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急诊室爱情故事(二十)

当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的时候亚连还没睡醒,这一觉又沉又香,迷迷糊糊间他本来不想理会的,可无奈手机铃声嚎丧似的叫个不停,最后只得不情不愿的从被子里露出赤裸的肩头伸出手臂,闭着眼手在床头柜上找了半天才总算把这个扰人清梦的破手机抓在手心里,说了一声“喂”。

 

电话那头的神田此时刚刚从医院查房出来。外科不比内科,手上有病人手术过后无论节假日正常休息都必定要去查房,因此他一大清早就出了门。他似乎毫不意外此刻的亚连还在睡,只听见他迷迷糊糊的声音里还带着没睡醒的鼻音。“还没醒?”

 

“嗯…”亚连听见手机那头神田规律的喘息以及时不时突兀出现又快速消失的汽车喇叭声打了个呵欠,眼角处都淌了泪花出来。

 

“想吃什么?我带回来。”微微眯起眼眺望向远处车流以及街边林荫,神田说这话时眼睛不自觉的便带上了一丝柔和的笑意。

 

睡得正香的亚连听见那个吃字,只觉得嘴里又苦又涩。哼哼唧唧道:“西瓜…”

 

神田稍显错愕,随后也只是应声道:“好”完了又补上一句:“我没带钥匙,一会记得给我开门。”

 

早上他起晚了,忘记拿钥匙只来得及在亚连额头上落下一吻便匆匆出门。

 

挂了电话亚连直接把手机一甩,翻个身,两条光裸的长腿从被子里伸出来把被子绞成一团绞在腿间又犯了会儿迷糊之后猛然想起什么睁开眼。

 

他的旁边早就空无一人,只有枕头上还残留有被人睡过的痕迹,他打个呵欠抓了抓一头乱翘的银发。

 

神田是什么时候出门的他怎么都不知道,不过迷迷糊糊之间他好像听见神田给他说了什么来着?不过那时候他睡意正浓压根儿没听清对方说些什么就嗯嗯哦哦随便应付了事。

 

情一动欲自然就浓。

 

亚连都记不清前一天他到底被神田压着做了多久。只记得他们早上出门去超市,接近中午才回家,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拥抱,亲吻,做爱。

 

激烈的欢愉之后赤裸相拥,交颈而眠。未着寸缕的皮肤相贴的触感让人觉得怎么都不够,恨不得能够合二为一融为一体。

 

爬在床上回味了好一会儿之后亚连听见门铃响起的声音,从床上爬起来在衣柜里扒拉出一条黑色内裤套在身上。此刻神田的衣柜里泾渭分明的被分成两半,相对来说亚连的衣服至少占了衣柜三分之二,只留下可怜兮兮地一角给神田。好在神田平时衣服也就那么几个款式那么几件,不然换做其他人首先就得为一个衣柜打起来。

 

捡起地上的衬衣披在身上,光脚下地,脚踝小腿膝盖被绷直拉紧,比一般人还要白一些的肌肤此时看上去格外有力并且精神,衬衣下摆堪堪遮住腿根,他便这么个姿势踩着木地板从衣摆开始一边系纽扣一边去开门。

 

“这么快就回来——…?!”

 

接下来的话戛然而止,噎在喉咙里不上不去差点把亚连自己给噎死,红晕在面色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脖子开始蔓延,随后“轰”地一下彻底炸开满脸殷红手足无措。

 

门外拉比看着神田家门打开出现的是亚连就算了,关系好有什么关系?可问题的重点是亚连随意披着的衬衣没系上的纽扣下胸膛上脖子上青紫交错的痕迹,以及眉眼之间餍足的慵懒,就是个瞎子都看出来发生了什么,随即张大了嘴下巴都快掉地下来砸自己脚趾上,缇奇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似笑非笑。

 

……

 

——他怎么就忘了今天和拉比缇奇约好了烧烤!

 

几秒之后亚连回过神来,还捏着门把的手一个用力就把门给甩上差点儿直接拍拉比脸上,一路连惊带吓地冲回卧室里,一边手忙脚乱地穿裤子一边拨电话。

 

那边神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接起电话就听见亚连鬼哭狼嚎:“啊——!拉比!拉比他们知道了!”

 

神田稍微一愣:“知道就知道了,冷静一点,。”

 

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轻而易举抹平了亚连的惊慌失措。挂了电话亚连想了会儿,重点不是他们知不知道!而是自己刚才的样子很尴尬啊!!

 

…让人忍不住想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开门把缇奇和尚在状况外的拉比迎进门,缇奇倒还好,就看见拉比和亚连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也没吭气。

 

大约十来分钟之后门铃又响起,这次亚连确信是神田无误了,跟看见救星似的一溜烟小跑过去开门。

 

门外神田额间鼻头上都是汗,手里还提着亚连指名要的西瓜。亚连冲神田使了使眼色又努努嘴,只换来神田无所谓的撩眼一扫。

 

接过神田手上的西瓜亚连决定把解释权丢给神田。

 

神田冲缇奇和拉比点点头,喝了杯水之后绕进厨房。只看见亚连背对着自己,手拿菜刀对着西瓜瞎比划。他走过去,灼热的胸膛贴在亚连背上,极其自然的从背后环住他,一手接过对方手上的刀,一手撑在西瓜上,说:“扶着。”

 

亚连一听便两手扶在西瓜边上固定住,一刀落下把西瓜一分为二,露出红艳艳让人垂涎欲滴的瓜囊来。神田动作相当利索地把其中一半切片装在盘子里:“拿出去。”

 

“哦。”应了一声,虽然还有点尴尬,但该面对的总归是要面对。这时候拉比才回过神来,看看装在盘子里的西瓜又看看亚连有些意味深长地笑起来。

 

天知道亚连被笑得鸡皮疙瘩都快出来了。没等亚连落荒而逃就看见神田捧着另一半,完全没切过,面上还插着把银勺的西瓜出来。

 

就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一样动作自然地把西瓜塞到亚连手里,亚连接过了便一声不吭的开始吃。他也不去想了,反正有问题放神田。

 

“你们这是…”说着,拉比两手相对大拇指碰了碰:“在一起了?”

 

这动作实在有些调侃又有些猥琐,亚连手一抖,西瓜汁就滴在胸前衣襟。神田侧头看了一眼,扯过一张纸巾给亚连擦了擦衣服,然后才相当淡定地一点头:“嗯。”

 

这理所当然的出柜方式还真是让人有些诧异。

 

拉比突然就歪头哈哈哈地笑起来,也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傻乐些什么。完了他面带笑意神色认真地冲神田和亚连点点头:“嗯,你们这样也不错。”

 

柴米油盐酱醋茶,这才是过日子的样子。

 

挺好的。

 

TBC


评论(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