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少爷梗


高空,三万英尺。

从窗边望去只看得见白茫茫的云层在脚底,偶尔云层稀薄的时候还时不时看得见地上微弱的灯光。日本起飞时候还是早上,将近十个小时的飞行除了时间上的变化还有就是身体以及心理上的疲惫。

尤其是在神田 优一向和飞机八字不合的情况下。

耳朵里嗡嗡作响,心慌,乏力,高空飞行带来的各种不适感让神田极为烦躁,从飞机起飞开始眉心向中间簇起就没松开过。如果不是有必须要完成的事他发誓绝不会闲来没事找罪受。


“少爷?您还好吗?”保镖见神田的样子看起来实在太难受,小心翼翼的开口。他被安排在神田身边也有三四年了,这位少爷的心思他就从来没摸透过,每次说话都小心翼翼思考再三才敢开口。

神田略为不爽的仰起头,深呼吸,把中规中矩系好的领带扯开:“闭嘴!”

不管多少次,他始终还是不习惯。尤其是现在这种高空长时间飞行。

看他现在受得这些罪不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晚上八点。伦敦。

结束了一天工作的亚连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家方向走,本来他早就可以下班的,万恶的上司加师傅使唤起人来不留余力,硬生生拖着他加班到晚上。

还不管晚饭!

一边嘴里嘀咕着一边抬手捂住右眼,从早上开始右眼皮就跳个不停,这都跳一天了,还不安生。

在日本呆过几年,总让他迷信的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回到家门口的时候眼皮忽然不跳了,一时之间让他都有些措不及防,四周一片漆黑,只有路边零星几盏路灯还亮着,每隔一截出现一盏。他的房子靠近郊区位置,没办法,市区房子太贵,别说是买,就是租都租不起。

走到门口掏出钥匙,刚插进锁眼里身后骤然出现一句温热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的后背,在这样黑漆漆的地方里让人悚然一惊,亚连张了张嘴,刚要叫喊起来一只手就捂住了他的嘴,偷袭他的人是个男人,掌心处满是老茧,男人另一只手握住他捏紧钥匙的手一转。

咔嗒一声,门开了。

“!!”

亚连被人从身后挟持着推进屋里,挟持他的人有些用膝盖顶了顶他的膝盖窝,亚连一时不察差点跪下去,不过随即又被掐住腰提起来。

莫名的有些恶趣味。

这一下子搞得亚连有些恼羞成怒,但形势比人强,面对现在别人为刀俎他为鱼肉的现实他不得不僵直了身体,尽量不做出任何会被人误会反抗的动作。

生怕莫名其妙被人捅两刀死在屋子里都没人知道。

背后的人呵呵笑起来,声音里满是愉悦和嘲弄。亚连察觉男人低下头来,贴近他的耳朵,温热的呼吸喷在他耳朵上,紧接着耳朵处传来一股湿热腻滑的触感。顿时让他寒毛直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被人舔了!!

条件反射地手肘向后撞去,身后的人似乎早料到亚连的动作,手掌抵住,稍一使力便把亚连的手扭到身后,把人推到沙发前,脚底一扫把人扫翻倒在沙发上,自己也顺势压在亚连的背上。

“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陌生男人的声音,亚连挣开捂住自己嘴唇的手,忍无可忍地骂道:“你他妈谁啊!我和你很熟吗?!”

男人身体一僵,随后不满的一口咬在亚连后颈上:“这才几年就把我忘记了?豆芽菜。”

这一口有些用力,亚连疼得绷紧了身体叫出来,却在下一秒听到男人的话时刚才那些绷紧了身体随时准备反抗的情绪顿时消散无踪。

这世上会叫他豆芽菜的人只有一个。

“你是...神田...?”亚连有些迟疑,声音里满是不确定。毕竟比起当年那个在他脑子里无论样貌还是声音都已经有些模糊了记不清的少年来说,此时制住他的人就是个完完全全的,成熟男人。

从身体到声音,让他既陌生又熟悉。

“真高兴你还记得我。”

听见男人这么说,亚连顿时彻底放松下来,工作了一天的身体此时一放松疲惫忍不住侵袭而来。“搞什么啊...原来是你...”

