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急诊室爱情故事(完)

 

总是让人一身汗疲乏困顿的夏日悄悄走远,当人回过神来时太阳照在身上时不再酷热难当,相反,在已经带上了些微凉意的时节里显得格外温暖。

 

吃过晚饭的两个人趁着令人舒爽的天气出来散步,楼下小花圃里的木槿花早在前两周就已经悄悄凋谢,热心肠的小区大妈们没让这个花圃空闲太久,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移来了花团锦簇,开得正艳的蔷薇和菊花,边上还有些一串红,菊花种类没归纳,什么颜色都有,花花绿绿一眼看过去俗气得让人无可奈何之中又有些佩服大妈们热情之中的好精力。

 

然而此刻亚连却无心欣赏这些红花绿叶,板着个脸也不和神田 优说话,拉紧毛衣外套两手交叉搂在胸前,脚步之间不像是在散步,更像是急冲冲要去找人干架。

 

如果是面对外人的时候还好,可是当面对亲密的爱人时亚连的脾气特别像个还在读幼儿园的小孩子。

 

开心的时候,得到了喜欢东西的时候会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不高兴,生气了的时候就板着个脸,跟全世界都欠了他千儿八百万似的,脸臭的就像刚从煤堆里挖出来一样。

 

今天他们工作时间错开了,神田自己在家休息,只在亚连下班的时候去医院接他,迎头看到亚连的第一眼他脸上神情就明明白白写着“我很不爽”几个字。

 

神田也问过他怎么了,亚连张张嘴又闭上,闷声说没事。结果就是他们从回家吃饭到现在亚连都是一副随时要爆炸的状态。亚连本来就是一头银发,左脸颊上海有几年前车祸时留下的伤痕,此刻他眉心紧蹙,嘴唇抿紧绷平拉成一条直线,完全就是一个不良黑社会的样子让好几个出门散步的人都绕着他走。

 

神田走到亚连身边伸手搂了搂他的腰,把人往自己这边带了带,说:“还在生气?”

 

亚连听了这话一直被点燃的引线好像终于燃到了尽头,“砰”地一声炸成了一朵五花十色的烟花。鼻子邹了邹一声冷哼:“谁会和那个死老头子一般见识啊!”

 

“……”神田很想说你现在就是在和他一般见识,但想了想还是决定闭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猫还是狗,炸毛的时候顺毛撸总不会错。

 

说完了这句话亚连一顿:“你怎么知道?”

 

耸耸肩:“我问了拉比。”

 

事情的起因来自于内科新聘任的副主任。白天的时候亚连收治了一个病人,肚子疼,呕血还有血便,一系列检查做下来确诊是消化道出血,亚连便手一挥,住院没商量。

 

本来事情到这里该干嘛就干嘛,可偏偏好死不死的,新聘任的这个副主任不知道是从那个山沟里挖出来的,空挂着个副主任名头听起来是好听,结果屁事干不了。

 

病人说口渴,这傻逼居然叫他多喝水!还是喝热水!结果半小时都没有就“哇哇”吐血。

 

亚连是管床医生,中午的时候还要顶替急诊。忙了一个中午水都没喝上一口结果刚刚以为自己可以休息会儿就看见蜡花提着护士服衣摆一边跑一边叫 “23床吐血了!”

 

噎得亚连差点一口水呛死。

 

等亚连过去一看病房地上都是血,那傻逼居然还站在一边看。

 

理清前因后果之后那位副主任还一脸嫌弃病人吐血弄脏了他的鞋,顺道还把亚连骂了一顿,气得亚连这个内科公认的好好先生当时就摔了病例。

 

“到时候叫上拉比和缇奇在他下班路上蹲点儿,揍他一顿!然后再在他喝水杯子里放点儿利尿剂!折腾死他!”

 

“好。先放利尿剂再揍他。”

 

神田这么配合实在让亚连有些了无生趣,幽怨地扫了神田一眼:“我只是随便说说…”

 

“我知道。”亚连的性格神田简直摸得透透的,打死都不会做出这种损人只为出气的事情来,不然又哪儿会是公认的好好先生。

 

“啧…”被拆穿的亚连咂舌,孩子气的咬牙。

 

刚走了两步又说:“干脆我们辞职买个车去旅行吧!”

 

说这话的时候亚连浅灰色的瞳孔里熠熠生辉,亚连大概盘算了一下,工作这么多年自己也有一点存款,买个车是绰绰有余,实在不够大不了就把房子卖了。

 

其实亚连格外讨厌这种两点一式的生活,每天除了医院就是回家,总是有数不清的病例和病人愁眉苦脸的面容,感觉好像连生活的热情都被磨灭掉一般。

 

做一个更糟糕的假设,万一有一天真的发生了什么谁也说不准的意外呢?这不是他悲观,而是马纳和涅亚的事故告诉了他一个世事无常的道理。

 

他还那么年轻,他不想有一天回首时发现自己的人生是这么空虚或是充满遗憾,他想和自己爱的那个人见识更远的路,更蓝的天和更广阔的世界。

 

他想要去找寻自由的未来。

 

闻言神田稍微侧了侧头和亚连四目相对,他从亚连的眼中看到了自己和期待。一侧唇角略微上翘:“好。”

 

“我说的是认真的!”

“我知道。”

 

对于神田这个和刚才一样的回答亚连有些不满,气急败坏地瞪他:“你又知道了,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这一次神田好像终于有了点触动,旁若无人地牵起亚连的手把人拉着回过头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此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他们身边是成双成对的情侣或是带着孩子的一家三口。

路边橘黄色的路灯亮起来,隐约还有几只苟延残喘的蚊虫扑闪。

 

已经是秋天了。

 

亚连只觉得牵住自己的手很热,捏得很紧。神田只说了一句话,是那么的顺其自然,理所当然得像在说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吃了什么一样。

 

“和你有关的一切,我都知道。”

 

 

END

 


评论(16)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