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ABO】误终生(一)

本来是要放在本子里的,后来因为一些原因还是放弃了。ABO,雷者慎入。





夜色靡靡,一轮被乌云遮掩住大半的圆月遥遥挂在看似不远的夜空中,最底下缺了个口,看起来就像被人恶意咬了一口。连月色都照耀不到的巷道极为狭小,除开边上几盏碍事的路灯,最多也就容得下两三个人的擦肩而过。

那几盏路灯是真的碍事,被涂满黑漆的灯柱上如果是在白天看来简直脏得不像话,各种污渍以及刷不干净的呕吐物让人几欲作呕,歪歪扭扭上面还有各种凹痕一看就是坏了好长时间没人管。想当然,就更别指望灯柱之上的那几个小灯泡还能完好无损的履行自己的职责——照明。

这条巷子在城市的最西边,谈不上多么糟糕或是多么好,只是每个城市总有这么一个地方,龙蛇混杂。

有些人在这个地方生存,有些人在这个地方隐藏。这里是牛鬼蛇神的天堂,也是各有目的的人最好的选择地。

——你永远也不知道刚刚从你身边走过的是人还是鬼。

亚连沃克手里提着一个购物袋,袋子里面杂七杂八装了一大袋,走起路来的时候哐当作响。

在走过离他最近的还亮着的路灯没几步他突然停顿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再度若无其事的动了起来。

他听见自己的背后传来另一个人的脚步声。那脚步声有些沉重,还带有一种极为明显的拖沓,鞋跟在地上磨蹭时发出的“嚓嚓”声保持着在他身后不远不近的距离,对方似乎对于跟踪这件事颇有心得,只是这脚步声并不正常,连带着这条不怎么通风的巷道里有一股极淡的血腥味,前后联系一下亚连心下了然。。

拜职业所赐,亚连对血腥味很敏感。

亚连想自己应该感谢这个过分灵敏的鼻子,别的不说至少可以避免他成为某一个杀人犯手底下的亡魂。

虽然并不是每一个跟踪狂都是杀人犯。

交替前行的脚步并没有因为察觉到被人跟踪而加快,相反地,他的脚步逐渐慢了下来。眼睛微微眯起打量着离他前方距他大约还有二十来米左右的下一盏路灯,不动声色地将没提东西的那只手揣进了上衣口袋里。

过远的距离让那盏路灯落在亚连眼中只剩下一个莹白的小小光点,间或还看得见几个黑点冲撞着那个光点,那是黑夜中的飞虫。

亚连和那盏路灯之间隔着的距离说远不算远,跑起来的话可能也就四五秒一两个呼吸间就到了;说近也不算近,尤其是在身后还跟着一个意图不明的人的时候。

越行越慢的脚步最终停了下来,然后在完全停顿的下一刻脚尖一转调转了个方向,一扬手将手里提着的购物袋猛地朝那阴魂不散的人砸过去!

这一下来的太过突然,他背后的人本就受了伤,精神不集中的同时更大的原因或许也是没料到亚连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亚连是个Omega,手无缚鸡之力,柔弱的代名词。

只可惜亚连沃克和柔弱这个词实在是八竿子都打不着。虽然外表上开起来瘦弱不堪似乎风一吹就倒,可实际上从亚连沃克正式进入大学之后就属于拳打Alpha,脚踢Beat的异类,简直让人怀疑他是一个投错了胎的Alpha。

跟在亚连背后的男人还来不及有所动作便被购物袋你的零食劈头盖脸砸得满脑袋都是。如果放在平时对于这样的攻击男人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躲开并在下一秒给予还击,只可惜他忘了一点。

他受伤了。

他的大脑确实发出了躲避这个指令只可惜失血所引起的头晕和疼痛影响他灵活的身手。男人眼睁睁看着这个弱鸡豆芽菜朝自己伸出手一拳打在自己小腹上,本来就受伤的小腹伤口顿时撕裂的更加厉害,还不等他骂娘一股电流便从小腹传来流过四肢百骸电得他脑子发懵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手脚不受自己控制地抽搐。

神田优痛得简直想把各种骂人的词汇全堆在这个豆芽菜身上,前提是他还骂得出来的话。

黑暗中偷袭成功的亚连有些得意地晃了晃握在手里的电击器,蹲下身单手摸上他的脖子,姿势显得暧昧不清。神田优这时候才发现他手指缝里夹着硬物。


那是一块手术刀片,确认自己掌握了对方的小命亚连这时候才开口:“这次是电击器,下一次的话我会割破你的喉咙,不想死的话你最好立刻离开。”

神田优沉默了一会儿开了口:“如果我不呢。”

 “……我可不是你以为的那中Omega。”