“不然你认为还有谁?”神田松开钳住亚连的手。亚连习惯性的反驳:“多了去了!”

有的人就是这样,不管多少年没见总是生不起隔阂来。顺带还有不作死就不会死。

神田听他这么一说虽然理智在告诉他不可能,可情绪上就是控制不住,恶狠狠一口隔着衬衣咬在亚连肩上:“再说一遍!”

“嘶——没有!我开玩笑的!开玩笑!”

神田这才满意的松了口,然后又有些心疼的给他揉揉肩。“你怎么来了?”

亚连被顺毛的狗一样舒服的半阖眼眸,露出一条缝侧过头看向神田。

比起五年前尚显青涩的眉眼,此时的神田五官彻底长开了,已经习惯黑暗的眼睛只看见神田犹如刀削斧刻般凌厉的轮廓,以及在黑暗中微微发亮,黑得令人心惊的双眼。

不知为何,亚连想起五年前分别时候神田那一番说会来找自己的豪言壮语。

——以及那个吻。

有些出神地伸出手抚上神田的脸颊,喃喃出声:“当年的臭小鬼都变成男人了啊......”

“臭小鬼”神田 优掐住亚连的下颚:“你不是想知道我有什么变化么?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试,试什么?”

看见亚连装出来的茫然神田一口白牙都差点咬碎了。

我让你再装!

想着,低下头便吻了上去,舌尖撬开对方轻叩的齿关,不同于五年前分别时那个嘴唇一触就散的吻,这个吻格外的热烈,也格外的情色。

神田撬开他的口齿,舌头钻进去,动作灵活地舔舐亚连的唇舌,牙齿咬住亚连的下唇轻轻啃咬研磨,把亚连颜色浅淡的薄唇磨得红肿,留下一个个齿印。

亚连脑子“噏”地一声,连反抗都忘了,痴痴傻傻地任由对方吻到自己喘不过气。

两手抵住神田的胸膛,手掌心灼热跳动的肌肉让他胆战心惊,黑暗恰到好处的遮蔽住他无声红透的脸。

“你——你干什么啊臭小鬼!”

一而再再而三被叫臭小鬼,任是神田脾气好也憋不住火,更何况他还脾气不好!

神田干脆利落的把西装外套脱下往地上一甩:“干你!老男人!”

亚连和神田之间差了七岁。当年他们分别的时候亚连就二十二,五年过去可他也才二十七岁好不好!

亚连对于老男人这个称呼在意程度甚至超过了神田要干自己那句话。

“臭小鬼就是臭小鬼!会不会说话!我才二十七哪里老了!!”

毫不客气的,亚连抬腿就想给压在自己身上的人一腿,腿刚抬起就被神田握住脚踝,神田把亚连脚上的鞋子拔掉,手指从裤腿里摸进去摸他骨头突出,皮肤光滑紧实的脚踝。

亚连一开始还沉浸在老男人这个称呼之中,可是很快,他就察觉出哪里不对来。

神田的手指顺着裤腿摸进去摸到了膝盖出,及其情色的挠了挠他的膝盖窝。

那地方都是嫩肉,被神田指尖这么一挠就带出股扰人心神的痒来。

“喂!别乱摸!揍你哦!”
“有本事就来啊!”

说着,神田手摸到亚连腰间,黑暗中悉悉索索地解他腰带,然后摸他两侧胯骨。

亚连这才反应过来,神田 优刚才说的是要干自己啊!

“等等等等!少爷有话好好说不要冲动——”

亚连这句少爷显然愉悦到了神田,手掌已经摸进了内裤里,然后一把握住亚连的下身,顿时神色有些微妙起来。

“硬了啊。”
“......”

黑暗中亚连手足无措地涨红了脸,千言万语化为一句去你妈的!

神田低下头嘴唇轻蹭亚连的耳垂,说:“豆芽菜,我很想你。”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5254319450639
后续在这里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5254319450639

评论(8)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