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晖日之芒(三)


第三章了才想起说明。

架空时间大概像十八,十九世纪,科技近未来这种。也许会有机甲?也许会没有?





站在镜子前的人赤身裸体,惨白不正常的肌肤上是一片斑驳的伤痕,或深或浅,或长或短,在这具只看体型颇具美感的身体上横陈。让人难以想象是经历了什么才造就如今的模样。

他慢条斯理的拿过被熨烫的整齐笔挺不见一丝邹折的放在床上的军装。裤子,衬衣,大衣,白手套。一件件往身体上套,将那些让人看了只觉触目惊心的伤痕遮住。

望着镜子里站得笔直的身体出神。褪去稚嫩的天真与伤痛,他的眉眼之中只见一片沉澜。

自己有多久没穿过这一身军装了呢?

冷不丁的翘起嘴角,一声轻笑自他嘴边溢出。

“现在还会回忆.....看样子是受到的教训不够深刻啊......”

白手套把两只骨节分明的手掌包裹起来,随后拿过军帽戴在头上,修长的指尖随手抚了抚过长遮住眉眼的银发,眸子中透出冷冰冰的光。门外的人适时敲响门扉。

“没问题吗?”
“需要有什么问题吗?”

他反问,却目不斜视目光笔直向前。

地狱深渊我都爬过来了,还有什么能阻挡我。






新任上将的护送队伍是在下午到达。

机翼卷起的狂风在位于沙漠中的十四区中掀起漫天风沙,升降梯自舱门中降下,一个身穿黑红军装的身影出现在舱门边。

身影瘦削挺拔,无端端的让神田一阵心悸。

“优...?”

站在神田身侧的拉比一直注意着他的脸色。说实话,对于神田之前说的那句话他不是不怕。神田 优是什么人行事只凭喜好,更别说这一次是触了他的逆鳞。

一位上将的死亡是大事,尤其是这位上将还是友军。

没人能承担起责任。

不动声色的往神田身边更靠近了一步。只待神田有动作便出手。

“你现在不用这样防备...只要我想总会有机会的。”
“优——!”

声音里带上了恼怒。拉比mingbai神田说的是事实。只要他想,在十四区他总是有机会有办法杀掉这个人。而且做得不露马脚,即使所有人都知道是他。

舱门边上的人待升降梯固定住之后手扶旋梯一步一步踏下,军靴鞋跟落在金属的梯面上在安静无人言语的机场里格外刺耳。
身后并没有跟着多少人,只有一个比起来人略高的,看起来是护卫的人紧紧跟随着,其余先行的护卫早已在升降梯下两侧站定。

正好是下午落日。

这人逆着光一步步走向神田,斑驳碎裂的余晖光芒横射堪堪从两人之间穿过将他们各自阻挡在一端让人看不清他的面貌,只看见他随着走动在风沙中隐隐摆动的junzhuang下摆以及笔直被军靴包裹的小腿。

心脏莫名的以一种快到出奇的速度跳动着,让人心神不宁。一直到这个人走到神田面前站定,刚才还疯狂跃动的心脏没有任何预兆的就平静下来了,好像刚刚的失控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连带着呼吸一同停止。

他狭长略显薄情的双眼缓缓瞪大,里面是满满的惊愕。疑虑,以及狂喜。

不光是神田,连带着他身边的好几位军官都露出一样的表情望向来人。

亚连 沃克。

只见来人抬手正了正军帽,帽檐下的脸庞褪去了稚嫩的天真,换上一丝冷漠又客套的梳理。缓缓开口:“涅亚 坎贝尔,军衔上将,前来赴任。”

只个人有着和亚连一样的脸,一样的瞳色与发色,甚至于左脸颊上的伤痕以及微笑的弧度都一样。

然而他说的名字是...涅亚 坎贝尔。不是亚连 沃克。

这个世上是否存在长相一模一样的人?

别人是否相信他不知道,但是他神田 优却是绝不会相信的。

这个人是他,他有这个绝对的自信不会认错。

——我可是来给你送一个大礼的。

——为你排,忧,解,难。

——我期待你杀掉他的那一天。

他算是明白库罗斯之前所说的意思了。

“......豆芽菜......”

涅亚有些好奇的挑动一边眉头,这个动作让他冷漠的神情有些生动,甚至有些调皮,不复刚才死气沉沉的冷漠。

“您是在叫我吗?”

无声的张了张嘴,神田却不知该做何回应。是,他该怎么面对?不是,他又不甘心。

心里躁动不已,他知道现在应该说点什么,而不是这样沉默的对峙。

或许是从神田的表现里得到确定的回答,涅亚取下军帽露出一头绑在脑后,在似要燃烧的夕阳余晖中染上红到透明的白发。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对着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叫“豆芽菜”这种话似乎不太礼貌呢,你说是吧——”

半是嬉笑戏虐的神色收起,话锋一转。“神田元帅。”

任谁都发现了,他口中的咄咄逼人。虽然没人说话不过神田身后人的一时之间一看我我看你不知如何是好。气氛一时僵到了极点,见状拉比跨出一步半个身子横挡在两人中间。

“欢迎,亚——涅亚上将。”

正在沉默对峙的两个人被惊醒,涅亚回复一开始见面时的距离感。

“真是抱歉.......”
“没关系。”

热络的气氛顿时渲染开来,拉比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扯了扯神田的袖子。

“这位是十四区元帅,神田 优。”

涅亚耸耸肩。“早有耳闻。”

侃侃而谈。即使名字不一样,可是他的任何一点都和亚连如出一撤。他不会认错的,绝不会。

在两个人擦身而过之时神田一把抓住涅亚的手臂。“我知道是你。”

涅亚脚步一顿,唇角还挂着虚伪的笑意,声音除了神田之外再无第二人听见。“无论是或不是,这个问题都没有意义,不是吗。”

再度迈开腿,硬生生把手臂从神田掌中挣脱开来。只留给神田一个瘦削的背影。

是或不是,确实没有意义。

然而此刻他的内心是如此的惶恐。只因为这个人从见面之时就流露出来的排斥。

他不怕怨恨,唯独怕厌恶。

看着他和拉比谈笑风声他竟然产生了一种被抛弃的错觉。自己当初抛弃他的时候他是不是和现在的自己感觉一样......?

是一种无能为力的绝望。


TBC

评论(10)

热度(39)