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你是人间六月天,最美的时节


公园2007年6月的某一天,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要说印象的话,或许就是性格恶劣的,美人吧。


六月的天气很热,粘糊糊的汗水打湿衣衫,然后贴在背上。是一种似有还无的瘙痒和闷热。

四季轮换是常理,对于这种炎热到窒息的天气,亚连能做的只有加快脚步,以企图去到可以遮蔽阳光的地方。

害怕暴露与人前的缺点。

生于十二月的他,开始不喜欢炎热缠绵的六月。




心动是什么感觉?吃到糯米丸子的欢欣雀跃?夏日吹到空调的舒畅?还是一颗石头落入水中泛起的泛丝涟漪?


亚连最终还是没能如预想中的那样一路顺利到达有空调的室内。

在爬上楼梯左拐的时候他撞到了人,甚至因为走路速度太快的缘故撞得自己一个不稳跌坐在地上,手中拿着的病例袋也稀里哗啦散落了一地。

被撞的那个人长着一副东方面孔,意外的精致又优雅,黑色的长发束起来,让亚连抬头看到的第一眼就忍不住心中感叹是个美人。当然,如果能收敛起眉目之中的不悦会更让人喜欢吧。

男人邹起眉头看还坐在地上的亚连:“走路不知道要看前面么?”

其实男人的责备有些牵强,本来就是转角的地方看不见也是正常吧。更何况亚连左眼处还抱着绷带。

他看不见左边。

但是亚连并没有反驳,反而觉得都是自己的错,不敢抬头再去看对方讪讪道歉:“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的。”

本想离开的脚步停在了原地。鬼使神差地,男人嘴里低语着“真是一个笨的要死的豆芽菜。”但手却伸向了地上有些茫然无措的亚连。

仿若一颗石子坠入深潭泛起涟漪搅动平静。

那一刻究竟是什么让他伸出了手呢?撇开一切不谈,单纯的...只是因为他眼里的的无助让人有些心疼吧。

事后亚连回想起来,也许就是在神田向自己伸出手那一刻,让他觉得这个人,其实是很温柔的啊。





讨厌温柔的世界,但是喜欢温柔的你


“您好,我是预约了神田医生看诊的亚连 沃克。”

推开诊疗室的门,在看见坐在窗后得人时亚连有些错愕的愣在门口。

虽然多了一件白大褂,但亚连确定男人就是刚才在走廊上撞到的那一个。

毕竟留有长发的东方男人并不多见。

“愣在门口干什么。进来。”

拘束油然而生。好像自己最见不得人的那一面被撕开暴露于人前,让他想落荒而逃。

抓住衣摆,绞得手指泛白。

“过来,我检查一下。”
“哦...好的。”

仰起头,任由神田拆掉绑在左眼处的绷带,露出那个从额头贯穿至脸颊的伤痕。小巧的手电筒在左眼球上虚晃。没有反应的瞳孔让神田的心落入谷底。

明明和他没什么关系,为什么又会感觉有点心疼呢?

“怎么样了...医生。”
“......你的左眼...或许以后都看不见了。”

......

一瞬间小小的诊疗室被静默替代。过了好一会儿,亚连轻抿唇角十分腼腆的笑了一下。

“这样啊...和我猜的差不多呢。”

狰狞的伤口摧毁这样好看的一个人。

“还能活着,就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

他轻笑,却声线寂寥。






你是人间六月天,最美的时节






自那天起,每周五下午的复诊逐渐成为亚连最期待的事。以至于让他在炎热夏日的下午流一身汗都可以忽略不计。

他喜欢神田,自然喜欢与神田呆在一起的每一秒。

“呐!神田!我买了冰淇淋!”

面对亚连这样的突然袭击神田好像早已习惯般,只是惯性使然的先邹眉,继而开口:“豆芽菜,这么热的天跑得一身汗你不难受吗?”

“可是我想和你分享冰淇淋的味道啊!慢慢走过来的话都化掉了!还有!我不叫豆芽菜,叫亚连!好好叫人名字啊笨蛋神田!”

因为热而通红的脸颊像极了熟透的苹果,散发着迷人的香甜味道。

“白痴,我又不喜欢甜食,你自己吃吧。”
“诶?!这么好吃真的不尝一下吗?!”
“你吃,我看着就好。”

那时候,最美的时光就是,静默无言的诊疗室里喧嚣的蝉鸣和阳光,以及我和你。

极为自然的抹去亚连嘴角的冰淇淋,然后放在嘴里抿了一下。

好甜。

是有亚连 沃克味道的冰淇淋。

“呐,豆芽菜,你的左眼还是看不见吗?”
“对啊,这个诊断还是你下的呢。”

亚连嘴里含着冰淇淋,嘴里的话含糊不清。神田凑过身体与亚连的两眼对视,手指略带爱意的抚摸过完全失明的左眼,嘴唇翕合。

“那,让我做你的左眼吧。”

恍然惊醒了一室阳光碎影,斑驳碎裂,成为胸腔处无法克制的喧闹。








公园2015年8月。那是我和他在一起的第八年。





END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