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赌徒与赌徒(上)

赌徒与赌徒。

黑道与黑道。

诺亚与教团。

两拨人各自为政的坐在圆桌两边,中间留出空落落的一截,楚河汉界划得分明。

人家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虽然用“情敌”这个词来形容不是那么的恰当,但至少比仇人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好那么一点。

也难怪。

大家都是混黑道的,手底下地盘难免重叠,磕磕碰碰少不了,不过两边都是混了好几十年,教团的科姆伊和诺亚那边的伯爵都是人精,很多小事点个头笑一下也就过去了。

过不去的是两个混小子。

诺亚的神田 优和教团的亚连 沃克。两个人隔着中间那么大一条楚河汉界嗖嗖眼放激光,恨不得把对方拆了嚼碎吃掉。

两个人都年轻,同为赌徒出得一手好千,人家是英雄惺惺相惜,他两是恨不得拔刀互捅,每次见面不掐个你死我活谁都别想拉着他两走。

本来嘛,井水不犯河水地盘势力都不在一个地方两个人也犯不着天天掐,可总是有那么几个作死的不开眼撞到坑里来。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地缝儿茅坑里爬出来的虱子,自称教皇,连续好些日子挑衅两大帮派。

还教皇,教你妈啊。光这名字就占了诺亚和教团的便宜,平日里不理你丫的那是懒得和你乡下来的一般见识,可这虱子虽小一天没事瞎蹦,那也着实招人烦。两大黑帮决定联手给丫的一点教训,不然还真把屹立这座城市上百年最大的两个黑帮当软柿子捏了。

所以说,no zuo no die。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个道理估计那帮叮一下就跑的孙子得记一辈子。

说是联手,当然不可能我在这边卖力追,你在边上当看电影似的呵呵笑。就差左手爆米花,右手冰可乐。别说,无论是诺亚还是教团,这帮不靠谱的还真干得出来。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联手该排谁去。

谁都不愿意。

和这种虱子过招倍丢份儿啊。对付这样一群乡巴佬还得两边联手,丢人都丢到不知在天国那旮沓的姥姥家了,不好意思说啊!

当加斯戴罗和戴比特这唯恐天下不乱的两兄弟这样说的时候被伯爵一个飞踹踹出老远。

“谁特么叫你们出去说了啊!”

这一手露的教团“哇”的一声惊叹。

伯爵那圆滚滚的身体居然还可以玩个凌空飞踹。真是佩服!佩服!

所以说教团也好,诺亚也好,这脑回路...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最后两拨人决定,道上的事就用道上的规矩。

一个字,赌。

这下子可如了某两个人的意。论千术,他俩想赢就不会输。

前提是没有对面那个豆芽菜/面瘫脸来搅局。

可特么谁来告诉他们一下,手里只有半截的小纸条是怎么回事?

说好的赌呢?出千呢?为什么变成抽小纸条了啊?!

让自己和那个豆芽菜/面瘫脸一起出任务确定不是来搞笑的?!

“啊啦啦,优君,爸爸真是同情你。”

伯爵装模作样的拿着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的小白手绢擦擦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泪。

“你特么是谁爸爸...?砍了你哦!”

手绢一甩,胖乎乎的伯爵提着衣摆两腿交换频率快得让人咂舌。

“哈哈哈哈哈哈~爸爸好怕哦~”

相比教团一众人有说有笑的把亚连一个人丢下就走....也不知道谁更惨一些。

黝黑的眼眸和如无声落雪一般的眼瞳对上,头一次让两个人产生了一种同命相连的错觉来。

有道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TBC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