神田 优。

 

即使这份不同在他人眼中看起来是如此的奇怪,并且不能理解。

 

是啊,同性恋,兄弟乱伦,那又怎样?当他们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那一瞬间他们就是单独的个体,他们不需要为别人的歧视眼神负责,归根结底,只要自己高兴不就好了吗?

 

垂下头彻底埋进神田怀里蹭了蹭,亚连傻笑起来,过了一会儿之后才听见他低低的声音:“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啊…”

 

这句不知道就像一粒一粒石子扔进神田心湖,表面看起来平静无波,暗地里早已是掀起滔天骇浪。神田 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只是此刻他想说些什么,来抚平怀中人茫然的不安。

 

他抬起亚连的头,弯下腰,干燥的嘴唇落在亚连额头上,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亚连额前,细碎柔软的银发被他纳入口舌之中,合着轻轻蹭弄。

 

“你什么都不用想。”一吻既退:“只用像现在这样看着我,跟着我走就好了。”

 

只要牢牢牵住我的手,跟着我走就好了,在我身后不用想未知的以后,令人惶恐不安的未来。

 

“要是我抓不住你了呢…”闻言,神田从亚连眼中看到了自己脸上前所未有的认真:“那就换我抓住你好了。”

 

亚连突然笑起来,眉眼之中的阴郁忽然就被吹散,露出点点朗朗明日光辉。

 

他的一只手被神田抓住,温热的,还带有一丝汗意的温度从手腕一直蔓延进心底。

 

此时此刻——

 

“你现在就抓住我了啊 。”

 

TBC


评论(1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