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瓶邪】不忘(一)

昆仑山。

枣红色的马匹不安的人立起来。裹上了棉布的马蹄在半空中晃了晃嘶鸣的喘息出阵阵遇冷便化为白雾的呼吸。

“好了好了,乖一点,我知道这一路辛苦你了。”吴邪站在马匹旁边,年轻俊秀的面容上有些许不易察觉的疲惫之色,手掌安抚的拍拍马儿两侧因为寒冷已然凝结了少许冰渣的鬓毛。就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里,当吴邪完全暴露在萧瑟寒风中的手掌收回时已经没多少感觉。

其实不光是马匹,就连吴邪自己的眉角上都凝上了霜雪。温和清秀的脸上写满倦意,但是那双略带褐色的瞳孔倒是格外有神。

昆仑山实在太冷了。别说是打小便生活在四季均温暖如春的杭州的吴邪,就连生活在当地的村民在这样风雪漫天的日子里都不大敢出门,生怕一个不小心迷失在昆仑山里就永远也出不来了。

虽然吴邪也不大愿意在这样的日子里上山,可无奈时间不等人。即使面对这上一刻还在万里无云下一刻立刻风雪漫天狂风大做的天心里直打怵,也只得咬咬牙硬着头皮进山。

收回手,中途吴邪还不忘拉了拉搭在肩上的披风。只见他拢拢双手放在嘴边呼了口气然后快速搓动着试图以此带动一丝几不可查的温度。

“杭州明明还是三伏的天,怎么到了这昆仑山脚下就是终年积雪?这都可以把人冻成冰棍儿了那还有生命灵气蕴绕。”一面自顾自的说着一面拉起马儿的缰绳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漫过小腿的积雪里螨跚前行。

想起被自家三叔连蒙带骗的接下这个任务吴邪就忍不住恨得牙痒痒。

他还在想平日里软磨硬泡的三叔都不肯带自己出藏剑山庄外出历练历练怎么这次居然叫自己一个人到纯阳宫里送剑,临行前更是给自己塞了不少好东西,亏得他傻还以为三叔是担心自己独自外出,敢情那些玩意儿都是贿赂啊!

看他回去把那些破烂玩意儿全扔那老小子脸上。

狂风抚过卷起吴邪身上的披风,披风下明黄的衣摆在这漫天白雾里有些打眼。

猛然呛了一口冷风,抱怨声顿时消散无踪。

徒留下雪地里一人一马的足迹,越行越远。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