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利艾】在喜欢你的日子里被你喜欢

艾伦坐得相当端正。他的面前放着一杯还在冒热气的热可可,那缕白雾飘飘然升腾起然后钻进他的鼻腔里,回味出一股浓郁的香醇与甜涩。

他的对面,隔着长桌的另一头穿着西装打领带的男人半靠,左手搭在沙发靠背上,右手摆在桌前,拇指似有似无的摩裟着咖啡杯的边缘。艾伦很喜欢咖啡的味道,因为闻起来很香,但那也仅仅是闻起来而已。

艾伦认识这个男人有很长一段时间,因此明白男人这是在思考的表现,于是不出声打扰。心下却飘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是艾伦第一次见到利威尔。

或许是因为利威尔身上带有德国血统,从玻璃窗外射进的冬日阳光打在利威尔脸上映得轮廓分明,他翘起一边的腿,脑袋后仰看起来似乎在休息。西装外套被脱下来甩在一边,领带被扯开了一些,黑色的短发打了蜡似的色泽明亮,细长的双眸按理说总会让人觉得女气,不过这一按理放在利威尔身上倒是转了性,睁开的双眼总是在不经意之间露出凶悍的气息。

那一刻心脏“噗通噗通”跳得飞快。

不知为什么,艾伦不敢出声打扰,于是跟个被家长训话的孩子似的老实站在边上。好在利威尔并没有真的睡过去,不然艾伦有可能真的就这么站上一下午。

抬起咖啡杯送至嘴唇边轻咂了一口后又放下,灰蓝色的双眼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已然走神的少年。

手指轻敲桌面。

【小鬼,你在想什么。】

被利威尔唤回思绪。

【其实今天是想拜托利威尔先生一件事的。】

【什么?】

【...就是...想拜托利威尔先生陪我一起挑选礼物......】

选礼物?这小鬼是脑子坏掉了还是怎么样...?

挑挑眉,利威尔半合起眼细细打量有些尴尬的艾伦。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冬天,寒冷的天里还飘着细碎的雪花。那时候的艾伦和现在一样坐姿中规中矩。这家伙似乎很怕冷,褐色的棉大衣拉链被拉到顶,领口边缘一圈绒毛把他的脸围起来只露出初春时节冒出翠绿枝桠一般的眼眸。棕色的头发有些像他手中加了牛奶的热巧克力,头顶上还留有点点细碎雪花让他看起来有些孩子气。

他们当时说了些什么?

喔,利威尔想起来了。当时这小鬼是被韩吉拜托来取放在自己家里的吉他。然后稀里糊涂的越来越熟稔,见面次数也多了起来、

其实不说当初,就算是放在现在利威尔都依然觉得艾伦并不像一个摇滚乐队的主唱。

在他的认知里,唱摇滚乐的无一例外都是染了夸张的发色,浓妆,铆钉,撕心裂肺的嘶吼与呐喊。而这小鬼与那些毫不沾边。就好比现在,三月的天里暖阳出现,艾伦穿着军绿色的T恤,圆圆的领子露出细长的脖子,上面挂着被皮绳串起的铜钥匙,或许艾伦还有点冷,外面还穿了件藏蓝色的毛衣外套,黑色的紧身长裤,土黄色的马丁靴只达脚踝,恰到好处的露出艾伦没有多余赘肉的双腿。

啧,只是个十八岁的小鬼吃什么长大的比他还高、

【当然!如果利威尔先生很忙的话就算了!】

看见利威尔皱起眉头艾伦忙不迭的解释。咖啡杯轻触在木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嘛,就当散步好了。】

说是这么说......可艾伦总觉得那里怪怪的。

艾伦走在利威尔身后,不时被扯住领子拖进一两家看起来装潢得不错的礼品店。直到通过玻璃的橱窗看见街上有人拉着狗绳才反应过来,这那里是散步,根本是把他当狗溜了!虽然艾伦很想表达表达自己的不满,可一旦对上利威尔那双威力堪比X光射线的双眼的时候还是很没骨气的把那些还没说出口的不满默默吞进了肚子里。

被当狗溜和被揍一顿。

艾伦老实的选了前者。

等到选完礼物天色已经有些暗了,街边三三两两的路灯亮起来仿佛和那缕还未完全散去的光芒争斗着一样。

因为天气不错并且还是周末的缘故街头上四处都是人,望着一眼看不到头的车龙和人群利威尔不由得有些烦躁。不过转念一想可以和艾伦这么漫步也算不错吧。

比起尚且年轻的艾伦,年届三十的利威尔比艾伦更能透过现象从而看到本质下的区别。他不是好人,当然不是。所以他会做出这种被发好人卡的行为完全是因为他对这个有些天真不自知的小鬼有一些难以启齿的想法罢了。

【利威尔先生!】

已经上车的艾伦从车窗里伸出脑袋,栗色的毛茸茸的脑袋被风吹得乱糟糟的。

【3月30日在喷泉广场有街头演出!你会来吗?】

大声的呐喊吸引了众多目光,没有等到利威尔的回答公交车便载着艾伦远去。公车越行越远渐渐消失在视线里,利威尔才悄然勾了勾嘴角。

或许艾伦并没有发觉,此时此刻的他简直跟邀功的小学生一样,有那么些许的不好意思,却又急于展现自己优秀的一面。

果然还只是个小鬼啊......

......

3月30日。

当利威尔结束工作到达喷泉广场的时候时间将近11点,夹在拥挤的人群里利威尔有那么一瞬间觉得站在简易舞台上的艾伦简直迷人的无可救药。

他闭着眼,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那么一丝丝悲戚,却又犹如教堂里虔诚的信徒。属于少年的声音从音响里迸发出来,青涩,倔强,坚韧,激昂。利威尔发现没有一个词能形容现在的艾伦,却每一个词都是他。这样暴露在众人眼中让利威尔恨不得把艾伦捏吧捏吧揣进兜里不让任何人得以窥视。

利威尔想让这样的艾伦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有一个愿望。】

站在人群中的利威尔向艾伦伸出了手,那一刻即使他们之间还隔着拥挤的人潮眼中都只剩下了对方的身影,义无反顾的从舞台跳下奔向那只伸向自己的手。

——我喜欢你,所以可以请你也喜欢我吗。

紧紧的抱住那个比自己还要高一些的人,利威尔埋首在艾伦的耳边,温热的气息荡开淹没在人群热切的欢呼中。

【如你所愿。】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