说着手中的手术刀又向前送了几分牢牢抵在他喉咙上,如果说上一刻只是口头上威胁的话这一刻神田优确实感受到了刀尖传来冰冷并且锋利的触感,几乎产生下一秒喉咙就会被割开血溅一地的错觉。头一次成为别人手底下呆宰的羔羊这滋味让他有些不爽,不过不爽归不爽为了小命着想他很识相地没动,神田优毫不怀疑一旦自己做出什么动作下一刻这把刀就会戳破自己的喉咙,显然对方也不是个善茬。

身体柔弱不堪,只能任人宰割,亚连沃克当然不是那种Omega,在他手上被肢解开膛的人不在少数。

对他而言区别只在于死人还是活人。尤其是居心叵测的活人在他眼里和死人没两样。

在心中一番权衡利弊之后神田优极为缓慢的举起了双手,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他还是明白的。“我对你这种营养不良的豆芽菜没兴趣,不过我确实需要你带我离开这个地方。”

“离开这里?”
  

说话间遮住月亮的乌云被夜风一吹便四散飘去,一直被遮掩住的朦胧月亮终于露出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真容,透亮的月光不吝啬的洒开照亮了这一个被黑暗隐藏了的角落。

亚连此时此刻才借着月色看清了这个先被自己电了个透心凉,然后差点被自己用手术刀片戳死的男人。

清瘦的脸上有着明显的倦意,狭长黑眸中流露出一股沉静而凶悍的气息,不过并不是亡命之徒的那种凶悍,黑色的长发绑起来束在脑后让他看起来显得干练而精神。

这种英挺而俊朗的五官并不是一张跟踪狂或是杀人犯该有的脸。虽然说人不可貌相,但不得不说皮相好的人总是要占一些优势的。

上下扫了一眼,亚连发现这男人的穿着并不算差。于是试探性的收回手,这男人并没有回击的迹象。“很遗憾,如果你是要离开这里的话你走错方向了。”

这一片街区就像蜘蛛网一样错综复杂神田优当然知道这一点,也正是因为知道他才会跑到这里来。

他找不到路不代表一直追着他的那群人就找得到。“你能带我离开这里?”

“如果我说不能呢?”

神田优黝黑的眼眸动也不动地盯着亚连沃克:“不,你能。”

……亚连不知道这男人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自信说的这么斩钉截铁。虽然事实是他确实能带他离开这里。

“好吧,我带你离开这里也不是不行,不过前提是你别给我找麻烦。”

亚连往后退了几步,刀片在他手指缝间灵活地翻弄,隐约看去只看得见一阵阵锋利的银芒。神田优见状也不知夸奖还是嘲讽:“手上功夫不错,豆芽菜。”

“多谢夸奖,不过我的名字是亚连沃克可不叫豆芽菜。”

神田优一挑眉。“这么随便就把名字告诉一个跟踪过你的人你还真是心大。”

亚连:“是吗?”眉毛挑了挑,看起来格外有神。

“就算你真是跟踪狂那也无所谓。”两眼望向神田优隐藏在阴影之下的腰腹:“虽然我不认为我会连一个受伤的人都打不过,比如说刚才。”言下之意就算告诉你也没关系,反正随时能再给你一下把你电爬下。

一直捂着腹部的手更用力了些,鲜血从指缝间漏出来,染红骨节分明的手掌。

湿滑温腻的触感冲刷他的神经,在他眼中留下的这个少年身影在轻微晃动。喉咙干渴得快要烧起来一样让他有些恍惚地脚步踉跄一下,勉力站起身来靠在巷子里被涂得乱七八糟的墙上。

“看你呼吸急促眼神涣散的样子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再不止血的话会休克,会死哦。”
“你是医生?”
  

亚连:“唔……算是吧…”这话在喉咙里转了一圈,连他自己都不大敢相信。

神田优哂笑一声:“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算是什么玩意儿…?”还没来得及说完,亚连就看见刚才还可以站着和他说话…好吧,是靠着墙和他说话的男人顺着墙边滴溜溜地滑了下去。

“等——你可别昏过去啊!你昏了的话我就只能把你扔在这里了!”

说是这么说,亚连到底还是眼明手快向前跨步拉住神田优的手搭在自己肩上把人拖起来,避免了神田优和这脏得不像话的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半拖半抱地将人拉靠在自己身上。
 
咬了一下舌尖以疼痛唤起自己为数不多的清醒:“唧唧歪歪…啰嗦死了…”

纵使亚连沃克是个omega中的异类也差点被这成年男人的体重压得一口老血喷出来,连腰都给闪着了。咬牙切齿地脸五官都扭曲了:“拜谁…所赐…啊?”

 

TBC

 


评论(13)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