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无脑黑道大佬暴躁傲娇攻x腹黑毒舌人妻律师受

凌晨三点。

刚刚借助安眠药睡下的亚连 沃克被急促的电话吵醒。一开始他是没打算理的,这大半夜的还有闲心打电话闹人的,不是无聊就是有病。

一分钟以后电话还在响,五分钟后还在响,十分钟后......

一把踢开把自己裹成一只蝉蛹试图堵住耳朵的被子亚连跳起来光脚下地冲到桌边。手已经准备拿起电话筒了,但在这之前他深深吸了口气。

别生气,别生气,生气容易老。

啊啊啊!如果只是无聊人的电话他保证绝对会让打电话的这家伙感受一年透心凉的午夜鬼来电!!

“喂,你好。我是亚连 沃克。”

虽然电话那头的人看不到亚连咬牙切齿的脸但实际上也猜错不了。

“对,对不起沃克先生...!大半夜的打扰您了!”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听起来有点紧张。这么联系打个电话打了十分钟,不说亚连这样一个长期失眠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的患者,就算是个正常人生气也很正常。

要知道亚连一旦惊醒这一晚上基本就别睡了。

“原来你也知道打扰我了啊。”

该说这家伙比较有自知之明?但是知道打扰到自己了还打个屁的电话啊!!

“如果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那你就,呵呵。”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这么一声冷笑吓得站直身体,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个劲儿的摇头,完全忘了亚连根本看不见。

“重要!非常重要!”

无语的捏了一下鼻梁。

这人是傻还是傻还是傻啊?既然是重要的事等他这么磨蹭下去要死的人尸体都硬了。

“其实...是神田老大...被条子抓了...”

捏鼻梁的手停住。他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哈...?!”

神田...被条子抓了...?被条子抓了...被条子抓了?!







站在警察局门口的一大帮人看到亚连的车过来立马有人识相的跑上前给他拉开车门。

车里开着空调,没穿外套的亚连刚出车门冷不丁的吸了一口夜半时分的冷风顿时冷的打哆嗦。手忙脚乱的把放在边上的黑外套套上才仔细看了一眼周围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

一群人立马不吭气。

别看神田是老大,实际上整个黑帮里就没一个人不怕亚连。倒也不是说他凶神恶煞堪比恶鬼,实在是有时候身为律师的亚连那张嘴可以说得人想钻回娘胎回炉重造。

怕是怕,但有些事不该说的还是不要说好了。

注意到众人的表情亚连也不生气。搓搓手臂看着门头上police office几个闪瞎人眼的标牌眯了眯眼。随后丢下一群人飘飘然走了。

临了,还甩下一句话。

“老大进去蹲着了,你们这群跟班在外面抽烟,这日子,过得不错啊。”

咦——!!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啊沃克律师!!是老大不要我们顶包的啊!!

完了完了完了。得罪了沃克律师就等于得罪了老大,得罪了老大就等于得罪了整个教团。这日子以后还怎么过啊!!




一推开拘留刑讯室的门亚连就看到神田完全不像犯事的人。录像机镁光灯统统没开,他还正悠闲的嘴里叼着烟。

神田对面的那名警察也算是老熟人了。迪奇 米克也同样叼着烟晃着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这两个人...哪里还有什么警察和犯人的样子,一人给杯茶都可以当茶话会了。

推门的动静引起神田的注意,回过头看是亚连立刻招了招手。

“来了?过来。”

冷着脸走到神田面前瞪了对方一眼:“你这是招猫还是逗狗呢?”

莫名其妙被一同说的神田梗了梗脖子。好吧,反正这豆芽菜就是这习惯,他都已经习惯了。

另一边的迪奇见状笑的眼不见眼幸灾乐祸:“诶哟,我说,神田你这是给收拾的死死的啊,哈哈哈哈哈哈,看见你这蠢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小激动呢。”

亚连是谁?亚连可是腹黑毒舌的律师,论嘴上功夫可不见得会输给别人。再说了,也只能他说这个无脑子的暴躁混蛋,什么时候轮到别人说了?

“迪奇,说得你平时不是被吃得死死的一样。”
“诶哟,我们家小兔子哪儿敢凶我,敢凶我?哼,看我收拾他。”

阴测测的一笑摸出手机:“啊,是吗?那我打个电话给拉比说一声好了...”

“别——!别啊!老大!”

什么叫装逼遭雷劈?这就是。你说大家伙知根知底的装了被戳穿多丢人啊。

“我觉得你们是不是该来个人好好给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神田我没记错的话你今晚上是去谈生意的吧?”

别扭的侧开头:“啧...”

看着这两个人随时会干架的样子迪奇识时务的退开一点。

“嘛...也就是神田一酒瓶子把和他谈生意的那老头儿脑袋砸开瓢了而已。没事没事。签个字就可以走了。”

闻言神田狠狠瞪了迪奇一眼,看那样子好像在说谁让你多管闲事了。有些无辜的迪奇耸耸肩膀两手一摊。怪我咯?

说起来他才是真正无辜的那个好吗?好好在家里抱着老婆睡觉觉,莫名奇妙就被一个电话叫起来出任务,会遇见神田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啊!

冷笑一声。亚连在迪奇准备的文件上签了字率先推门走了。神田赶紧站起来追在亚连屁股后面。

说真的,就连迪奇都觉得,神田这老大当得还真憋屈啊......




稍微斜眼瞟了一眼神田,发现他夹着烟的右手腕缠着绷带。

“手,怎么弄的?”

活动一下手腕:“揍那老头的时候玻璃碴划的。”

不知道为什么,亚连居然听出来了一点嫌弃的味道。

你用酒瓶砸人脑袋被玻璃渣划伤手你还委屈了...?

“伤都没好还抽烟,死了我可不不帮你收尸!”
“老子不是还没点么!”

话一说完神田正准备把烟收起来发现,哦,烟点了......亚连用行动表达自己的不满,把夹在神田手指缝的烟抽出来扔在地上,完了还用脚碾了碾。

“你是谁老子呢...?”
“......我儿子的老子行了吧!”
“你儿子呢?”
“还没生呢!”

亚连眯起眼睛笑:“那什么时候生啊?”

让你嘴硬!有本事继续啊?

神田把夹在西装上衣的眼镜拿下来戴上,装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出来:“你什么时候愿意给我生那就什么时候生。”

被那张脸蒙骗得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调戏了。

“谁特么要给你生了?也不要点脸。”

这不是谁生的问题啊!!老大你和沃克律师压根儿就生不出来孩子啊!

在旁边全场围观两个人打情骂俏的一众人忍不住别开头。

啊,今天的老大和沃克律师依然很恩爱呢......



END




评论(8)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