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原耽】【骆驼】(三)


程向然要比谢无衣高一些,半个头左右,他侧过头去看谢无衣,只看见他抿紧的唇角和略微有些婴儿肥的侧脸。

 

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看着谢无衣的脸,程向然突然就出了神。

 

几乎就和还在读书的时候一样,时间似乎相当宠爱谢无衣,比起二十三四的成年人,如果不是两眼之中印刻着与他年轻外貌上不相符的阴霾,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正在读书的学生。

 

没遇见的时候暂且不提,当时隔多年他们这种极具戏剧性的相遇莫名让人有些哑然失笑之外,满满的关于谢无衣的回忆就一股脑的涌了出来。

 

谢无衣对于程向然来说,给予的记忆尤为深刻,那当然不光是因为谢无衣打过自己,虽然事实上有生以来除了他父母确实没人打过他。

 

程向然就读的中学相当两极分化,里面只有两种人。要么是家境富裕的富家子,要么就是像谢无衣这样家境贫困学习成绩却相当优异的学生。

 

一种是给学校捐赞助的,一种是给学校脸上长脸的。

 

谢无衣从还在读书的时候就显现出他的与众不同来。无论程向然什么时候看见谢无衣的时候他都总是在看书。营养跟不上的少年比起其他人矮了一大截,也瘦了一大截,身上常年穿着的都是校服和白网鞋。

 

让人瞧不起之于又有点敬佩。

 

因为谢无衣的衣服总是干净得像连灰尘都没有。

 

“喂!程向然下来打球啊。”

 

坐在窗台上,程向然一只脚吊在边上晃,眼神看似在窗外,实则一边眼角微斜偷偷打量谢无衣。

 

两极分化太过严重,家里有钱的瞧不起谢无衣这种明明穷得响叮当却在成绩上甩了他们一大截的穷学生,谢无衣也瞧不起像程向然这种一天只知道吃喝玩乐在篮球场上炫技秀名牌的富家子,再加上谢无衣总是面无表情,眼眸之中淡淡的,好几次和谢无衣擦肩而过时他都从对方眼中读出了鄙夷这种情绪。

 

自己好像也没得罪过他吧?奇怪的人。

 

他这么想着从窗台上跳下来,准备应邀去楼下打球。也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他从谢无衣桌边走过的时候对方刚好也站了起来,一只脚刚跨出桌边就被程向然结结实实踩了一脚,刷得一尘不染的白网鞋上顷刻间就留下了一个灰扑扑的脚印。

 

“……”谢无衣被踩得咧了一下嘴,好歹把已经到嘴边的痛呼给咽下去。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对方是自己最看不起的富家子,总不愿意在对方面前流露出一丁点弱势。抿起嘴唇,有些不高兴地看了还傻愣在一边的程向然,嘴上的刻薄这时候就已经显露三分。

 

“踩着人都不知道道歉吗?”

 

程向然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收回脚,看着谢无衣鞋面上那个显眼的脚印,面露尴尬,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闻言谢无衣皮笑肉不笑地抽了抽嘴角:“是不是故意的谁知道。”说完也不等程向然有什么反应,提起书包就走。望着谢无衣单薄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程向然有些不高兴。嘟囔着:“不就是踩了一脚…至于吗…”

 

晚上回了家程向然左思右想,怎么想都不对劲。像他这样的人,从生下来就没受过这种冤枉气,少年人的自尊心总是来得莫名其妙,于是噔噔噔跑下楼给自己老爸秘书打了个电话,大晚上叫人送来一双白球鞋,还是限量版的。

 

看着眼前这双白球鞋程向然还有些沾沾自喜。这可比谢无衣脚上那双好看多了。

 

然而那时候程向然想象中和谢无衣一笑泯恩仇的场景没出现,结果还令人出乎意料。

 

第二天,他献宝似的把球鞋送给谢无衣,对方一向平静无波的脸上头一次有了情绪的波动。

 

他咬紧牙根,恨恨地盯着程向然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程向然这傻小子还没察觉到对方在生气,沾沾自喜地说:“什么意思?昨天我不是踩了你一脚吗这鞋就当赔你了。”

 

妄他一片好意在谢无衣眼里全变了个样。只觉得对方笑得眼珠子都看不见的模样招人恨到骨子里。

 

谢无衣自小爹不疼娘不爱,父母对他来说有还不如没有。他只有一颗往扑在学习上的心。在别人还在撒尿玩泥巴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像自己这样的穷小子除了读书没别的出路。除此之外还有的就是那点小到几乎看不见,却是他仅剩的,占据了他全部的自尊心。

 

他不屑于和程向然为伍,除了瞧不起对方烂泥扶不上墙之外,更多的就是知道自己和对方根本上的差别,在金钱面前他永远都是乞讨者。

 

然而此时此刻程向然的这个行为无异于往他脸上甩了一个耳光,火辣辣地疼。

 

疼到他红着眼,似乎盈满了泪。

 

谢无衣默不作声接过程向然手中的白球鞋仔细地看,又轻又好看,不知道比他脚上那双刷了无数次的白网鞋好多少倍。然后下一刻,只见他咬着牙恶狠狠地把鞋掼在程向然脸上,一脚就踹在对方肚子上。

 

可怜程向然还在等着对方表扬,冷不丁被一脚踹得仰倒在地。 

 

谢无衣骑在他胸口上,少年人的拳头雨点般落在他脸上,一边打一边恶狠狠地咒骂:“我去你妈的!”

 

程向然一边被打得脑子发懵,居然还在想原来谢无衣也会骂脏话啊。少年人的拳头之中带着愤怒,几圈=拳就打得他满脑子星星。

 

从开始到结束程向然都没弄懂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被打,他做错了什么吗?他只是想表达一下前一天踩到对方的歉意而已。

 

回家后他爸看他灰头土脸的样子吃了一惊,仔细询问之下才明白缘由,才说了一句“活该。”

 

“你家里有钱你觉得没什么,可你换过来想一下,如果没钱的是你,别人用这种施舍一样的行为送你一双鞋,你怎么想。”

 

程向然不高兴地邹眉:“可是我没想施舍他!”

 

“但你的行为就是施舍。”

“这是一种对他人的侮辱。”

 

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所作所为无异于一种嘲讽。也难怪谢无衣会把自己打一顿。大不了明天去好好道个歉不就完了。

 

然而他却再也没见过对方,谢无衣退学了。

 

他只记得谢无衣那双平日里淡泊如水的眼睛红红的,像要哭出来一样。

 

TBC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