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虚妄狂想曲(一)


注:发在lofter只是因为我要开始大修了。






亚连站在没人注意的楼梯上。

白天的医院人总是多的夸张。站在楼梯过道向下望,黑漆漆一片全是各种奇形怪状的脑袋让亚连觉得这个每到夜晚总会安静得让人毛骨悚然的候诊室就像一口锅,里面挤满了被煮破流出黑芝麻馅儿的汤圆。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亚连就是觉得恶心。脑袋里的思想一旦打开就关不上,让他作呕。

“沃克医生...沃克医生?”

站在亚连身边的实习医师有些不解,明明刚才都是一副好好的样子,不过只是一转身的功夫为什么就一副难受得要吐出来的样子?

因为在这之前年轻的实习医师有听闻这位沃克医生身体不好的传言,于是非常关心。

“您还好吗?”

惊觉自己有些过头的反应。亚连单手挥了挥示意自己没事把涌至喉咙口的恶心强行咽下去。似乎直到刚才,亚连才发觉原来自己有点密集恐惧症。

似乎每一个医务工作者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难以启齿的病态。

“没事,抱歉让你担心了。”
“啊...没关系...”

收回放空的思绪,对实习医师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然后转身向楼梯爬去。

年轻的实习医师有一刻的愣住。

自从看到同期的实习生被另一个医生骂得狗血淋头那以后在他看来被分配到沃克医生身边学习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不但医疗技术十分可靠,而且为人温和从来不会对他进行教育式的怒骂,只会温言细语的改正自己的错误,然后给予鼓励。

每当那时候沃克医生温和的笑容都会让他有些向往。

真是奇怪,明明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沃克医生的笑容让他有些...恐慌...?

摇摇头,跟上前面那个人的脚步。

其实并非他的错觉,亚连刚才只是嘴角象征性的向上提起,笑意未达眼底。

“沃克医生不坐电梯吗?”
“不,多爬爬楼梯可以锻炼身体。”

亚连的办公室在七楼。一楼是门诊大厅,每天看病的或是探望病人的多得出乎人想象,所以位于一楼大厅左右两侧的几个电梯,他一次都没有乘坐过。

还有一个原因,或许比人多这个理由还要重要。他对电梯有说不出的恐惧。

幽闭恐惧症。

因为这个职业的缘故,有时候他需要赶在第一时间到达病人身边。刚开始他试着去克服这个毛病,几次过后他发现这几乎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

无论他怎么样放空脑袋或是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意图转移注意力,那个好像棺材一样的金属盒子就是让他觉得恐惧。

特别是当他一个人在那里面的时候,反光的电梯壁总是会忠实的影射出他穿着及膝白大褂的身体,以及惨白几乎死人的脸。

他总是觉得反射出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即使那个人跟自己一样有着鲜见的银发和灰瞳,脸上还有一个贯穿伤,他都依然觉得那个人不是自己。

那就像隐藏在灵魂深处的恶魔。会不顾自己意愿的勾起唇角露出讥讽的笑嘲笑自己,然后他从那面反光壁里走出来变为一个别人都看不见的虚妄存在,趴在自己的肩上。尖锐的指甲抓在金属面上,发出无形的刺耳声音,让自己浑身布满鸡皮疙瘩。

然后终于有一次,他靠在电梯壁里,与影像中的自己面对面昏厥了几秒。

——恐惧,慌乱。

醒来那一刻他觉得呼吸有点困难,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

摆动几乎瘫软的双腿走出电梯,他意识到对于这个全封闭的电梯,他终其一生都无法面对。

最终他选择了位于大厅深处拐角的楼梯。

好在七楼并不算高。每天上下爬行只能当做锻炼身体权当安慰。

就这一点来说,亚连其实相当乐观。

到达七楼,路过护士站的时候亚连听到几个护士窃窃私语。

她们说。昨晚值夜的蜡花医生撞鬼了。

他的脚步没有停顿,跟没听见一样。皱起的眉头忠实的表达了他对“撞鬼”这一词些许的不满。

【反正只是精神衰弱而已。】

口中暗自嘟哝,他知道护士口中的蜡花是谁。

揉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这一段时间出奇的忙碌。不用说蜡花这样一个才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就连自己这样一个半老油条都累得有些精神衰弱。

终于离开大楼拥挤的人潮和喧闹。亚连脚步不停歇地走往走廊尽头处的办公室。

推开门,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走到打开的窗户边上把放下的窗帘向两边拉开。微醺的阳光射进这个前一分钟还有些阴暗的房间。向下凝视楼下花园里散步的病人和家属。

他喜欢这种感觉。没有人的办公室,阳光微晕的下午。这个世界都是他一个人的。

亚连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带着树木味道和太阳温度的空气在他肺里四处缠绕然后吐出,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有些微放松的迹象。

这里是医院,介于生和死之间。

这里每天都会有人幸运的活下来,也会有人死去。

这里是阳间和阴间的中转站。

不知道为什么,亚连脑子里翛然划过这么一个念头,骨子里的寒意顺着脊椎直达头顶,鸡皮疙瘩爬了满身。

他,亚连 沃克——

——不信鬼神。



TBC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